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十七章 邻居家的离婚事件1
    我跟我哥说今天和同学去他家吃午饭,本来以为是很顺利的事,但我哥却直接拒绝了:“不行小凡,妈说了我必须带着你回去,否则要打得我屁股开花。”

    我傻眼了,看涂顺明,他在我哥这样的高年级学生面前有些畏惧,只能顺从着同意:“好的,下次再一起去我家吃午饭,夏小凡,我先走了……”说完就走,一刻不敢多留。

    我现在的心智也不是小孩子,其实不太想和涂顺明玩这类过家家似的游戏,所以他走了就走了吧,我跟着我哥,一起离开学校。

    等顺利回家,我妈正在做饭,我和我哥在厨房外面看电视,家里有台黑白电视机,时常讯号不好,放的是86版西游记,这是我童年重复看过最多的电视剧。

    但放着放着,刚到孙猴子要跳出五指山的时候画面就模糊了,我哥用力拍电视机,清楚了一点,紧跟着又模糊了,我哥又用力拍,又清楚了,但几秒钟后又模糊了,这样来来回回,啪啪响,终于把我妈惊动了,她从厨房走出来,手里拿着炒菜的铲子,一脸严肃盯着我哥:“夏攀,非要把电视机拍坏你才满意吗?”

    我哥还不服气,说电视机又不是豆腐做的,拍几下怎么可能坏,直到我妈扬起手里的铲子,他才不敢顶嘴了。

    驯服了我哥后,我妈又回去厨房,但她刚走进去,突然传来一声乒乓响,好像是个罐子摔碎了,她以为是我哥赌气摔的,忍住怒气回头,但发现我和我哥都好好站在电视机前。

    我们三人都不由得向隔壁邻居家看,随之又是嗙的一声响,好像是脸盆之类的东西被用力摔在地上,跟着又有男女对骂的声音传过来,一个比一个骂得难听,女的跟男的一样骂人。

    “别听了,隔壁你们媛阿姨又和她男人吵架了。”我妈习以为常,隔壁那家人和我们也算是亲戚,基本上五天一小吵,十天一大吵。

    我和我哥相互看了一眼,但他反而跑出门,想看看他们是怎样吵架的,然而刚跑出去又跑了回来,对我们小声说:“来了来了。”

    我们都没有懂他的意思,直到隔壁媛阿姨哭哭啼啼着走进我家大门,她的头发有些散乱,衣服也被撕破,脸上还有淤青。

    我妈见状迎上去:“哎呀,志刚也真不像话,怎么能打女人。”

    媛阿姨抹着眼泪,怨气十足:“他就是畜生,我当初是瞎了眼才会同意嫁给他。”

    由于我们小孩子在场,她们两人进到厨房说话,我妈继续炒菜,她帮忙烧火,期间我听到她说想离婚,可是她已经做了绝育手术,当初还是在她男人和村干部的怂恿下她才做的绝育手术,一开始她是死活不同意的。

    我妈:“既然已经做了绝育,更不能离婚了,你想就算你改嫁,不能生孩子,新找的男人能乐意吗?”

    我偷偷往厨房里看,坐在灶口冒出头的她哭丧着脸说:“我不管了,反正我和他过不下去了,大不了我去跳塘,一死百了。”

    我妈只当她说的是气话,宽慰她:“可不要这样说,过日子总是有不如意,我和我家那口子,不也有吵架的时候。”

    谈到我爸,媛阿姨若有所思问:“对了,怎么不见远叔?”

    我妈气跟着就上来了:“他啊,又跑去打牌了,总是输的多,店里都快没有钱进货了。”

    媛阿姨作为邻居对我爸算是了解的,有些同情的对我妈说:“你也是不容易,要不咱俩过吧,把他们男人都踹开,省得惹我们烦心。”

    我妈噗嗤一声笑了:“你省省吧,让你家男人知道,还不把你的腿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