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燃烬之余 > 八 绝境之困
    我唯有一个念头:带着达莉速速离开,逃到村外。

    可在村外就安全了吗?我无法保证。这雕像,这....生物本就受到阳光沐浴,它应当是不惧阳光的。

    他们在唱歌:

    “伟大的生命,伟大的阳光。

    温暖的血液,温暖的金芒,

    使得王者为众,众者为王,

    这样的状态,何等美满,

    这样的力量,何等辉煌。

    突破了苍天之界,达到了极乐边疆。

    若聆听我等歌谣,得此启迪,为何还会彷徨?

    还不快来与吾等同欢,与吾等同唱,

    使得王者为众,众者为王。”

    那歌声伴随着人们的惨叫,直钻入脑子里,像是入水的鱼般难以捕捉,难以驱赶。或许这正是逼疯帕姆的那声音。

    达莉捂住耳朵,叫道:“这声音停不下来....可恶,可恶...”

    我跑到住宅区,幸存的人们被歌声吸引,外出观望,而那洪水飞速而至,我喊道:“都快逃!”可他们反映稍慢,已经溶于洪水。达莉看着这惨剧,浑身无力,摇摇欲坠。

    我大骂了一句,忽然想起一事:在下方的密道,奥奇德也许曾想将我吞噬,可却中途放弃。他问我:“你喝了毒蛇之血?”

    毒蛇之血!若喝了毒蛇之血,洪水就无法加害我了。

    我喝下药水,把达莉举高,继续全速逃亡。刹那间,洪水没过我的脚踝,达莉悲痛地喊:“朗基努斯!不要!”可我却没事,洪水绕过了我。

    它们掀起波浪,直冲达莉而去,我挥动沾着毒血的长剑,斩中它们,触感竟犹如击中了血肉。它们的歌声戛然而止,痛苦地大叫,重又降落。可我见到它们已经抵达了电梯,奥奇德、纽特、梅泽三人一体,挡住了出口。

    村子不大,就只有几块区域,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去哪儿?毒蛇之血一旦失效,我们就将死....不,我们连死亡都办不到。

    达莉流泪道:“朗基努斯,给我喝毒蛇之血吧。”她知道毒蛇之血唯有我能服用,其他人喝下都会死,可也许这样,它们会放过达莉的尸体,让她安稳离世?

    可这办法的前景也不容乐观,奥奇德可是连死去多年的萨拉婶婶都能复活。

    我说:“已经用尽了!”

    我突然见到我的房间外留有空地,洪水竟不敢靠近那边。我迅速打开了门,冲入屋子,随后把门关紧,耳中只听见它们懊恼的呼喊。

    鱼缸中剩余的两条鱼看着我们,鱼眼张大,死气沉沉。

    达莉哭了,她紧紧抱着我,我替她擦去了汗水,我们暂时安全,可心中却全无死里逃生的喜悦。

    它们围在屋外,喊道:“融合!融合!融合!”那欢快的声音却惊心动魄,恐怖得令人心胆俱裂。

    我和达莉霎时不敢靠得太紧,分开了一段距离。

    我说:“这...屋子好像曾是化学实验室,有它们讨厌的气味儿。”

    达莉说:“你能调配更多的毒蛇之血吗?”

    我说:“我摘不到黑果,无能为力。”

    突然间,房间变黑了,黑鱼隐去了痕迹,唯有那条蓝鱼散发着微弱的生物光。

    达莉喊道:“他们....切断了电源!”

    我心知如果他们切断了排气管道,我们将陷入绝境,唯有外出一条路。可无水村的排气管极为复杂,就和蘑菇田的循坏系统一样没人能懂,但愿这些生物也搞不明白。

    我已经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于是取出存粮,挑选了一个罐头,递给达莉,达莉犹豫了一下,说了声谢谢。

    早先,我心中曾有送达莉去见弥尔塞的念头,可因为狭隘的屈辱感而中止。如果我那么做了,或许现在就不会落入如此地步。如果一顶绿帽子能换取自己的性命,那也未尝不可。

    达莉问:“你在想什么?”

    我如实说了。

    达莉居然笑了起来,她说:“你猜我当时说愿嫁给你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说:“先嫁给我,再设法与弥尔塞私奔?”

    达莉说:“真聪明,原来你早就知道?”

    我说:“你这点小算盘还瞒不过我。”

    达莉端着那个罐头,她说:“你当然比我更聪明,你还记得我喜欢吃这种蜂蜜牛肉。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吃过啦。”

    我有些不好意思,道:“这只是巧合,真的。”

    达莉靠在我身上,说:“不,不是的,我心里知道。你对我这么好,可我却一直想着背叛你。你看,正因为我抱着如此恶毒的念头,所以我受到了惩罚,得到了教训。现在,我愿意和你一起死,我对世上存在过的所有神明发誓,你是我一生唯一的挚爱,从此刻到我临死的一刻,我都不会再想其他男人。”

    我试图振作,鼓足心中残存的勇气,答道:“你不会死,我会想办法让我们逃出去。”

    达莉说:“毒蛇之血失效还有多久?”

