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二十六章 皂荚神树5
    涂宰辅忽然用手拍拍脑袋,似乎有点不舒服,然后慢腾腾说:“看来真是老了,最近经常头痛头昏。”

    我爸妈没说话看着他,他继续回答说:“刚才大家在这里闹腾,我特地来树下焚香烧纸,希望皂荚神树不会怪罪。”

    关于皂荚树神,这都是涂宰辅个人的想法,我爸妈不好多说什么,随后我爸留下一句话离开:“涂老近来身体不好就不要再熬夜,我们也该回去了,你烧完纸也回家睡觉吧。”

    我爸说完就走了,我妈拉着我跟上,三道身影逐渐消失在黑夜里。

    我肩膀上的青毛兽早已经不见了,但是它给我的提示,似乎已经指明了什么。

    等我们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一直没有睡着,熬到天亮,我直接出了家门,赶往茅屋湾。

    等走到那棵古皂荚树下,我抬头看了看那处出人命的树丫,总感觉那周遭的气氛已经不正常,而且我看地上的痕迹,在那堆冥币燃烧剩下的灰烬上,有一个很大的脚印,看样子是有个体型很大的人在我之前来过这里。

    会是谁?我心里冒出疑问,眼睛四处看,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咳咳……”突然我听到不远处一栋房屋里传来老人的咳嗽,紧跟着有摔东西的声音,好像是在摔碗碟什么的。

    我记得那里就是涂宰辅家,他家是青砖瓦房,有个院子,不过独立在茅屋湾的一角,他身为村支书的儿子自己有一大家子,已经与他分了家,搬到镇政府所在的街上去住了,而他老伴去年过世,现在他是独自生活。

    我悄悄走过去,院子门是开着的,估计涂宰辅早上出来过,从门边往里面看,我发现涂宰辅站在大厅里的饭桌前,拿起一个碟子又是猛力往地上砸,瞬间摔得粉碎,嘴里还在骂骂咧咧:“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你不是说那样做就能改命吗?”

    他面前根本没有人,但说得有模有样,我还以为他脑子出问题了,直到他猛然转身,对着门口大喊:“是谁在哪里?”

    可能是我的心理活动太激烈,被他感知到我的存在,于是我大大方方走进院子说话:“涂爷爷,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涂宰辅一愣,老脸慢慢阴沉下来:“你都听到了?”

    他在之前应该也自言自语了很多话,我只听到最后一句话,但我还是装作全听到了:“是的,从头到尾,我都听到了。”

    涂宰辅的老脸愈发阴沉还夹杂着痛苦:“这不能怪我,我其实不想杀人,可是,可是谁让那个女人刚好出现在我家院子里。”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话的意思,应该是涂宰辅承认是自己杀了挂在皂荚树上的那个女人。

    “涂爷爷,昨天夜里皂荚树上发现的女人,果然是你杀的!”

    涂宰辅一步步走过来,顺手拿起靠在墙壁上的一个钉耙:“既然被你知道了,那就不能留你了,小凡,你是个好孩子,涂爷爷真希望你没有知道真相。”

    危险来临,我的一只手靠向后背,那块最小的青毛兽出现在手里,当我拿出这块长青苔的石头,涂宰辅露出意外的神色,随即阴测测笑道:“你还有武器,不过没有用的,我的钉耙一下就能把你的小脑袋敲开。”

    我还没有用青毛兽攻击,耐着性子问:“你为什么要杀人?那个女人是谁?我好像没有在附近见过她。”

    涂宰辅怔怔看着我,然后答:“说来也奇怪,跟你这样一个小屁孩说话,我竟然觉得很有味道,你给我的感觉,不太像一个小孩。”

    我:“你还没有回答我。”

    他笑了,忽然又面露痛苦,扶着头露出头痛的样子,随后恶狠狠道:“你站到院子角落去我才告诉你。”

    他这是怕我跑了,我为了知道真相,也配合他走到院子墙角,涂宰辅立刻拿着钉耙将我堵在角落:“告诉你也行,是前几天树神给我托梦,只要找个人杀了挂在树梢上,我就可以改命,至少还能多活二十年,至于那个女的,我不认识,昨天我在家里为杀人犹豫不决时,那个女人走进院子问路,我一时兴起,趁她不备用被子捂死了她。”

    终于真相大白了,原来是因为这样荒谬的原因,我有些可悲地看着涂宰辅:“涂爷爷,你怕是老糊涂了,什么树神托梦,真没想到你会相信这样无稽之谈的事。”

    涂宰辅突然头痛得更加厉害了,用力拍了几下脑袋才好受一点:“不废话了,你已经什么都知道,涂爷爷也只能连你也杀了,如果再把你的尸体挂在树上,兴许我还能再增加几年寿命。”但貌似他刚才自言自语发脾气,是因为他所谓的树神并没有改变他的命运。

    “涂爷爷,你就不怕今天不仅杀不了我,等我逃了又把事情真相告诉派出所里那个胖警察?”我抬起手里长着青苔的石头。

    涂宰辅双手捂紧钉耙,摆出对我说最后一句话的样子:“小凡,你跑得了吗?就算跑了,你一个小屁孩说的话,谁信?”

    这倒是个问题,我在心态上一直把自己当大人,但如果真去派出所说涂宰辅是杀人犯,恐怕真没有人信,而且我也没有其它证据。

    涂宰辅见我无话可说,老脸露出一丝得意,刚才的头痛好像也已经消退:“小凡,现在后悔了吗?只要杀了你,我不会再让人知道那个女人是我杀的。”

    他说着扬起钉耙,我说实话有点小紧张,毕竟在身高上我处于劣势,但我刚想着主动用青毛兽发动攻击,院子外面忽然响起让我觉得有点熟悉的男人声音:“涂老,你的愿望要落空了,还有我知道你杀了人。”

    我和涂宰辅都是一惊,看向院子门口,一个胖警察从旁边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瘦瘦的年轻警察。

    我顿时大喜,记起在古皂荚树下看到的大脚印,应该就是他留下的,看来这个派出所里的胖警察很靠谱,一大早就来命案现场勘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