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灵尊 > 第四章 契约
    “感谢您为我着想,我们换个车厢谈吧!这里太伤风景。”刘昊感知到了他的善意。

    “不用,就在这里。你伙伴们的亡灵还没散呢!多陪他们一会,不好吗?”神秘高人拒绝了刘昊的提议。

    “你说什么?亡灵未散?那您能看到李斯的亡灵吗?”刘昊激动了,他相信神秘高人的手段。

    “怎么?你想见他?”神秘高人轻瞥他一眼。

    “是的,我还有话要对他说。”刘昊没有犹豫,直接回道。

    “好,孤可以让你见到他,但你也要相对的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

    “时间就是金钱,金钱就是生命。孤需要你付出一年的阳寿作为见到他的代价。”神秘高人的一双眼睛变得犀利,犹如苍天上准备上捕食的猎鹰。

    “可以,还请前辈成全。”刘昊双手抱拳,身体呈九十度鞠躬而下。

    “没意思。来!”神秘高人抬手一挥,流光化成一场金色的甘霖,让李斯的身影一点点的展现出来。

    “队长!”刘昊饱含热泪的喊道。

    “你终于肯叫我一声队长了。不要难过,人总有一死。我们拼着这么多兄弟的姓名好歹完成了任务。刘昊,你要小心中队长,我怀疑他早就知道邪灵的事。之所以派我们来,是因为我们不是他的嫡系。”

    “队长,镇灵庭还分派系吗?”

    “傻瓜!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说完,李斯侧身对向神秘高人,随即深深一拜道:“前辈,以下我说的话句句发自肺腑。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已经死了,这话就更真了。”

    “你说吧!孤听着。”神秘高人略微点了点头。

    “请问前辈尊姓大名?知道了您的名字,也好让我安心走上黄泉路。”

    “孤姓曹名操。”

    “曹前辈,感谢您出手援助。刘昊是个好孩子,他的资料我秘密查阅过,若不是那场经历,他会是个出色的灵者。我知道我人微言轻,但我还是想恳求您,照顾他,帮扶他度过这一程。”

    站在一旁,看着李斯的举动,听着他们对话的刘昊,心里百感交集。他很想立刻冲上去抱住李斯大声哭喊。然而,仍存在的理智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要辜负了李斯的一番好意,让他的努力白费。

    “你安心的走吧!他的事孤会处理好。”曹操没有直言,但也算回答了他的话。

    “李斯铭感于心,来世必当结草以报。”李斯再次深深一拜,之后,他转身对风昊说道:“我要走了,你一定要听前辈的话。振作起来,大好的明天在等着你。”

    “别走!”刘昊大喊一声,伸出手,无助的看着李斯的身影一点点消散。

    “好了,收起你的眼泪,收起你的小屁孩心态。从此刻开始,你的命运将和孤交织在一起,孤会让你变得坚强,让你在这乱世之中顶天立地!”

    “乱世?曹前辈,你是在说笑吗?除了邪灵,整个世界很太平。”刘昊借着情绪想要发泄的劲和曹操顶起来。

    “太平?你是在说笑吗?邪灵乱世,世界太平吗?家族林立,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世界太平吗?镇灵庭看似强大,但表面的荣光能和暗地里的波涛汹涌相比较吗?小屁孩,你太天真了。在家族里呆久了,你的思维已经僵化了。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你被家族流放到这,未必不是好事。之前的你是温室里的花朵,经历的太少。此刻的你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不经历挫折磨难如何能在乱世中当大丈夫!”

    “曹前辈,我现在可以确定您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灵,您懂得比我还多。”

    “哈哈哈,孤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却经历了这个世界的很多事。你之前口中的老爷子可不是一般人。在他没有允许孤告诉你他的真实身份之前,孤只能对你说,你的想象有多大,他就有多大。

    你叫刘昊,孤也认识不少姓刘的人,也帮助过他们。当然,最后的结局虽然不尽人意,但好歹共事过一场,也让那个时代延长不少。

    对你,孤也是辅佐,可与他不同。这一回孤不再当枭雄,而是要当一回能臣,以此来弥补孤心中小小的遗憾。”

    “哗啦”一声,一张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制作的契约悬浮在刘昊眼前。

    “这不是奴隶契约,也不是主仆契约,而是平等契约。只要签下,孤与你将是亲密的合作伙伴。在这世上,你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一定要相信孤。”

    刘昊沉沉的呼出一口气,随即没有多想,从腰间取出符笔就要在契约上签字。

    “等等,符笔没用,你必须咬破手指,以鲜血为引,在上面签上你的名字。”曹操摇着头阻止道。

    “哦!”,刘昊咬破手指,忍着疼痛,在契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还算不错,有胆识。”曹操会心一笑,把手一翻,契约快速飞到他的掌心上。

    “咻”,银蓝色的光芒一闪,以灵魂为引的灵魂印记在契约上勾勒出一个“曹”字。

    不等刘昊再多看几眼,“呼呼”的火光燃起,契约在他们俩的见证下化为虚无。

    “不要吃惊,这是天地契约。契约既然成立了,那自然要回归天地的怀抱。”曹操解释了一下。

    “火车即将到站,你好好准备下措辞,以免到时答非所问,慌慌张张。”

    “曹前辈,我...”

    自己还有好多不解的问题要问,可曹操却凭空消失。好在破旧的符箓再度回到挂绳上,不然,自己一定会以为之前经历的是一场梦。

    “呜...”,汽笛声响起。“哐当”一声,火车停止了加速,慢悠悠的驶入了南城火车站。

    火车站的站台上,宫勇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耐心的等待着火车的驶来。

    “大人,您说李斯能完成任务吗?”一名心腹在他耳边小声问道。

    “不要多嘴!”宫勇目视前方,呵斥一声。

    “诺!”心腹没有感到害怕,反到在心里得意洋洋。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还请宫大人多多包涵呐!”一名富态的老者从远处急吼吼的赶了过来。

    “范族长,您贵人事多,可以理解。火车即将进站,让我们一同迎接凯旋而来的战士吧!”宫勇的语气不咸不淡,但有心人只要用心分析,便可以得出他一点都没有将这个范族长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