    我说:“你问这些做什么?”

    达莉说:“如果你现在动身,够不够你杀出条血路,逃到村外?”

    我愣了愣,只想着给她些安慰,不情愿地答道:“如果....如果绕过奥奇德,足够了。”我其实能够隐形,却不能带着她一块儿。

    它们仍在门外,仍在引吭高歌:

    “若聆听我等歌谣,得此启迪,为何还会彷徨?

    还不快来与吾等同欢,与吾等同唱,

    使得王者为众,众者为王。”

    奥奇德说:“我的孩子,你们到底在想什么?我说了会让你们结婚,我说了会让你们幸福,只要你们出来,这一切就能实现。不仅仅是无水村,我会拯救这个世界,让全世界的人类都成为我的一部分,我是太阳王,我是生命之光,我是这世界最完美的形态,我是古往今来每个统治者与科学家梦寐以求的造物。”

    萨拉说:“达莉,达莉?你在里面吗?我的好女儿,我的小乖乖,你为什么连我都怕?我不在的这些年,你不是一直在我的遗体前悄悄地乞求我能复活,再一次拥抱你吗?现在,你的愿望实现了,可你为什么要躲避?你的排斥是愚蠢的,你以为我是异类?不,在我这里,不存在任何异类。”

    他们无法进来,就喋喋不休,说出这些令人悚惧,令人抓狂的话。

    我见达莉抖得愈发厉害,用手掩住她而耳朵,达莉再度与我相拥,这令她稍稍平静了些。她不再说话了,与我相护依偎,我看着她渐渐入睡。

    我不敢睡着,保持着清醒,过了一个小时,突然,排气管的声音停了。

    他们找到了关闭阀门的手段,很可能那排气管的开关就在密道里,这么一来,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已破灭。

    不一会儿,房间变得闷热,达莉睁开眼看我,那眼神却充满安宁,我告诉她会有出路的,一定会有出路的,她只是微笑。

    她说:“他们的话,我一直能听到,那不是从外面传来的,而是留在我脑子里,你呢?你能听到吗?”

    我说:“别去想,你越去想,那声音就越挥之不去。”

    达莉笑道:“那你是幸运的,因为那声音无法入侵你的大脑,你的灵魂。你无法体会我的感受,我觉得他们不仅想夺走我的身躯,更已经在提前占据我的脑海了。我甚至觉得....觉得变成他们那样,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我喊道:“你不能相信他们说的鬼话!一个字都....”

    达莉站起身,突然间,我看见她手里拿着我最后一瓶毒蛇之血,她往嘴里倒去,我立刻捏住她的嘴,可已经有少许被她咽下。我感到每一根神经都痛苦地揪紧了,我掐住她的喉咙,想逼迫她吐出毒药,可已经不及,这毒药见效飞快,连恶魔都能在瞬间麻痹,坠向死亡。

    达莉与我相拥,与我亲吻,她说:“走吧,别管我了,我祝你...祝你能长命百岁,找到...能给你幸福的...女孩子。”

    我感到脸上湿漉漉的,心脏似被绞肉机折磨,可我在下一刻已经行动,我掌击她的腹部,达莉呕出了少许药水,可她的脸已然发青,呼吸几乎停止了。

    我能看得明白,即使在黑暗中,我也看得清清楚楚,剧痛之下,她开始抽搐,这剧毒非常人所能承受,她死的时候会受尽煎熬,就像致死的慢性疾病浓缩在短短几分钟内,连痛苦也一股脑发作。

    我还有...还有几分钟。

    可达莉亚快死了,我救不了她,我....

    奥奇德他们一刻不停地唱着吵着,与百年前那些传说中的广场舞妇女一样恐怖,他们不知道达莉将死,仍用洗脑般地歌声劝说着她。

    我几乎想把达莉交给他们,让他们救活她。也许他们说得对,也许活着总好过死亡。

    蓦然间,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鱼缸吸引。

    如果无水村中有什么东西能与那雕像一样古老,或许只有这鱼缸了。

    鱼喜欢吃黑果,黑果是酿造毒蛇之血的原料,而达莉亚正因毒蛇之血而死。

    黑鱼游出,复又隐没,那条蓝鱼静止着,像看戏般看着我们。

    屋子里的黑暗并非是它们切断了电源,而是鱼缸....鱼缸散发出了黑暗。

    屋外的它们也并非忌惮屋内的药物气味儿,而是忌惮鱼缸。

    唯有黑暗能对抗光明,唯有死亡能对抗生命,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我为何起初没有想到?

    可正常人怎会想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