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灵尊 > 第十九章 三天特训(中)
    在队员们进行训练的时候,刘昊独自走到灵碑前,再次凝神观察。他总觉得这件事不简单,里面不单单牵扯到人,也许还会牵扯到邪灵。

    “小昊子,就算你在这看一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我们不是要去执行时空中转站的任务吗?到了那里,兴许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曹操的话让刘昊眼睛一亮,进而说道:“老曹,你阅历丰富,我相信你说的。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甘愿做软骨头呢?”

    “人各有志。回去吧!”曹操没有多解释,软骨头他可是见多了。

    晚上十一点,刘昊一声厉喝:“集合!”

    “哗哗哗...”,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在各自组长的带领下,队员们很快就完成了集结。

    “很好,下面你们四组分别前往东南西北四处,遇到情况,随机应变。”刘昊说完,转身进入木屋中。

    不明所以的队员们被刘昊的这个命令弄懵了。静的出奇的墓园会有什么事呢?难不成闹鬼吗?不可能!灵碑可是完好无损的立在正中央呢。

    弯月挂空,没有风,没有虫鸣,只有一块块冰冷的记录着生平事迹的墓碑。

    四组队员当中有部分人出现了懈怠,双眼渐渐靠近,很快便要上下一合,进入睡梦中。

    “都醒醒!有情况!”同样的声音在墓园四方响起。

    站在最前面的各组队长,在见到情况出现的瞬间,后背惊出一层冷汗。

    邪灵,大股的邪灵向墓园围来。他们不像往日那样飘忽不定,一个个组织纪律性极强的稳步推进。

    “准备战斗!”

    擅长用兵器的紧紧握住手中的兵器,习惯佣符箓的双手取出一叠符箓。尽管心里有了准备,但不少人都是第一次上战场面对邪灵,因而,身体的某一部位会不自觉的发出轻微抖动。

    “嗷呜!”,邪灵们发起了冲锋。

    “兄弟们,拿出你们的男儿气概!”牛山大吼一声,抡起铁棒就冲了上去。

    组长的身先士卒,让队员们忘记了担忧,身体里的热血“噌”的一下就涌上心头。“邪灵们,你爷爷来啦!”队员们的叫喊声此起彼伏,一个比一个有味。

    “火球术,急急如律令,敕!”

    “水弹术,急急如律令,敕!”

    “木藤术,急急如律令,缠!”

    红的,蓝的,绿的,黄的,一道道符光在邪灵大军中亮起。甭管符箓有没有威力,至少邪灵大军在符箓的牵制下,出现了混乱。

    “嘭!”,一击重锤,狠狠地砸到了邪灵的脑袋上。

    “噗呲”,锐利的剑锋精准的刺入邪灵的心脏。

    “咔”,有力的双臂如坚硬的钳子,将邪灵的脖子扭了下来。

    兵器派不甘示弱,在符箓的辅助下,一个个不怕死的与邪灵展开近距离厮杀。

    刘昊站在木屋的屋顶上,全神贯注的留意着战场上的变化。

    在心里他已经做好了死伤的准备,然而,战斗到现在,自己的队伍竟没有一个人受重伤,更别说死亡了。今晚围上来的邪灵跟那晚围住自己的邪灵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感觉不对劲啊!这摆明着是在送死嘛!就算是送福利,也不能这样送吧!”眼前的战绩非但没让刘昊感到高兴反到升起了浓浓的担忧和警戒之意。

    “找到了!还真看得起我!”刘昊捕捉到了三个异常的邪灵。

    “来吧!酣畅淋漓的战上一场!”刘昊纵身一跃抽出别在后背上的方天画戟。此时的他一改平日里儒雅淡定的模样,宛如一头从洪荒而来的猛兽。

    “嗒嗒嗒...”的脚步声,兴奋的目光,本能的战斗意识,空下的手也没闲着,夹着四张火莲符。

    “该死!被发现了。”一名精英统领被刘昊扑面而来的气势给吓住了。

    “血矛!”精英邪灵抽出身体内的鲜血,把它化成一根猩红色的长矛,狠狠地向刘昊掷了过去。

    身形一闪,精巧的避开血色长矛。

    “你没机会了。”刘昊露出洁白的牙齿,挥出充满气势的一击。

    风声猎猎,森芒毕露,锋锐的方天画戟在刘昊的加持下威力剧增。

    “不!”精英邪灵喊出了有生以来的最后一个字。下一刻,“噗呲”一声,从中间一分为二。

    解决完一个还有两个。刘昊马不停蹄的向离自己最近的精英邪灵冲去。

    同伴的死亡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压力。原以为凭借炮灰的遮掩,三个精英杀他足够了。可谁知道,他竟然会那么强,精英邪灵在他手上连一个回合都没坚持到。

    “撤!”浑身湛蓝的精英统领大吼一声。他怕了,他不想死在这,他有远大的理想没有实现。自己的一生还没走完五分之一,怎能陨落在此!

    然而,刘昊会让他得偿所愿吗?答案是肯定的。四朵妖艳的燃烧着焰火的火莲,拖着火红色的残影,以极快的速度追上他,然后,欢喜雀跃的簇拥而上。

    火光燃起,焰浪翻滚,方圆百米之内不再有一个邪灵。

    注意到这一幕的组长和队员都被刘昊的手法惊到了。这是何等的计算和操控能力。多一分则会伤到自己人,少一分则会给精英统领留下逃遁的机会。

    仅存的精英邪灵疯狂了,自他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被人吓到过。可今天,就在现在,这个是人却又不像人的人着实把自己吓着了,震着了。

    逃,这个字在他心中不断放大。除了这个字,他的脑海里再也找不到其它。

    大股的低等邪灵被他招来,他想以此来给自己制造逃跑的机会。

    “给我闪开!”逃遁的精英邪灵见到马虎挡在他眼前,立马睚眦迸裂的吼道。

    “兄弟们,等什么!上!”

    四道身影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向逃遁的精英邪灵杀去。

    牛山和马虎凭借的是战气和手中符器。董明和钟强施展的是手中的符箓。

    “不!我不想死!”精英统领后悔了,他若是能镇定点,也许就不会自投罗网,不会死在这四人的围杀之下。然而,世上没有如果。

    三个精英邪灵一死,低等邪灵大军如潮水般立刻退去。他们的智慧是不高,但求生的本能可不低。

    “还愣着做什么?打扫战场,清点损耗,救助受伤的伙伴!”刘昊没有让大伙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而是当头棒喝让大家知道战斗结束后首要做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