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灵尊 > 第六章 第一课
    “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得离开火车半步。火车每天来回两趟,每天到站后都必须向我安排的人报告。少一次报告,杖刑一百。少两次报告,直接关禁闭。若有第三次,庭法从事!”宫勇放下狠话,转身离去。

    刘昊耸耸肩膀,觉得他蛮可怜的。强大的人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强大。和范家有矛盾,凭什么把自己卷进来?

    背靠廊柱,从腰间取出之前收好的字条。

    “明天上午我会在南城到庐阳城的中间位置上车,有要事相商,请小友务必保密。”

    “呼哧”一声,灵力引燃,纸条慢慢的化成了灰烬。

    刘昊想不通,范建怎么能确定自己会为他保密呢?怎么能确定自己不会为了自己的前程而高发他呢?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小昊子,想不通就不要去想。越是简单的事有的人会越想越复杂,而复杂的事在某些人眼中会变得很简单。不管是复杂还是简单,关键要看应对者的心思和手段。

    与宫勇,范建二人的博弈正好作为你的第一课。孤会让你在这一课中受益匪浅。”

    曹操的教诲在刘昊脑海里响起。他的话让刘昊的眼睛为之一亮,也许是自己经历少了,有机会学习难道不好吗?

    “呜!”,“哐当”,“哐当”...

    翌日早上八点,火车准时从南城火车站出发向庐阳城开去。此时的火车上仅有三人。

    上午十点,在路过一片树林时,“唰唰唰”,三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跃上火车。

    “你们在这等着我就行,我去见他。”

    “家主,我陪着您吧!如今正是关键时刻,容不得一点闪失。”

    “放心,我相信我的眼光。”

    走过两节空荡荡的车厢,范建见到了坐在窗边打盹的刘昊。

    “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范建爽朗的笑声在刘昊耳畔响起。

    “幸好您不是来杀我的,不然,我的小命就交到您手里了。”刘昊站起身,向范建拱了拱手。

    “哈哈哈...,小友说笑了。你可是我们的少年英才,保护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杀你呢?说句实在的,昨晚宫勇对你太过分,连我这个外人都看不过去了。”

    “少年英才不敢当,我只是做好我的本分。范家主,您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也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推辞。”

    “小友够爽快,我喜欢跟爽快的人打交道。那我就开门见山啦!有说的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小友多多包涵。”范建的目光中露出欣赏之色。

    “请坐。”刘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小友,你可能不清楚这条火车线代表着什么。在火车线动工之前,我们南城就和庐阳城约定过,从庐阳城来南城的火车,经营所得归庐阳城。同理从南城开往庐阳城的火车,经营所得归南城。

    南城虽然是一座小城,归属于庐阳城管辖。但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剥夺了南城发展的权利。

    镇灵庭中队驻扎在庐阳城,南城的小分队听命于中队。

    先前的火车线路有邪灵作乱,因而我们向镇灵庭申请援助。按照规章制度,处理火车线沿路邪灵的任务应由申请地所在镇灵庭负责,可实际上呢?宫勇竟派你们一分队来处理此事。

    派你们处理也就罢了,我们不多说什么。可如今邪灵已除,宫勇仍假公济私,让这条线路在他的操控下运作。这般做法,实难让我们接受啊!”

    范建说了一大堆,也饶了一大圈。旁枝末节说的很详细,重点要点却只字未提。

    “范家主,您能说重点吗?我身为镇灵庭一员,自当听命于镇灵庭。上面下达什么命令,我们就执行什么命令。假如真有不妥之处,也有专门负责巡查监督的部门,您大可以向他们申诉。”

    “小友,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申诉我们已经在进行中了。纪律巡查科在受理了我们的申诉后,会派专人到你这来调查情况,希望小友介时能实话实说,还我们南城一个公道。”

    “请范家主放心,若真有纪律巡查科的人来找我问话,我定当如实汇报,不会虚虚掩掩。”

    “好!从我第一眼见到小友起,就知道小友是个顶天立地,古道热肠的汉子!”

    “不敢当,不敢当,范家主过赞了。”刘昊谦虚的回道。

    “小友,以你的资质做一名普普通通的队员实在太可惜了。如今你们一分队只剩你一人,在补全队员人数后,我觉得你完全可以担任队长一职。

    我这么说绝不是因为小友会仗义执言,而是实事求是的认为小友有这个能力。”

    “不敢当,不敢当,能活下来纯粹是运气。”刘昊推脱道。

    “不!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实力强有什么用?时运不济时喝凉水照样会塞牙缝。有多少强者自认为天命不凡,最终往往会因为意外而导致陨落。老夫活了一大把年纪,这样的人见的多了。

    小友,听我一句劝,该出头时就出头,大丈夫顶天立地,没必要活的畏畏缩缩!”

    “您的话我记下了。适当的时候我会争取的。”

    “这就对了。和你谈话真痛快,下次有机会我们再促膝长谈。”范建起身,向刘昊点头示意。

    刘昊不敢托大,站起身来向他微微欠身。

    “坐下,不要去理会他怎么离开。”曹操的声音忽然间在他脑海里响起。

    刘昊没有犹豫,就势而坐,回到了原先的姿势。

    走到车厢门口的范建,脚步微微一顿,心里念道:“此子不简单呐。看似无为不争,实际上利剑藏于鞘内。利剑一旦出鞘,必定搅动风云,剑斩苍穹。”

    三道身影和来时一样,疾速掠下火车,遁入树林。就在他们遁入后没多久,火车驶出树林,进入一览无余的平原。

    “家主,刘昊怎么说?”

    “他还能怎么说?自然是同意了。”

    “不会有诈吧!”

    “不会!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自身的实力。与其两边不讨好,不如做一个真实的自己。”

    车厢内,刘昊向曹操问道:“为什么要这样?”

    “制造高悬气氛迷惑对手,这叫战术。现在的你人微言轻,实力低下,唯有如此方能把你的利益最大化。”

    “我怎么觉得这不是战术而是奸诈呢?”

    “呵呵,孤忘记告诉你了。在孤的世界,他们骂孤是奸雄。记住奸雄这两个字,它是第一课的中心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