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燃烬之余 > 十 剑盾骑士
    如果这样,自创世以来,他就必多次受苦。但如今在这末世显现,他把自己献祭,以除去罪恶。

    ——希伯来书(新约之一卷) 9:26

    我在那密室的门上见到这么一行字,文字描述的是何人?

    但那都是小事。

    推开门,房间是全黑的,我走入黑色中,感到气温骤降,不自然的寒冷侵袭着我的肌肤,渐渐地把血液冻结。

    我无法再前进一步,也无法退出去,我不能动了。

    乏加说:“快离开!是脑电波冲击,那都是幻觉。”

    但已经太迟,我看见房间内有许多孩子的脸,他们像是贴纸一样贴在黑暗的墙壁上,他们有空洞的眼睛,麻木的眼神。

    他们齐声开口:“救救我们,先生。”

    那密集的脸环绕着我,我把眼睛左右转动,全都是脸。像是他们的身体融化了,唯有脸留着,被黑暗融合为一。

    融合为一。

    我说:“孩...子?孩子们?放开我,我并无恶意。”

    一个景象在我眼前一闪而过,无数血红的手。但一瞬间,红手不见了,依旧是无数的、苍白的小脸。

    我逼迫自己,使出全身的力气,却无法挪动一根手指头。我感到有冰冷的小手触碰我的掌心,攥紧了它。

    我说:“不要过来!别靠近我!”我痛苦极了,像是血管里被注入了熔岩,我最敏感的神经在遭受最残酷的折磨,我听我自己发出惨叫,叫到一半,我喘不上气。

    他们说:“先生,他们就是这么对我们的。”

    我说:“那是尤利西斯与朗基努斯做的事,我来解救你们的同胞。”

    他们说:“很久以前来的人,他们也这么说。我们的姐妹在哪儿?”

    我说:“她....她....我不知道,我只是被派来取走重要的东西...”

    我的另一只手也被抓住了,我的脑子像被插入了针管,有东西从里头抽出液体,又注入液体。这奇怪的操作令我十分恐惧。

    他们说:“我们犯了什么错?先生?为什么我们要被如此对待?”

    我说:“乏加她也被如此对待过。”

    他们说:“但乏加活着,而我们死了。”

    我问:“你们死了,那现在又是什么?”

    他们说:“我们只是我们,我们并不存在,但我们仍在这里。”

    我说:“你们只是...未消散的脑波。”

    他们说:“我们是人类罪恶的证据。”

    我僵硬的膝盖忽然弯曲,他们让我动了,乏加的呼喊又一次在我耳边响起。她说:“鱼骨先生,不要动!这是陷阱。不要勉强运动,否则你会窒息而死,就像卡戎公司的人一样!你的大脑神经已经乱了。”

    我想:“人类罪恶的证据?我不认识你们,而对你们犯罪的人早就死了。”

    乏加却活着,乏加是这罪恶的地狱唯一的幸存者,如果世界上还有天理,还有好报,就该应验在她身上。

    罪恶已被清除,我是来救人的骑士。

    你们只不过是一群嫉妒的亡灵。

    门口的铭文莫名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默念:“如果这样,自创世以来,他就必多次受苦。但如今在这末世显现,他把自己献祭,以除去罪恶。”

    我回忆起村庄最后的时刻,黑暗的房间,甜美的歌曲,不灭的生命,所有熟悉的面孔成为了怪物,却自称为拯救我的天使。

    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向鱼祈祷,向黑暗祈祷。

    这是第二次。

    乏加说:“你的手怎么了?”

    我知道我的手指在溶化,溶化成漆黑的油,但我看不见,我的眼睛也溶化了,唯有黑暗,黑暗永存。

    为了对抗光明,所以会有黑暗。

    为了终止生命,所以会有死亡。

    他们说:“你是什么?”

    我说:“我是鱼骨,鱼的残骸。”

    我喝下了黑色的油,痛苦驱散了痛苦,我能看清这黑暗了,那些脸并不是脸,而是变幻的波动。

    他们的手段失效了。

    在密室中央有一个死去的男孩,他睁着眼,剃光了头,天灵盖处有个十字伤痕,那些意念是从他这里发出来的。

    他说:“我能毁灭整个军队,却毁灭不了你。”

    我说:“你何必毁灭我?”

    我砸碎了他的头骨,所有幻象全消失了。我从他手中找到了乏加想要的东西。

    乏加问:“鱼骨先生,你没事吗?你的脑电图很乱。”

    鱼要来了。

    我举起残缺不全的手掌,将那个小元件拿起,我说:“你有办法远程读取吗?”

    乏加说:“我可以试试。”

    她指导我怎么做,我取出乏加牌耳机,小元件上有个接口,两者恰好符合。我问:“元件里究竟是什么内容?”

    乏加牌耳机说:“是我,在成为乏加之前的我。”

    我说:“你的父母?”

    乏加“嗯”了一声。

    我说:“你的朋友,你的童年,你的家,你的宠物,你的花园,你的阳光,你的世界。”

    乏加又“嗯”了一声,说:“谢谢你,鱼骨先生。你回来吧,我要见你,我会兑现我的承诺。”

    多么美妙的谢意,这已经很足够了。

    我说:“我不能,鱼已经找到了我,我必须远远地离开。”

    乏加问:“你要放弃你的奖赏?”

