笔趣阁 > 农家科举之路 > 第六百二十二章 顺帝胆怂
    余阳斜辉,黄昏正浓。

    大成殿的屋脊之上,两位少年人正在切磋武艺,寒刃在夜幕下发出凌厉的剑气,显然打了许久。

    下面,伺候外院夏树的宫人正在树荫下窃窃私语。

    “听说沈大人去了御书房,要为皇夫出头。”

    “这怎么说?”

    “咱们主子手里头管着银子,沈大人看不过去,这才闹上了。”

    两位少年剑势一转,竖着耳朵听下面的动静。

    “说来历朝历代都是皇夫统领后宫,也是应该的。”

    “我说你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呢,咱们主子年岁和皇上想当,又对皇上有救命之恩,管银子怎么了?”

    她又道:

    “再说,这皇夫金印又不是摆设,皇夫要使银子,盖了印,下了旨,主子又不是不给。”

    她叹了一口气。

    “说到底,还不是咱们主子身后无人,沈大人三朝元老,家世显赫,皇上必然要给这位面子,就是苦了咱们主子。”

    她一叹气,身边的小宫人也紧跟着叹了口气。

    “虽说主子是皇上的人,但如今皇上回朝都过去半个月了,也不见皇上过来。”

    “可不是,皇上勤政,不喜后宫,这主子要是不管银子,以后内库司哪里还会正眼看咱们?更别提那帮奴才,趋炎附势,真让人生气。”

    柴小川和宋锦秋面面相觑。

    渣渣龙要收走嫂子的银子!

    渣渣龙欺负嫂子身后无人!

    岂有此理!

    他们游侠儿最是义气,听了此话哪里能忍。

    这几日云崖儿回来,作为小弟自然跟着嫂子,在云崖儿这里可以蹭饭还可以蹭小点心,两人日子过的美滋滋。

    要是嫂子受苦,就是他们受苦!

    不能忍!

    绝对不能忍!

    他们要替嫂子出头!

    “揍死她。”

    “没问题!”

    柴小川收剑回鞘,正准备找渣渣龙,却不想云崖儿先一步踏出殿门。

    窃窃私语的两个小宫人吓了一跳,赶紧跪下来。

    “给皇贵君请安——”

    “嗯。”

    云崖儿没看她们,自动远离十五尺,径自出了殿外。

    两位小宫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吓了一跳。

    主子不会要找皇上算账去吧。

    要死了!

    早知道就不该多嘴了。

    柴小川和宋锦秋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凑了上去。

    “嫂子,咱们给你出头。”

    “嫂子,咱们不交银子。”

    两人异口同声,大义凛然。

    云崖儿脚步一顿。

    素衫被晚风吹拂的微微摇曳,一头青丝垂下只用一枚木簪随意挽了个半髻。

    这样子极美,硬生生把少年清澈干净的脸庞压出一股美色的味道。

    这朵避世小白花,即便是这般随意的闲散的打扮,只要露出样貌,便让周遭美景顿时黯然失色。

    就是那双瑶池碧水之眸如今有点冷淡。

    柴小川顺着他的目光寻眼看去,发现宫道另外一头,皇家御驾缓缓行了过来。

    金瓦朱墙下。

    沈怀舟一身月白织锦大袍,玉冠束发,俊逸如仙。

    他迎着这余阳斜辉缓缓而来,一举一动皆守礼有度。

    和少年清澈干净不同。

    沈怀舟带着男子独有的成熟,清风朗月般的大雅君子,书香墨气,气质非凡。

    待走近了,他冲着云崖儿轻轻点点头,便再未看他。

    对外人,这位大儒君子保守文人风骨,客气又疏离。

    柴小川抱着剑,看着浩浩荡荡的御驾,一脸不爽。

    对方人多势众,架势上就输了一头。

    “嫂子,他也去找掌门。”

    “嫂子,咱们会会他。”

    不要怂。

    两位少年鼓励一句。

    云崖儿美目白了他们一眼。

    “少说话。”

    说完,转身回殿,懒得去凑热闹。

    “嫂子,咱们不要怂啊!”

    两位少年冲着他背影大声嚷嚷一句。

    ......

