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二十一章 邻居家的离婚事件5
    这东西对我的吸引力有多强可想而知,关键时刻能用来帮大忙,而且我认为这种精华值奖励是万能的,虽然少,但是效果实在有用。

    接下来,我的注意力就在班主任提到的表扬上,心里开始幻想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我被校长老师邀请上台,讲述我如何抓住凶手,然后有成绩优秀的学生代表上台给我戴大红花,甚至还给我家发了几百元的政府奖励。

    当天下午,也的确举办了一个这样的表彰大会,也有一个漂亮的女生上台给我佩戴大红花,但想象中的几百元钱是没有的,我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描述了一下自己如何用石头砸得凶手头破血流,最后丧失抵抗能力,很多学生听后满脸热血,特别是一些男孩子,能通过暴力制服犯罪分子,他们觉得特别英勇。

    晚上回到家,妈妈看到戴着大红花的我笑得合不拢嘴,说晚上要做红烧肉庆祝一下。

    等候丰盛晚饭的时间里,我和哥哥一起在门口玩,大家都在玩一种叫“打方片”的游戏,也有些地方叫“打包”,就是用撕下来的课本纸张折成的一个四四方方的方块,大家互相用自己的纸方块拍对方的纸方块,如果能把对方的拍翻过来,就可以将对方的纸方块赢为己有,我们家由于开杂货店,有很多空出来的烟盒,我和哥哥就用烟盒折纸方块,别看烟盒纸方块比较薄,但是很硬,拍在地上的威力很强,我们用这种纸方块赢了很多小伙伴的纸方块,到后来都没有多少人愿意和我们玩。

    然而最近对门小莉和小虎姐弟俩又和我们玩了起来,因为他们找到了克制我们手上纸方块的办法,他们在自己的纸方块里加入很硬的砂纸,甚至还有在里面加入铁片的,使得我和哥哥输了不少纸方块给他们。

    今天他们又来了,小虎两个口袋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纸方块,和他姐姐一起又来找我们兄弟俩挑战,不过我哥早有准备,跑回家拿出一个菜碗大小,比手掌还厚的巨型纸方块,吓得他们姐弟俩都不知说什么好。

    “怎么样,我手里这个可是纸方块中的核武器,你们要是能赢走算你们厉害!”哥哥故意挑衅他们。

    小虎不敢拿主意,看他姐姐小莉,小莉跟我哥的岁数差不多,认真思考了一下,说:“玩就玩,大有大的优点,小有小的好处,我们手上的小方块也不是好对付的。”

    说着,我们兄弟俩就和他们姐弟俩对上了,我和小虎打,哥哥和小虎的姐姐打,我们在我家门口的一片平坦地带放好自己的纸方块,然后就开始用力拍,第一下,我哥的大方块直接将小莉手上一个塞有三层砂纸的厚方块打翻过去,赢了第一局,我和小虎则是不分胜负,我们手上的纸方块威力都差不多,威力好的纸方块都在哥哥姐姐手上,弟弟妹妹通常都是用哥哥姐姐剩下的,穿哥哥姐姐剩下的。

    突然,我们四个还没有玩得进入状态,旁边一声惨烈的响声把我们都惊到,声音来自于我家隔壁。

    “看,志刚叔又和媛阿姨吵架了吧?”小莉眼神复杂地看向志刚叔家的房子,自从她爸爸意外死在生石灰里,她还有她弟弟小虎都是变了许多,至少看起来比同龄孩子要早熟忧郁一些。

    哥哥却听着觉得不对劲,说:“打架能这样打吗?刚才志刚叔家里是什么摔在地上,那么响?”

    小虎:“好像一块猪肉摔在地上的声音!”

    我心里顿时担忧起来,小虎说的对,但肯定不是猪肉,应该是志刚叔把媛阿姨狠狠摔在了地上,要知道志刚叔家是水泥地面,人要是那样摔在地上,只怕不妙。

    “不行,快去叫大人,媛阿姨有危险!”我说出自己的建议,哥哥和小莉也终于想到是媛阿姨被摔在地上,吓得各自跑回家喊自家大人。

    等我妈和小莉她妈一起走进志刚叔家里,我们这些小孩才敢跟在后面进去看个究竟。

    当我们四个小孩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是觉得身体发寒,太吓人了,媛阿姨趴在地上,头发散乱,旁边还有血。

    我妈严厉制止志刚叔:“志刚,你疯了,我们晚来一点你非得把媛子打死不成!”

    “就是,志刚你真要是把媛子打出事,以后有你后悔的!”小虎他妈妈也是极其严厉地说道。

    地上的媛阿姨微微抬头,说:“不,不会让他有机会后悔,离婚,离婚,我要和他离婚!”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大。

    志刚叔闻言又要去打她,我妈和小虎他妈立刻上去拉住他,志刚叔还不忘踹了她一脚,嘴里骂道:“你这个臭婆娘,还想跟我离婚,就你这样懒惰成性,家务活一点也干不好的女人离婚了还有谁要!”

    媛阿姨恶狠狠看向他,心里有股被压抑的怒气,有什么话想说出口,但奇怪地被压制下去,最后她不再和志刚叔争吵,起身离开,回了自己娘家,好在她娘家离这里也不远,走路二十几分钟就能到。

    后来我就再没有见过媛阿姨,一次放学回来,从我爸妈嘴里得知媛阿姨已经和志刚叔离婚了,他们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大的是儿子,自愿选择跟着媛阿姨生活,小的女儿自愿选择跟爸爸生活。

    好在他们两个孩子的年纪也不小,大儿子夏军民读到初中毕业,小女儿夏青也正在读初中,各自心理上并没有造成多大伤害,后来听说军民哥跟着他妈妈在外面打工,青姐姐由于她爸在政府食堂里当厨师,日子一直过得挺安稳挺富足,后来读了高中,读了大学,甚至还考上了医学博士,在武汉大学深造。

    我小时候还时常听到志刚叔离婚后在众人面前数落媛阿姨的不是,说她不顾家,不会照顾小孩,军民哥跟着她以后没有好日子过,后来通过军民哥和青姐姐状况的对比,的确是选择跟着志刚叔的青姐姐被照顾得,被培养得更好。

    自此我还有很多人对媛阿姨的印象就差了几分,可后面我长大了,又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而且还得到了证实,原来不会过日子的媛阿姨决意要和在政府部门有稳定工作的志刚叔离婚,是因为他暗地里和乡唔湾那个勾连八方的沈芹也有一腿,当时知道这个真相的我三观都震碎了,志刚叔苦心在众人面前塑造出来的顾家好男人形象彻底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