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灵尊 > 第十三章 授与学
    舒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队长竟是个舌灿莲花的人。貌不惊人话却惊人。

    “你叫什么名字?”之前郑宝的介绍她没有放在心上,然而现在她必须把此人记下。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了。

    “你记住了,我叫刘昊,一分队队长。郑宝,我们走!”刘昊不想跟她纠缠下去。与女人辩论就算赢了又能怎样呢?

    “你给我站住!本姑娘没允许你们离开,你们谁敢离开!”舒羽双手叉腰,厉声喝道。

    “大家同样是小队长,等你什么时候成为中队长了再对我下命令吧!”刘昊拉住想停下脚步的郑宝,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哼!气死本小姐了!刘昊是吧!来日方长!”舒羽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无聊的日子里总算有可以发泄的对象了。

    郑宝拽开刘昊的手,担忧地说道:“昊子,这样不会有事吧!她可是总队长亲自送来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安心。不管她是有背景还是犯了错,来到这里,大家就是同僚。庭队的存在是为了守护一方安宁,不是让大家在窝里斗。有什么事我扛着,你不要多想。”

    刘昊的宽慰之言非但没让郑宝心中的担忧消退,反到让他在担忧的基础上升起浓浓的惆怅之意。

    “哎!谁让我拿你当兄弟呢?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看我们也别去远的地方了,这二零一的隔壁二零二刚好空着,你就住这里吧!”

    “什么意思?”刘昊对郑宝的安排感到不满,这是当兄弟会做的事吗?

    “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你住在这比住得远好!日久生情,这情既可以是男女之情也可以是友谊之情。左右邻居有个照应,日子久了,你们之间的火药味自然会慢慢淡下来。”

    “你啊你,都说胖子心宽,我看胖子的心里窍最多。”话不说不明,说开了也就没事了。

    在刘昊的房子呆了一会,郑宝就匆忙离开了。他必须去搞清楚舒羽的来历,还有就是她的入住手续是谁办理的。

    “小昊子,释放结界。”久未出声的曹操忽然间发出声音。

    没有多想,从腰间取出一张结界符,对着房间就是一打。

    “咻”的一道流光划过,曹操威武的出现在刘昊眼前。

    “怎么?睡累了,要出来活动一下了?”对曹操改变感官后,刘昊已把曹操当成亦师亦友的存在。

    “睡觉?孤的心可没那么大。你的一言一行都在孤的观察内。总的来说,你今天的表现可以得六十分。”曹操一手后背,一手握拳置于嘴边。

    “才六十分?我觉得至少可以得九十分。”刘昊对曹操给予的评价感到相当不满。

    “九十分?”曹操轻蔑一声,随即说道:“你在做自我呈述的时候表现还不错。可在比试胜利后,为什么不乘胜追击呢?既然心中有疑问,为何不问出?

    既然二零一的房子是给你的,怎么能因为一个女人就放弃了呢?不争即是争用在你身上不合时宜,现在的你还不具备这样的势。

    宫勇这个人孤也不喜欢,可谁让他出身好,在这片地界上就是王呢?你可以看不起他,轻视他,但在战术上一定要重视他。

    你的出身孤知道,他不知道。但你想过没有,假如他知道了你的出身,兴许会百倍千倍的争对你,打压你,甚至是杀死你。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在他眼中,你已经被家族抛弃了,而你家族中的敌人希望有人可以替他们杀死你。为了锦绣前程,依宫勇的心性,他一定会去做这把尖刀的。

    小昊子,你有资本,可你的资本犹如汪洋中的一瓢水,不堪一击。在强者眼中,你就是蝼蚁,你就是渣渣,你就是他们消遣娱乐的对象。”

    曹操的话极具感染力和说服力,让刘昊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激动,双手握拳后的关节也是“咔咔咔”的直响。

    “很好!会愤怒,说明你还有骨气,说明你还有力争上游的勇气。假如你反应平淡,破罐子破摔,孤不会杀你,但孤自此将不会再和你说一句话,不会再出手帮你。”

    “老曹,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我一定耐心倾听,虚怀纳谏。”

    “哈哈哈...,曾经的孤也对陛下这样说过,此情此景让孤不禁想吟诗一首。算了,今日便不吟了,来日方长吧!

    小昊子,你给我听好咯!目前的你形单影只,犹如一叶扁舟,经不起惊涛骇浪的拍打。为此,你需要韬光养晦,经营自己的势力,让自己具备势。

    想要具备势,实力必不可缺,因此,你必须尽快将修为修上来。你有修到灵君境的经验,想来这个时间会很短。等你修到灵君境后,孤再指导你接下来的修炼。”

    “为什么要等到灵君境呢?现在就指导不好吗?”刘昊感到不解,不应该是越早开始越好吗?

    “天机不可泄露,你就不要在这件事多纠结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白鲸让你去招募队员,孤觉得是瞌睡时送来了枕头。如今的你缺的就是人手啊!没有几个心腹,没有几个智囊和福将,是难以成就鸿图霸业的。

    班底很重要,被选出的二十四人中,也许都不行,也许部分行,也许全都行。但不管是哪一种,都是锻炼你识人,知人,用人的好机会。

    人心隔肚皮,难免会有自己的想法和私心。有私心不可怕,可怕的是蛰伏隐忍,有一颗不甘居于人下的不臣之心。”说到这,曹操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得很远,心中既有悔意也有恨意。

    见到曹操神情的变化,刘昊知趣的站在一旁,没有吭声,没有催促,唯有陪伴。

    “哎!俱往矣,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有什么想说,想问的,可以开口了。”曹操思绪归体,意味深长的看了刘昊一眼。

    “按照我的设想,我可以从庐阳城和南城的家族中选取几个优秀的种子,再从庭队的预备役那里将剩余的人数补齐,这样新诞生的一分队受到的阻力会小很多,在今后的行动中也会得到增益的帮助。

    你觉得这个方案怎么样?之前的你不是说过保持中立才是最大的赢家吗?”

    “这句话是没错,但用在这就错了。你的想法看似不错,实际上在他们眼中是左右逢源,一个都不想得罪。而往往选择这样做的人,到最后是两头都得罪,两头都不讨好。

    孤想告诉你的是,新队员的选拔不要从家族或者庭队的预备役当中选取。好种子遍地是,为何要到圈起来的花圃中选取呢?

    贫民,孤儿院,这是两个上佳的选择。他们有求生的欲望,有向上的动力,更有坚韧不拔的意志。他们当中的优秀种子一直在等待能给予他们希望和信任的人。

    世上常有千里马,而伯乐少有。小昊子,接下来的日子孤会陪你一起去寻找属于我们的千里马。”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具体内容不知道,但想来是和孤有关。”

    “还真瞒不过你。我在想有你在身边辅佐我真好。我一定会绽放出属于我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