    我说:“我的奖赏?我已经得到了,小公主。”我想要笑,可喉咙很干。我走向一面墙壁,墙壁上溶出一个黑洞,我穿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我无法解释,或许我已经分不清事实与幻影了,或许我打开了一扇门,却以为自己穿过了墙。毕竟我几乎已是盲人。

    我到了外边,闻到了野外的气息,一边走,眼睛和断掌处一边流血,但其实那不像是血,而是黑色的汁液。我本能朝一个方向走,不管去哪儿,只要越远越好。

    远离乏加,远离拉米亚,远离....还有谁来着?

    忽然间,利刃刺穿我的腿,镣铐锁住了我的手,让我摔倒。

    很多人在喊叫,我听清他们喊的是:“发现目标!捉住他了!”

    我看见模糊的人影,都穿着黑色的铠甲,体外的第二层骨骼,像是冷漠的机械。

    是剑盾会的人。

    有人问:“他是谁?”

    另一人说:“等等,我认识他,你是奥奇德的徒弟?弥尔塞的朋友?”

    离我很近的一人问:“他是无水村的?”

    那个老熟人说:“是,长官,他叫朗基努斯。上次我路过无水村,曾见过他们。”

    错了,错了,我并不叫这名字,我叫鱼骨,我是被吃剩的残羹。

    那个长官问:“朗基努斯,你在这儿做什么?无水村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人全死了?”

    我问:“弥尔塞还好吗?”

    老熟人说:“回答长官的问题!”

    我问:“你们在这儿做什么?”

    我下巴挨了重重的一拳,若不是有人抵住我,我会滚好几个圈。

    长官说:“听着,朗基努斯,听好了,你这叛徒与滑头。我现在没空和你兜圈子。我有重要的任务。你似乎是从车库里出来的,我们已包围了车库,你车库里如果有同党,都逃不出我们的网。你如果不想他们死,你最好乖乖回答我。”

    我说:“弥尔塞他不在你们之中?”

    几年前,剑盾会的人带走了弥尔塞,因为他的武艺很出色。他一贯很了不起,因为他的出类拔萃,他逃过了那场浩劫。

    但如果弥尔塞还在,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

    他幸运地逃离了地狱,升往了天堂。

    达莉亚,达莉亚,我几乎忘了你,你现在在哪儿?你一定活的好好的,对吗?你会不会已经与弥尔塞相遇?

    长官的尖刀对准了我的咽喉,他说:“我最后问一次,发生了什么?”

    我说:“奥奇德他....发现了村子深处的秘密。”

    长官说:“什么秘密?”

    我说:“生命的秘密,永生不灭的秘密。他被那秘密逼疯了。”

    长官说:“他做了什么?”

    我说:“他释放了秘密,他变了,他看似正常,可本质已不是人类。村子里的人不断死亡,先是碎嘴先生,然后是垃圾老爷,再然后是奥莱婶婶.....我们察觉到了不对,因为村子开饭时总有人缺席。”

    剑盾会的人互相用目光询问,长官说:“告诉我,那生命的秘密是一种怎样的现象?要描述得清楚些。”

    我说:“奥奇德爵士,他能够融化成一滩活动的血肉,也能够重组为正常的人。那血肉只要沾染上别人的皮肤,哪怕只有一片指甲大小,就能把那人溶解后吞食,除非立即把染上血肉的部位切掉。”

    长官说:“然后呢?”

    我说:“他偷偷摸摸吞食了很多人,变成他们的样子,偷偷地进行更多的谋杀。但那些人....他们并没有死,绝没有死,他们都活着,他们都获得了永生。他们永远活在奥奇德先生的体内,不,这么说并不确切。”

    长官急切地说:“那就给我确切的说法。”

    我说:“他们是共生的,他们告诉我那是生命融合的状态,是最完美的境界。一人为人人,人人为一人,消除了一切争端和分歧,和睦相处,超越了亲人,所有人都是....都是自己。有时候,他们可以分裂,再度成为个体,但那些个体会竭尽所能地接触别人,与他们融合,哪怕用甜言蜜语与伪装欺骗,也要接近那些正常人。”

    老熟人说:“这资料很宝贵啊,长官。这是第一手的目击证据。”

    长官点头,问:“你是如何存活的?”

    我说:“鱼缸,我向鱼缸祈祷。我把沾染了血肉的手指切掉,放入鱼缸,让鱼吃掉它们。”

    长官:“鱼缸?是那个古老的鱼缸?”

    我说:“是的,先生,然后鱼就来了,就像现在一样。”

    我抬起头,鱼出现在面前,它与天地一样广大,将黑影作为它的海洋。它用麻木的、毫无感情的鱼眼凝视着我们。

    剑盾会的骑士们回过头,睁大了眼睛,看着那紫黑色的天,看着那无比庞大的鱼,他们比我更惊讶,更恐惧。

    为了对抗光明,所以会有黑暗。

    为了终止生命,所以会有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