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灵尊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代你家少主教训你
    数十道破风声响起,为首一人白衣玉带,风度翩翩,只是长了一双令人嫌弃的倒八字眼。

    “孙少,这里残留了他的气息,他应该在此处逗留过。”随从凑到孙术身旁汇报道。

    “哼!都成强弩之末了,还起个什么劲,干脆点不好吗?”孙术本就丑陋的眼中杀意外泄。

    “孙少,我们可以问问那个人,也许他看到了孙策,知道他去向何处。”随从指了指站在近前的刘昊。

    “也好,你去问吧!如果他知道孙策的去向,你明白该怎么做。”

    “请孙少放心,小的知道该怎么做。”随从抱拳领命后,朝刘昊走去。

    人未至,笑声先至,“呵呵呵,这位小哥,敢问怎么称呼?”

    “鄙人姓刘。”刘昊平静的站在原地。但他的这种作为在他们眼中则是畏惧的表现。

    “原来是刘兄弟。刘兄弟,向你打听个事,之前你可见到过这个人?”随从从空戒中取出孙策的画像,将它一展,竖在刘昊眼前。

    “见过啊!他刚走。”刘昊故意在画像上停留了几秒钟。

    随从脸上一喜,赶忙问道:“刘兄弟,你可是帮了大忙了,能告诉我他往哪个方向走了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可是告诉我了,有人在追杀他。”刘昊的演技早就出神入化,骗过眼前几位犹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对对对,不能白告诉。一点心意,还请收下。”随从向刘昊递去一个钱袋。心想“只不过是在你手上过一下,一会你身上值钱的东西还不都是我的。”

    刘昊接过钱袋,掂了掂,然后笑着说道:“这才对嘛!听好咯,他往学院里面去了,但你们想要进去的话,必须得问我同不同意。”

    “这是为何?”随从不解,都收了钱了哪有这样办事的!

    “因为我是这家学院的院长,你们现在已经站在学院的土地上。之前你递给我的钱仅仅是歇脚费而已。想要进去,这点钱,不够!”刘昊说的淡定,但在对面听来味就不对了。

    “好啊!你敢耍老子!”随从愤怒的呼出一巴掌。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这习惯不好,得改!”刘昊不等他巴掌近前,抬脚就是一踹。

    “啊!”随从大喊一声,身体躬成虾状,朝后飞去,直到孙术脚边才落地。

    “废物!”孙术瞥了一眼瘫坐在地上,抱着肚子的随从。

    打狗也要看主人,眼前的这个男人分明不把自己看在眼中。“那个谁,你知道你踢得人是谁吗?你知道这一脚下去,你连同你的学员都将会遭受灭顶之灾吗?”

    “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啊?是镇灵庭的五老?不对,你太年轻。是超然的三大族族长?也不对,你太年轻。既然你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有什么资格口出狂言?年轻人终归是年轻人,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不靠谱啊!”

    刘昊没有发觉到,他实际上也是年轻人。一个年轻人以长辈的口吻说出一番训斥的话,要么是他心理有问题要么就是他有足够的的底气。

    “你很好,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孙术怒极反笑的一挥手,他需要用眼前这人的死来缓解多日以来的压抑。

    “唰唰唰...”身后的随从们争先恐后的冲上前。对他们来说,这可是立功的好机会,先前的二子只不过是没准备,才被他偷袭成功。

    刘昊看着冲上来的五个人,微微的摇了摇头。

    只见他左脚横移,右手化掌为拳朝着飞扑而来的人就是一个直拳。

    下一刻,左脚抬起,以膝为矛,对准偷袭者的胸口就是一顶。

    紧接着,左手自然化掌,看都不看的朝后就是一劈。连带着顺势将劈中者扫向一旁的同伴。

    最后一人,刘昊对他不错,仅仅是拿肩膀靠了他一下。可谁让这个家伙自己不争气呢?身子被掏空的他,胸前三根肋骨发出“啪”的声响,齐声断裂。

    五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解决掉。加上仍坐在地上没起来的二子,孙术带来的随从转眼间失去战斗力。

    “你到底是谁?”孙术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这所学院的院长。就像他刚才问自己的,哪有这么年轻的院长?这个人一定是孙策寻来的帮手,只要能唬住他,躲在一旁的孙策今天必死。

    “现在才问我是谁,是不是有点晚?”刘昊好笑的回道。

    “小子,不要不识抬举。等我把姓名报出来,可不要被吓得跪在地上。听好咯!我叫孙术,来自孙家。孙家你懂吗?凌驾于九等灵级家族之上的超然家族。”

    看着孙术自以为是的表情,刘昊真为孙家感到悲哀。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即便孙家书香门第,也经不起家族子弟这番折腾。嫡系教养好,旁系就不要素质了吗?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吓到了?没关系,只要你告诉我孙策去向何处,我可以免你一死。”孙术把头高高昂起,斜看着刘昊。

    “你叫什么名字?在家族中地位如何?孙木友你可知道?”刘昊没有理他,一连抛出三个问题。

    孙术被刘昊的问题呛住了。前两个问题没什么,这最后一个问题包含的意思可就多了。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吓到了?没关系,只要你如实的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免你一死。”刘昊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加重语气问道。

    “小子,差一点被你给唬住!少主的名讳天下闻名,你知道不奇怪!我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因为你微不足道,老虎需要跟蚂蚁一般见识吗?赶紧回答我的问题,我耐心有限!”

    “哎!谁让我跟你家少主熟呢!就让我代你家少主教训下你吧!别在外给孙家丢人了!”刘昊说完,抬脚便向前方迈去。

    一步数米,三步迈下,挥手就是一巴掌。

    “哎呦!”,孙术凌空翻转七百二十度,重重的摔在地上。

    “要不是看在孙木友的面子上,你的行径足以让你死数十回。带着你的人赶紧滚,不要污了我的学院!”刘昊居高临下的看着孙术,眼神中不含一丝情感。

    孙术捂着脸,狼狈的从地上爬起。他心中有恨,对刘昊的杀意在此刻超过了孙策。但他知道现在不是反驳和回击的时候。这笔账先记下,下次来自己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来。

    “我们走!”孙术用扭曲的声音大喊一声。

    “唉!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一个阴险小人也会毁了一个大家族。”刘昊忽然间感慨起来。这声感慨不单指孙家,也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