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二十章 邻居家的离婚事件4
    我正在这样想着,脑袋里的光幕上出现一行字:四块浸泡在水中的石头,吸收围观者意念,凝聚成青毛兽,已成你的私人物品。

    青毛兽?私人物品?我起先有点蒙圈,再看那段文字,慢慢就有所明白了,这个意思应该是说当年四块石头浸泡在河水里,不断有人围观,也误将它们看成是什么青毛动物,长此以往,石头大量吸收围观者的这种意念,真就变成了青毛动物,当然也只有脑袋里存在诡秘进度条的我才能真正接触到它们。

    我记忆里,人的意识好像也属于一种能量,如果它们汇聚在一起形成青毛兽好像也说得过去,当然这有没有科学道理我就不知道了。

    既然如此,我拿着这块青色石头就去追赶凶手,沿着乡下的土路奔跑,刚跑上学校旁边的一个土坡,从高处往下看,正好在一片树林里有一男一女两道身影鬼鬼祟祟走出来,其中女的身影我有印象,就是早上去我家买东西的那个女人,而他们出来的树林后面,就是乡唔湾。

    难道他们是凶手?我还不能确认,但手里的小石头却跳动了一下,我惊讶道:“小东西,你是说他们就是凶手?”

    浑身是青苔的它果断跳动了一下,我更加惊讶了,到现在也才真确感觉到它是一个活物,甚至还是有智慧的活物。

    既然青毛兽指出了他们就是凶手,我果断往下跑,制服凶手要紧。

    往下去的路是个陡坡,我猛冲下去,把下面的两人吓住,那个女人身边男人长得还有些模样,年龄估计在二十七八岁,他看到我,见是个小孩子,没有怎么在意,但女人却拉住他说:“这个小孩认识我,早上我还在他家里买过东西。”

    男人的脸色瞬间变了,我认识他们,一会儿再遇上警察就可能把他们的行踪透露出去。

    他立刻冲过来要抓住我,这陡坡旁边还是一片树林,如果把我拖进树林里灭口非常方便,糟糕的是警察们好像搞错了追捕方向,我听到警笛声正在远去。

    “小孩子,我手里有糖,你吃不吃?”他露出一个假笑。

    我稍稍退后,指着他问:“你就是杀人凶手吧,那个死在水塘里的男人与你有关?”

    他愣了一下:“你这个小孩子,说话怎么像个大人,不错,就是我把他推下池塘淹死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也没有等我回答,直接伸出双手掐过来,我更加不客气,顺手就抛出手里长青苔的石头,我也没有多想,甚至石头还被我抛偏了,眼看着就要从那个男人耳边飞过去,但神奇的是,石头自己偏移了位置,跟着正中那个男人的脸。

    他瞬间倒地,长着青苔的石头砸得他鼻血狂奔,那个女人诧异地看了看我还有那块石头,然后快速作出一个决定:“潘彰,我不跟你出走了,你好自为之!”

    地上叫潘彰的男人急忙大声道:“你就这样对我?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

    女人犹豫了一下,可紧跟着就坚定道:“人是你杀的,我可没有让你杀人!”说完就跑了。

    我没有去追她,因为凶手是潘彰,潘彰还想爬起来,突然那块石头自己动了,我看到青苔间伸出四只小脚一样的肢体,乌溜溜,细长细长,急速移动,撞击在潘彰的脑门上,一声闷响间我都担心青毛兽会把他的脑袋砸得稀巴烂,好在并没有,只是又砸开一个口子,潘彰有点迷糊的样子。

    他显然觉得生无可恋了,嘴里念叨着:“沈芹,你好狠的心。”

    沈芹应该就是那个女人的名字,我再去看她时,她已经跑远了,看样子是回到了乡唔湾自己家里,毕竟对她来说,她没有杀人。

    潘彰这时又想挣扎站起来,我捡起那块长着青苔的石头,在手里掂了掂,他见状又躺了下去。

    其实他已经很虚弱了,因为流了很多血,如果再被我手里的石头砸一下,他肯定清楚不好受,也没有办法抵抗我。

    最后一直等到警察发现追错方向,火急火燎调头赶到这里才发现凶手已经被我制服,原本他们还担心因为刚才的蠢操作让凶手逃脱了。

    因为凶手是被我用暴力制服的,警车里下来的几名警察知道后很是惊讶,很难想象我一个小孩子是怎么把潘彰这样的大人打趴下的,直到潘彰亲口确认他们才相信。

    后来我被他们带回去做笔录,路上戴着手铐的潘彰吐露了心声,说出了杀人的前因后果,原来沈芹已经结了婚,男人在外面打工,潘彰意外认识了她,觉得很心动,两人眉来眼去一段时间顺利搞在了一起,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的事情后来被人知道了,甚至传到了沈芹老公的耳朵里,可最后让我们这些听众大跌眼镜的是,沈芹自家的老公还没有跑回来找沈芹和潘彰的麻烦,他老公的一个表弟却气愤跑来找他们俩,潘彰也是糊涂啊,把沈芹老公的表弟约到山上决斗,就在发现尸体的水塘边,结果潘彰失手把那人推下了池塘,他本来可以救他,但是想到原来沈芹和自家老公的表弟也有一腿,他恼怒之下就没有管那人,任凭他活活淹死。

    我就坐在潘彰身边,感觉他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坐在前面的警察领队是个胖子,应该也结了婚,对潘彰这种经历很是有感触,说:“老弟,我们调查过,你也是有老婆的人,现在为了别人的老婆杀人,你说自己冤不冤?”

    我现在只能装成一个小孩静静听他们谈话,一直到去了派出所,做完笔录,我都没有和潘彰交流过,他后来据说被判了二十几年,虽然不是死刑,但一辈子就这样毁了。

    我被警察用车子送回了学校,班主任占老师本来对我无故旷课很是不满,但听完警察的解释就没话说了,甚至还表示要请校长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表扬我。

    坐回教室听课的我想起自己又完成一个诡秘任务,注意力回到脑袋里的进度条上,上面的进度已经又涨了一点,变成28%,那块最小的青石兽也回到了仓库之中。对我来说这是正常事情,我没有太大反应,可紧跟着我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因为我发现光幕上显示我再次获得五点诡秘精华值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