    承明大殿。

    这会子正是用膳的时候。

    小宫人进进出出布着菜,陈韶柔看了眼还埋在御案里的脑袋,轻轻催了一句。

    “皇上,用膳了,先吃饭吧。”

    “嗯,再等等。”

    天子手持朱笔,敷衍了一句。

    陈韶柔叹了口气,正准备再劝。

    “批了一天的折子,也不嫌累?”

    温润的嗓音如同玉石相碰。

    苏琉玉霍然抬头。

    “师父!”

    她疲倦的眼眸浮上一丝喜气,从龙椅上站起身,自然而然去拉他的袖子。

    “这几日忙的厉害,迁都在即,各项大事都要统筹部署,又逢秋收,各州府的折子就没听过,那各项税收都要朕亲自看,很是头疼。”

    在自家师父面前,苏琉玉到底轻松自在些,不必端着皇上的架子。

    “今日师父正好过来,帮朕理下户部的折子。”

    沈怀舟把她帝冠细细整好,笑的一脸无奈。

    “你倒是不客气,先用膳,晚上帮你就是。”

    “那师父明日也过来帮朕,后日也要。”

    沈怀舟张了张口。

    他想说不合规矩。

    更想说如今不在朝不能多协理政务。

    但是,他猛然想起沈埕安的话,这些话便咽了回去。

    并不是琉玉不去后宫。

    相反,自家徒弟更乐意每日在他近前批折子。

    只是他守着规矩,到底是拘着她,让她只在自己宫里处政。

    “好,先忙完这一阵。”

    “真的!”苏琉玉眼睛一亮:“估计这一阵怕是要许久。”

    得寸进尺!

    沈怀舟给她夹了一筷子,不想太惯着。

    “先用膳再说。”

    苏琉玉在桌子底下轻轻踹了他一脚。

    “......”

    沈怀舟看了眼正在替他布菜的宫人,又看向自家徒弟。

    ‘又胡闹了。’

    话一说完,又被踹了一脚。

    “......”

    沈怀舟咳了咳。

    桌子底下的动作宫人并未看见,但这小动作却让沈怀舟耳根略略有点红。

    “好了,下不为例。”

    天子满意了。

    准备把繁琐的课业一股脑全部丢给自家师父。

    这有人代写作业,就是好。

    她一脸轻松,又想到一个问题。

    自己银子都交给了云仪,如今云仪管着银子,师父会不会生气。

    但是要向云仪要银子......

    她胆怂。

    但是让师父生气。

    她更怂。

    沈怀舟替她夹了一筷子鱼。

    “还有一事,今日祖父想在江州购置府宅,这银子花费为师想着还是走宫中私库最为妥当,你私下和云崖儿道长说一声,这银子为师已经挪用买宅了,劳烦他记下账目,待月底为师再细看。”

    “还有,以后繁琐花费,不必细报上来,云崖儿道长为人自是信得过。”

    一旁的六库司掌事陈韶柔赞叹一句。

    不过仅仅两句话,皇夫便把矛盾解开。

    解的温柔,解的漂亮,解的让人反驳不得。

    不仅稳住了宫中的口舌,又稳住了明德殿的面子。

    说白了。

    这就是掌柜和账房先生。

    月底查账,记账支银子,他不想劳累。

    苏琉玉看了自家师父一眼。

    凑上前,小声道。

    “师父,是朕思虑不周。”

    沈怀舟大方一笑。

    “琉玉操心政务,此等小事,即便是为师也没想到。”

    他确实没想到,毕竟最近偶有空闲,闲下来只想品茗一壶茶,连喜爱的墨宝都没时间习,更别说在意这些。

    “不过,今日为师过来倒看见了云崖儿道长。”

    “然后呢?”

    “样貌长的极好。”

    “......”

    什么意思?

    一根筋的某人愣是听不出话里的酸水。

    “师父也很帅。”大忽悠老实开口。

    沈怀舟眉目一挑。

    “为师老了,自是比不得少年人。”

    “!!!”

    苏琉玉眼睛一瞪。

    总觉得自家师父说这话有点怪怪的。

    承明殿大总管笑着开口。

    “皇夫不过稍稍年长些,民间都说年长些好,会疼人,皇夫又是自幼教导皇上,情分哪里是旁人可比,皇上您说是吧。”

    大总管拼命朝着自家皇上眨眼。

    皇上!这是吃醋!

    吃醋你懂不懂!

    你哄哄人!

    ------题外话------

    求月票,下章感谢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