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十九章 邻居家的离婚事件3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跑来几个妇女,为首的是我大伯母,她还没靠近就喊道:“不要捞了,不要捞了,媛子她人找到了!”

    “怎么回事,媛子去哪里了?”志刚叔迎上去问。

    大伯母笑着叹气说:“虚惊一场,媛子从这里去了隔壁村,在一个朋友家喝茶去了,才回来。”

    志刚叔又气又喜,因为她搞得大家劳师动众,这下子不请大家吃顿饭都说不过去。

    更重要的是,现在媛子是没有跳塘,但这个从水塘里发现的男人又是谁?

    我大伯母说完话才知道真从水塘里捞了个人上来,看了一眼吓得远远避开:“怎么回事,这个人是谁,有认识的吗?”

    大家都表示不认识,最后志刚叔说报警吧,这种事只有让警察来处理。

    我们这个小镇有一个派出所,离这里也不是很远,大伯母看不得这样的死人,先一步离开,也负责去叫警察来,没多久警察就来了。

    由于是人命案,派出所里的大部分警察都到了,有人负责盘问,有人在水塘边寻找线索,本来可能会有一点线索留下,但是刚才这么多人在边上打捞,沿着水塘边来来回回折腾,有线索应该也毁掉了。

    最后果然如此,没有办法的警察只能先把尸体运走,等有线索再说,领队的警察说会先排查一下附近的失踪人口,这也是眼下比较可行的办法。

    我们也跟着散了,回到家,我爸一身酒气回来,好在没有喝醉。

    我妈也顾不上跟他生气,讲了今天关于媛阿姨的事,他听后愣了一下,说:“一点线索都没发现吗?”

    “没有呢,我和弟弟都在现场,警察说要去寻找最近失踪的人口。”我哥抢着回答。

    我爸若有所思,说有点大海捞针的感觉,这之后,我妈才跟他计较起他打牌的事,两个人一顿争吵也差点打起来。

    我和我哥这时候都是瑟瑟发抖,只能等他们自己吵完,或者等来街坊邻居劝架。

    最后大概是他们自己吵累了,各自洗洗睡了,第二天,一切照旧,日子就是这样过的。

    不过未来几天的气氛一直有点紧张,因为出了人命案子,派出所的民警在四处寻访,我们一家人在吃早饭的时候,就有警察进来,告诫我们如果有相关人员失踪的消息,一定要尽快告诉他们。

    我爸端着饭碗满口答应,正在这时候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进来买东西,当看到警察的背影,竟然吓得连退两步,然后又恢复正常,走进来说要买些香烛去庙里拜菩萨。

    这个女人有些姿色,至少在乡下属于那种很受男人青睐的类型,我妈给她拿了货物:“你好像有些眼熟,是哪个湾的?”

    她略显憔悴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来:“我是乡唔湾的儿媳妇,平时来这里比较少。”

    提到乡唔湾,我们都懂了,那是一个在我们学校附近的湾子,距离我家这里有点距离,所以自然很少看到她。

    我妈点点头,付账的时候她又跟我妈讲价,本来我妈卖的东西就不贵,但看在她应该是初次来购物的份上,又给了她优惠。

    等她走了,我爸说这个女人有点狐媚,如果她男人看不住可能会出问题。

    我妈气得狠狠瞪了他一眼:“夏远叔,你能不能看到点好的?人家狐不狐媚关你什么事?”

    我爸说事实如此,自己又没有乱说,然后催促我们哥俩赶紧去上学,因为他发现我们在边上听得很感兴趣。

    我们走后,我估计他们还会在家里争吵,因为已经没有钱进货,只能想办法东拼西凑借钱来补充货源。

    到了学校,还没有到上课时间,大家都在操场玩,眼下的学校也还比较简陋,操场面积不大,除开正面的大门,其余三面都是被砖瓦房围绕,左右两面都是教室,与大门相对的是老师的办公室,有两棵很大的落叶松一左一右分列在老师办公室门口。

    这个时代还有无法上学的孩子,所以学校里的学生也不多,不算学前班,往上也只有五个年级,六年级都统一安排在一所初中学校里,这一块地方好几个村里的六年级学生都集中在那里。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还是因为穷,许多学生不等读到六年级就辍学了,所以越往上读学生就越少,到了六年级,我们村里的六年级学生还凑不齐一个班。

    突然响起警笛声,一辆警车经过我们学校门口,我估计是警察们找到了破案线索,而且竟然还有不少居民被警察发动,在村干部的带领下匆匆忙忙跟在警车后面。

    我知道事情闹大了,恐怕涉案人就在附近,不过我现在连小学生都不算,又要上课,好像帮不上什么忙。

    铛铛铛,这时有老师去敲响了那块生锈的中空圆铁环,表示上课时间到了,大家都往教室里跑。

    我也是如此,可刚迈步,我脑袋里响起了警报声,诡秘进度条上的进度又涨进了一点,变成27%,同时又有新的诡秘任务出现:凶杀案的凶手出现在学校附近,警察围追堵截,却还是让他跑了,去拦截他,制服他,否则他将会永远逃之夭夭,无处可寻。

    我看清这段文字描述,知道这个诡秘进度条指示的内容肯定是对的,既然他一旦从警察手里逃脱就会永远无处可寻,那我肯定要介入了,不能让凶手就这样跑了。

    我马上一个人向学校大门口跑去,幸好没有老师看到,出了大门,我四处巡视,不知该往那边跑,如果与凶手背道而驰,不就意味着让他逃脱了吗?

    当我这样犹豫时,感觉到诡秘进度条所在的光幕上出现异动,一块长着青苔的石头突兀出现在我左边位置,这块石头正是进入仓库里的四块石头之一,不过是里面最小的一块。

    我走过去捡起这块巴掌大小的石头,上面的青苔还沾着水,可见储藏在仓库里的时候四块石头周围真的是有水的。

    “你是说凶手在这个方向吗?”我掂了掂这块石头,一个人自言自语,当然这块石头肯定不会说话了,然而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它竟然自己跳动了一下,好像个活物一般。

    我差点没惊叫出声,明白它这是赞同我话的意思,又想起当年在河里看到它们时,它们就像是四只浑身长着长长青毛的动物,难不成它们还真是什么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