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二十四章 皂荚神树3
    我姑爷立刻就怂了,对灵芝的贪念只能压制下去。

    现场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知道皂荚树上长了七棵灵芝,不过涂宰辅当场发话,谁要敢动树上的灵芝,谁就没有好果子吃。

    最后大家看够了热闹各自散了,我妈带着我们兄弟俩回了家,结果当天夜里就有人对树上的灵芝动手了。

    这件事在我以前就听说过,主角竟然是我那位脾气暴躁的四叔,现在的他已经结了婚,有一个五岁的女儿,不过最近他老婆又要生了,他一直在为钱着急。

    黑灯瞎火里,白天听说皂荚树上长灵芝的他偷偷摸到了树下,目的自然是想偷皂荚树上的灵芝卖钱,就算不卖留着自己吃也是不错的,他口袋里有一个手电筒,打开后咬在嘴里,接着这点灯光他利索爬上了皂荚树。

    眼下已经到了半夜,茅屋湾里的众人都睡了,我四叔动手之前仔细侦察过,附近没有人埋伏,说实话也没有人愿意大半夜守在这里,毕竟树上的灵芝又不是自家的。

    他攀着树枝,一步步往上,快要接近长有灵芝的枝干时,他忽然觉得有谁在下面拉自己,不是很用力,但感觉的确有股力在拉他,一心想着速战速决的四叔也只能暂时停下,踩在上面的枝干上站稳,他取下嘴里的手电筒,往下一照,一片朦胧的光芒里有一个长发飘飘的人头卡在树丫上,他顿时吓惨了,这明明是有个女人在树丫上被吊死了。

    心惊肉跳之下,他脚下一滑,直接从树上掉了下来,虽然不是头先着地,但还是在地面碰到一块石头,碰了个头破血流。

    他刚才那声惨叫也是吓人,响彻在漆黑的夜里,惊动了附近的人家,涂宰辅就住在离皂荚树不远的地方,这时候已经叫来其他邻居,拿着棍棒包围了四叔。

    他们也没有看清楚是我四叔,先是给了他一顿毒打,直到我四叔不断喊停,说上面有人他们才停下。

    涂宰辅骂骂咧咧,说我四叔原来还有同伙,当他用自己的手电筒照亮上面的枝叶,一个吊在树丫上的女人清楚映入他们的眼帘,涂宰辅还有其他几位村民吓得一阵骚动,特别是涂宰辅,老脸都变形了,赶紧拿开手电筒不敢看。

    “好啊,夏远季,你敢杀人,这是要杀头的,你不怕?”涂宰辅这时的脸已经无比阴沉。

    我四叔急忙辩解:“我没有,人不是我杀的,我都不认识她!”

    涂宰辅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种情况只能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很快警察来了,而且附近娘村民得到消息,即便是半夜也起床赶过来看热闹,我家都睡下了,大姑夏桂圆急急忙忙来我家敲门,说明缘由后,我爸妈一起赶往皂荚树下,我和哥哥被嘱咐留在家里睡觉,同去的还有我大伯与大伯母。

    我和哥哥睡在一起,但是根本睡不着,看着身边很快又熟睡的哥哥,我悄悄下了床,出了家门。

    因为终于出命案了,说明我完成任务的时候到了,所以我自然不能缺席。

    我一个小孩子很快跑到了茅屋湾,但我还不敢靠近过去,躲在人群外围的石头后面看,现在起码有三四十位村民,有人还在一旁点燃火堆,显得很热闹的样子,由于有警察在场,女尸已经从树上取下,放在地上,不断有人上前辨认,可没有一个人能认出来。

    我隔得有点远看不清,索性也钻进人群里,只要不出现在我爸妈身边,他们应该发现不了我。

    当我盯着地上头发散乱,面色乌黑的女尸,顿时明白为何没人能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