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灵尊 > 第十一章 晋升队长
    范建率先站起身,他朝刘昊笑了笑,随即迈步离去。

    宫勇把头微微向白鲸站立的位置偏去,可最终还是没敢那样做。

    带着不满,愤恨,他低沉着脑袋,一步步离开了会议室。

    “结界符,急急如律令!疾!”白鲸打出一道结界符。

    “你是不是感到很惊讶,我为什么偏偏把你留了下来?留下来就留下来,为何要释放出结界?”白鲸恢复了昨日的笑容。

    “是的,你能帮我回答这两个问题吗?”刘昊起身,警戒的盯着他。

    “放轻松,我没有敌意。不然,也不会帮着你训斥他们二人了。刚才你做的不错,既没有被范建当枪使,也没有被宫勇的权势压倒。你很不错。”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刘昊执着的盯着白鲸。

    “哈哈哈...,我以为你不会紧张的,没想到还是有那么点紧张嘛!把你留下来自然是有事要对你说。释放结界,是为了让接下来发生的事不被外界知晓,让神秘的氛围困扰他们。”

    “意义何在?”

    “等你把接下来的事做完就知道意义所在了。我身后这位是我的随行护卫,和他过几招吧!若你能赢他,我给你想要的答案。若平手,我给你一个小奖励。若不幸输了,不好意思,你必须得跟我回纪律巡查科一趟。”

    “我有的选择吗?”刘昊摊开手,苦笑一声。

    “老星,跟他过几招,不打死就行。”白鲸拉开座椅,惬意的坐下说道。

    听到这话的刘昊嘴角颤了颤,什么叫不打死就行?受伤了会疼的好不好?

    “文斗?还是武斗?”老星往前走出几步,开口问道。

    “没带武器,文斗吧!”

    “好!谁先让符箓威力打到身上,谁就输。公平起见,猜硬币的正反吧!谁猜中谁先出手。”

    “吟”的一声,不等刘昊开口,老星便把硬币抛向了空中。

    “我猜字面。”刘昊赶忙换言道。

    “叮”,硬币掉落到地上,花面朝上。

    “不好意思,运气女神今天站在我这。准备好了吗?电光符,急急如律令,疾!”老吴毫不拖沓,动作迅速的祭出一张电光符。

    刘昊的反应也不慢,“结界符,急急如律令,疾!”

    透明的结界光罩伴随着刘昊的召唤,在他周身三寸处形成一个护罩。

    范围越小,结界的威能越高。

    “呲啦”一声,在结界形成的下一瞬间,电光就击到了结界上。四散的电流让周围的空间变得虚幻曲折,银光闪闪。

    “火莲符,急急如律令,敕!”这是自己擅长的符箓,有了昨晚的经验,三朵火莲出现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也更加稳定。

    “咦?”老吴轻咦一声,然后,火速从腰间取出一张符箓,速声念道:“水帘符,急急如律令,束!”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漫天的水帘从天而降,无死角,全范围的在老星面前形成一道水幕。

    水火不容。在老星的授意下,水帘汇聚成一道水绳,灵活的将悬浮在半空中的火莲拴住。接下来,白腾腾的水汽蒸腾而起,使得对战二人的视野变得雾蒙蒙。

    “机会来了。”刘昊会心一笑。随后再次取出火莲符,只不过此次多了一张。

    “火莲符,急急如律令,燃!”

    三朵火莲在白色的水雾中绽放出红色的光芒,向老星急掠而去。

    “同样的招术对我是没用的。”老星不慌不忙的回复一声,麻利的取出一张符箓,念道:“水莲符,急急如律令,去!”

    三朵水莲对上三朵火莲,白色的雾气再添生力军。

    然而,不等老星再出招,迂回而来的第四朵火莲出其不意的闪现在他的后方。

    “爆!”刘昊时机把握极准,一声叱喝,让火莲爆裂开来。

    老星虽然避过,但还是让溅射开的火星沾到了衣袖。

    “你赢了。”老星拂去衣袖上的火星,干脆的说道。

    “承让!”刘昊没有托大,抱拳回应。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白鲸笑着说道:“刘昊,你总能带给人惊喜。你这一下子释放出四朵火莲,可是大大超乎了我们的想象。

    你拥有的灵力和对符箓的精准控制力,完全不是一个灵徒应该具备的。哪怕是灵师,想要做到,也必须下一番苦工。

    刘昊,我们坦诚相见吧!目前的你达到灵师境界了吗?”

    做人要低调,做事要高调。目前再藏拙就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白组长慧眼如炬,想要瞒过您不容易啊!是的,我的确是灵师境。”

    “好小子,明明拥有强大的实力却甘愿混在普通队员的队伍中,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假如你是纪律巡查科的人,我一定会好好收拾你,让你知道能力有多大,肩上的责任就会有多重。”

    “白组长,我不反对你说的。但有时候,一个人能力的发挥需要相应的舞台,不然,也许会适得其反哦!”刘昊对白鲸不再有距离感,因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你的意思我明白。昨天我说的话还有印象吗?假如让你当一分队的队长,你行不行?”

    “白组长,你就别拿我开涮了。一分队的组建不是你我说了算的。队长的任命更不是你一句话就可以任命的!宫勇他是绝不会让我当上这个队长的。”

    “思路开阔点好不好?非得宫勇任命吗?我说的话就一定不算吗?你别小看人好不好?接着!”白鲸向刘昊抛去一道卷轴。

    刘昊接过卷轴,打开来一看,眼睛瞬间瞪得老大。

    “这不是真的吧!让我当新组建的一分队队长?”刘昊不曾想到白鲸的话竟然是真的。

    “真的假不了。你的灵牌会自动更新你的信息。队长是你没错,可空缺的二十四名队员,需要你自己去招募。你可以去预备役选拔,也可以用你的方式去选拔。但有一点你必须谨记,选拔好的队员是要经过纪律巡查科检查的。假如不通过,你就陪他们一起,从哪来回哪去吧!”

    “不是吧!这也太苛刻了!万一要是争对我,我不是铁定玩完!”刘昊收起卷轴,不满的嚷道。

    “该说的我已说,接下来的事你自己去完成。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你可以走了。”白鲸没搭理他,手印一结,收起了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