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灵尊 > 第三章 破旧的符箓
    猩红色的冷风一吹,一头红发,面色雪白,双眼阴冷,身形精壮的男子凭空出现在刘昊眼前。

    刘昊眼睛微微一缩,然后说道:“邪灵就是邪灵,生命在你们眼中就是草芥。”

    “还有力气说话吗?相对于我们,你们人类是狡诈的。在我眼前就不要伪装了,灵君就是灵君,哪怕是受伤反噬了也是灵君,只有庸才才把你当灵徒看!

    也是,小小的精英考核便能让你们死亡惨重,二十五人只活一人,你说你们镇灵庭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你叫刘昊是吧!本统领爱惜人才,只要你愿意归顺我们,我会向元帅大人举荐你的。”

    沉默片刻后,刘昊说道:“你越级了吧!在你之上可还有战将。再说小小的元帅就想招纳我,你们也太小看我了。”

    “哈哈哈...,好!贪婪是进步的动力,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刘昊,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是降还是不降?”实质般的杀气从统领身上散发而出,只要刘昊说不,死神的镰刀便会立即收割他的生命。

    刘昊没有在他的威胁下失去冷静,而是在想身上还有什么可以作为最后攻击的手段。

    “统领大人,他若不同意,就让属下去了结他!”全身焦黑,少了一只胳膊的邪灵向统领请求道。

    “好!我给你这个机会。不管他是否答应,你的考核通过了。”统领收起杀气,双臂环抱,冷冷的注视着刘昊。

    灵力恢复一点,但想要催动火莲符是不可能了。结界符能困住邪灵但能困住统领吗?“哎!希望那个在门口睡觉的老爷子没有坑我,这是一张威力巨大的符箓。”

    ..................

    “你怎么还没走啊!就算你要吃大户,也不能总盯着我们刘家啊!这都一个星期了!今天你休想领到一份饭食。我就说大少爷太善良了,像你这样的骗子世上不要太多。”

    “小六子,在嚷嚷什么呢?老爷子没走就没走,我们家又不多这一口饭。一日三餐不要少他,再有不许辱骂他,听到没有?”刚好要出门的刘昊对门童一顿训斥。

    “是,大少爷。”门童把头一低,恭恭敬敬的目送刘昊出门。

    一个月后,“嘟”的一声,刘昊亲自为躺在门口的老爷子送上一份饭食。

    “老爷子,吃吧!”

    “呵呵,刘大少,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赖在这不走吗?”老爷子睁开眼,笑眯眯问道。

    “这有什么好问的?中都富饶,人们安居乐业,个个乐善好施,您一个人吃不穷我们刘家。”

    “啷里个啷,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感谢以往一个月的招待。这枚符箓你把它收好,最好能贴身佩戴。它能在你遇到生命危机时给予救助。记住,是救助而不是帮助。”

    看着老爷子递来的破旧符箓,刘昊真想笑出声来。然而,他还是忍住笑意,伸手将符箓接了过来。

    “饭我就不吃了,山高路远,我们后会有期。”老爷子站起身来,抖了抖身上的衣服,颤颤悠悠的混入街上的人群中,慢慢消失在刘昊的视野里。

    “大少爷,我说了您可千万不要生气,我觉得他就是个老骗子!因为您的善良让他实在感到不好意思,于是就送了你一个破符作为他离开的台阶。”

    “好了!做善事难道不好吗?我又没图什么,就这样吧!”刘昊站起身,往府内走去,没过几天,就把老爷子的事给抛之脑后了。

    ..................

    从脖子上的挂带上取下破旧的符箓,双手微微有点颤抖。

    “刘昊,看你的意思是不同意了。桀桀桀,就算你想做最后的抗争,也犯不着拿一张没用的废纸来吓唬人。”尖锐的戏谑声从邪灵口中发出。

    “你怎么就知道是废纸,你看你家大人不都往后退了三步吗?”

    “嗯?什么?”邪灵顺着刘昊的话便回头一看。

    “蠢货!”统领怒喝一声,他没想到这个手下竟会如此愚蠢。

    “刘昊!你该死!”邪灵怒极,化作一道红光向刘昊扑杀而去。

    “哎!死马当活马医吧!也不知道咒语,临场发挥吧!恶灵退散,急急如律令,敕!”刘昊抬手一扬,把符箓往空中一抛。

    他的举动让统领心中一顿,全身警戒起来。邪灵更是动作一滞。

    然而,一个呼吸过后,符箓慢慢落下,终究一点反应也没有。

    “可恶,被他给耍了!”

    “桀桀桀,刘昊拿命来吧!”

    “老爷子,我可被你害惨咯!”

    就在刘昊以为要呜呼哀哉的时候,“嘤”的一声响起,耀眼的金光在车厢内闪现。

    金色的云雾在车厢的地面上翻滚,条条金色的丝线在空中随意舞动。充满肃杀气氛的车厢在这一刻变得神圣起来。

    “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是谁扰了孤的清梦!”

    霸气威严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每一个字都会让人的灵魂为之一震。

    “嗯?哪来的邪祟!”

    抬手一挥,挥出一道掌风,将愣在当场的邪灵就地斩杀。

    突然出现的神秘高人,抬手间斩杀精英邪灵,让召唤出他的刘昊和立于对面的统领同时感到震撼。

    “阁下是谁?”统领忌惮三分的问道。

    “你没资格知道。”神秘高人转身,上下打量刘昊一眼,随即说道:“是你扰了孤的清梦?”

    “不!是他!”在他的注视下,刘昊感到气血上涌,进而思维加快的他立马就做出了回答。

    “机灵的小子。”神秘高人再次转身,盯着统领看了好一会才说道:“你滚吧!”

    “你说什么?”统领怒意上头,反问一声。

    “听不懂人话吗?孤让你滚!”威压的霸气化成一击重锤,朝统领狠狠砸去。

    “嘭”,“哗啦”,统领直接被砸出车厢,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好啦!这下清净了,我们可以好好的说说话了。”神秘高人用一种不近不远的口吻说道。

    刘昊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能用一种复杂的眼神和神情回复他。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孤又不会杀你。”神秘高人读懂了刘昊的意思。

    “敢问前辈,您是人还是灵?”

    “你觉得孤是人还是灵呢?人和灵有区别吗?是人是灵重要吗?”神秘高人反问道。

    “您为什么不杀了邪灵统领?放他走等于纵虎归山。”刘昊也不按套路出牌,又抛出一问。

    “他由你杀不是更好吗?想要进步,必须亲手除去心中的阴影。不然,日后必成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