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化形(第一卷终)(为盟主说书人811加更)
    下班的时候,谢必安原本想请齐鹜飞吃个饭,算是治安三队最后一顿团圆饭,但临时要出个任务,谢必安和范无咎必须要去一个人,这样团圆饭也就团圆不起来了,只得作罢。

    正好齐鹜飞知道山上还有一大群妖精在等着他,同时也约了王寡妇去山上吃饭。

    这也算是一顿团圆饭。

    齐鹜飞下了楼,王寡妇已经在楼下等他。

    齐鹜飞就取了电瓶车带着王寡妇,一路颠簸颠簸地骑上了盘丝岭。

    到了黄花观门口,原本以为大精小怪门会整齐地站在那里恭迎他回来的盛大场面并没有出现,只有一只小奶狗在老榆树底下跑来跑去,追逐着一只蝴蝶。

    这小狗胖嘟嘟的,身上覆盖着长长厚厚的淡金色的毛,盖住了它的小短腿,追蝴蝶的时候一蹦一摔,一蹦一摔,身上的肉一颤一颤,看上去还挺萌。

    除了颜色不对,那萌萌的样子,以及追着蝴蝶不顾一切地把草坪踩得乱七八糟的劲头,简直就是一只童年的二哈。

    “咦,这是谁家的狗?”齐鹜飞好奇道。

    小狗听到了声音,警觉地转过它那臃肿的身子,趴在草丛里朝齐鹜飞呜呜汪汪地叫,有股耀武扬威的气势。

    齐鹜飞这才发现这家伙好像不是狗,从脑袋上看有点像狮子,眼睛却更像是猫科动物。

    “这是什么东西?哪儿来的?”

    齐鹜飞停好电瓶车朝着小狗走过去,伸手就要去捉。

    刚才还在耀武扬威的小家伙被吓得呜一声,转身就跑,嘴里奶声奶气地叫着“爸爸!汪汪……”,蹒跚着朝黄花观的大门跑去。

    这时候,就听见大门里传来真正的狗叫声。

    老黄狗凶神恶煞般冲了出来,把那条小狗护在身后,眼露凶光,朝着观外汪汪大叫。

    小奶狗似乎找到了依靠,躲在老黄狗身后,朝齐鹜飞示威般的举起两只前爪。

    齐鹜飞发现它没有爪子,而是两只蹄子。

    他隐隐猜到了什么,但又有些不敢置信。

    小狗可能太幼,或者是太胖了,一个没站住,示威示了一半,就扑通一下摔了个脸着地。

    它有些不好意思地爬起来,叫了声“爸爸”,攀住老黄狗的后腿顺着狗毛往上爬,想爬到狗背上去。

    老黄狗已经看清了来人是齐鹜飞,凶神恶煞般的气势一下子消散了,恢复成了守家犬的模样,吐着舌头,摇了摇尾巴,身子一抖,把刚刚爬到一半的小奶狗从身上甩下去,屁颠屁颠的朝着齐鹜飞奔过来。

    小狗掉到地上,不知是摔疼了,还是因为被抛弃而伤心,竟然哇一声哭了,嘴里乱七八糟地叫着:“呜呜汪汪咕咕……”

    院子里忽然刮起了一阵强劲的旋风,风从门口吹出来时还带着一股热浪。

    紧接着一团火焰冲天而起,飞过院墙,在空中盘旋了一圈,隐约可见火焰中有一只五彩凤凰。

    仔细一看,那不是凤凰,而是一只锦鸡。

    锦鸡从空中落下,优雅地转了一圈,呼啦一下收起浑身的火焰,翅膀一张,将小奶狗抱在怀里,怒吼道:“旺财,你又欺负娃!”

    胖嘟嘟的小奶狗躺在它怀里,伸出舌头去舔鸡脖子,呜呜咽咽地撒了一阵娇,口中叫了声:“妈妈……”

    这一声妈妈把齐鹜飞听得目瞪口呆。

    锦鸡突然看见齐鹜飞站在那里,大惊道:“老大回来了!”

    然后便什么也不顾了,双翅一松,把小狗一丢,转身跑回观里去,一边跑一边大喊:

    “老大回来啦!老大回来啦!……”

    不一会儿,苏绥绥便领着大大小小的一群动物,浩浩荡荡地出来了。

    苏绥绥站在黄花观的观门口,蜘蛛们趴在她的脚边。

    老黄狗和锦鸡一左一右站在关门两侧,其他小动物们依次在两边列队。

    只有那只毛茸茸胖嘟嘟的小狗,躲在门槛后面,也不哭也不闹,露出半个脑袋,瞪着两只好奇的虎目,偷偷地打量着齐鹜飞。

    苏绥绥带头盈盈一拜道:“恭喜齐哥成就三品人仙,五百年来第一人!”

    紧接着小动物们齐声喊:“恭喜老大成就三品人仙,五百年来第一人!”

    齐鹜飞看着旁边的王寡妇问道:“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王寡妇笑道:“这还不够惊喜呀?!”

    齐鹜飞总觉得王琼花和苏绥绥的笑容里透着那么一丝狡黠。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

    再仔细一看,发现苏绥绥脚边的蜘蛛只有六只,赤、橙、黄、绿、蓝、紫,少了青蛛。

    “青蛛呢?化形丹还没吃完吗?”他问道。

    苏绥绥笑而不语,轻盈地往旁边一让。

    黄花观大门后面便走出来一个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穿一身淡绿色绣花小袄裙,扎着两条小辫,一张粉嫩粉嫩的小脸,略带着一点婴儿肥,一笑起来,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她扶着门边,大眼睛忽闪忽闪,紧张而又有些期待地看着齐鹜飞。

    看了半天,终于轻启朱唇,用清脆的童音,略带几分羞涩地叫道:“师兄!”

    ……

    北俱芦洲。

    太阳刚刚从一望无际的荒野的地平线落下,地平线上就忽然升起了一座大山,在已经黑下来的大地上投下一个巨大的长长的阴影。

    荒野上有一座小小的村庄,几个方头方脑的方块人在村庄前燃起了篝火。

    月亮从远处的山尖上升起,溢出明媚的月光,把荒野照得一片银白。

    然而那山却又升高了,重又挡住了月光。

    一个方块人抬起头,朝西方的天空看了一眼,看见那瑰丽奇诡的景色,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那座大山的山尖忽高忽低,月亮便忽沉忽起,忽明忽灭。

    荒野上便一闪一闪的,像深夜幽灵的呼吸。

    抬头的方块人呼吸紧促起来,浑身开始颤抖,他大叫起来:“巨人!快跑!”

    紧接着,他们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响雷般的巨响,伴随着大地的震颤,那是巨人的脚步。

    方块人呼嚎奔走,把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叫醒,趁着夜色向远方逃窜。

    荒野五路,他们不得不举起火把,以避开沼泽和毒虫。

    然而,火光却成了引路的明灯,那座山一样的巨人,正迈着他那沉重而缓慢的步伐,朝他们追来。

    他们不得不丢弃了火把,在黑暗中摸索前进。

    一道闪电劈开了天上厚厚的云层。

    带头的方块人张开双臂,拦住前进的队伍,让大家停下来。

    “你们看!”他指着天空说。

    人们抬起头,看见天上的阴云里闪烁金光,一只大鸟张开翅膀,悬停在被刚才的闪电撕裂的云层裂缝里。

    准确的说,那不是一只大鸟,那是一个鸟人。

    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根金色的棍子。棍子的一端,正散发着细细密密的闪电。

    ……

    雷震子眯着眼,紧紧地盯着远处移动的山影。

    “终于抓到你了!”

    他举起黄金棍,随手一指,一条金色的闪电从黄金棍的前端射出,在厚厚的云层里蜿蜒前行,一直伸向太阳落山的地方,将天划成了两半。

    ……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