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十四章 不应该存在的学生2
    由于我一心想着新出现的诡秘任务,快退休的余老师讲了些什么我没用心听,也不用听,等到下了课我坐在座位上,四处看班级里的同学,虽然我上一世见过他们,但具体到哪个是多出来的学生,我不可能还记得。

    “夏小凡,你在看什么?”忽然一个稚嫩的男孩子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看过去,是我的第一个同桌,进教室后我们就认识了,这个人我至今还记得,叫涂顺明,当年第一天上学,到了中午放学回家时发生了一点有意思的事,这个涂顺明在划得乱七八糟的课桌上挖了一个洞,其实是以前的学生挖了一半,他继续用铅笔刀在上面加工,终于彻底把这个洞挖了出来,我当时蛮老实的,听他的话把一根手指塞进了洞里,结果死活拔不出来,急得我差点哭了。

    那个时候的小朋友,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开学就有人互相交好朋友,约定互相去对方家吃饭,在涂顺明的建议下,我和他也约定成为了好朋友,说好中午去他家吃午饭,可当时我的手指卡在课桌上的小洞里根本走不了,后来住在隔壁的汪老师将她家炒菜的油滴在我手指上,我这才得以把手指拔出来……

    我看着他,回想当年的糗事,忽然发现这孩子也不是个老实家伙,只怪我当年不够聪明吧,算是上了他的当,因为眼下他的手指就在往小洞里戳,伸到一半的时候他发现进不去就放弃了。

    “我在看同学们都有谁。”我随便应付了一句,作为一个有成人思维的小孩,我倒没打算和他计较。

    结果他拉了拉我,让我看他在课桌上挖出来的洞,又让我把手指伸进去试试。

    我:“你先试试。”

    他嘿嘿一笑,看到我又在四处看,发出稚嫩的拉长声音:“夏小凡,你还没看够呢?”

    我意识到这样的举动显得不正常,收回了目光,他又跟当年那样要和我交好朋友,最后还要我和他一起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我也笑着配合他完成了,毕竟我现在也还是个孩子呀。

    很快熬到第二节课,这次进来的是我们的班主任,姓占,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满脸温和笑容,梳着中分发型,我当年看到他的第一印象,用后来的词汇形容,是个暖男。

    他进教室的时候有点匆忙,站在讲桌前缓了口气说:“同学们,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姓占,本来第一节课就该我上,但是一直在忙,现在我们先来点名,被点名的同学要站起来喊到哦。”他说着开始翻开名册。

    这本应该是第一节课就该进行的事,我坐在靠中间的位置,和涂顺明一起认真看着班主任占老师,忽然,我心里一动,名册上肯定记录着全班所有学生,那个本不应该存在的同学肯定不在名册上。

    想到这里,我激动起来,仿佛找到了完成任务的突破口。

    “涂福海。”占老师开始点名了。

    “到。”很快,一个坐在右边第二排的学生站了起来。

    “胡佳佳。”

    “到。”靠后位置一个短发女孩站了起来,我赶紧看过去,但凡被点到名的都可以排除。

    “张山峰。”

    “到。”

    “涂顺明。”

    “到。”

    点名很迅速,不多时也点到我头上了,所有被点名的学生我都记着。

    ……

    ……

    “夏剑。”

    “到。”

    当这个人站起来喊到,全班同学跟着就放声大笑,我和涂顺明也跟着笑了,因为“夏剑”的谐音让我们不得不笑,也只有“秦寿”和“史珍香”这类名字可以和它一拼了,还记得这个叫夏剑的同学的确为我们创造了很多欢乐,他父母给他取这个名字时真的考虑欠妥。

    占老师也是多看了几眼这位叫夏剑的学生,见他一脸难堪,抬抬手示意他坐下去:“我们班没有叫夏流的吧?”

    他本是开玩笑地一说,结果右边角落里,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来:“到……”

    我和涂顺明以及其他人都看过去,一个蓬头垢面,浑身脏兮兮的小男生站在那里。

    占老师瞪大眼睛,在名册上仔细查找,发现还真有这位叫夏流的学生,他用手掩面,叹了口气:“哎,你也坐下吧。”

    经过这样闹腾,课堂上的气氛活跃多了,我也是颇为感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夏剑和夏流,真是绝了,但紧跟着我就后悔了,刚才还记得哪些人被点名,现在已经都乱了记不清了。

    等到点完名,我只能收回注意力,跟着占老师上课,翻开我面前崭新的语文课本,我一点听课的心思都没有,现在只想找到完成诡秘任务的突破口。

    这时我看着课本,看着看着脑子里就灵光一闪,那个不应该存在的学生,应该没有课本吧?

    想到这里,我急忙前后左右看,最终在教室最后面,左边靠窗户的位置发现一个表情阴郁的女学生,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但脸上少了同龄人那种活泼气息,她孤零零坐在那里,面前没有任何课本或者文具。

    显然她就是那个本不应该存在的学生,我就这样盯着她看,完全忘记自己还在上课。

    “咚!”突然一截粉笔砸在了我面前的课桌上,我回过神来,占老师正盯着我。

    “我记得你叫夏小凡对吧,上课左顾右盼,去外面罚站。”占老师这是杀鸡儆猴。

    教室里原本还有些小动静,现在彻底安静下来了,所有人都看着我,尤其涂顺明的眼神,特别同情我。

    我倒无所谓,小学生的课我根本不用上,如果我愿意,完全可以把自己打造成神童,现在去上初中也是完全行得通的,保管能成班级里的尖子生。

    七岁的我起身到了教室外,班主任继续上语文课,带领大家念汉语拼音,b [玻]、p [坡]、m [摸]、f [佛]、d [得]、t [特]、n [讷]、l [勒]、g [哥]、k [科]、h [喝]……

    我一个人站在走廊上,发现别的班级也有学生被罚站,隔壁一个班级在上音乐课,教的是著名儿歌《读书郎》。

    小嘛小二郎

    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不怕太阳晒

    也不怕那风雨狂

    只怕先生骂我懒呀

    没有学问啰无颜见爹娘

    ……

    ……

    这首儿歌有朗朗上口的旋律,成为我至今都难以忘怀的启蒙音乐,但现在我已经顾不上听这首歌,立刻朝后面走去,一直走到教室后面的窗户处停下。

    我也不敢直接出现在窗户口,只在边上朝里面看,那个小脸上带着阴郁的女孩也注意到我,怔怔与我对视,然后,她的眼神里放射出一丝怨毒,似乎是对我的警告……

    我吞了口唾沫,心跳加快,这不是一个正常小女孩该有的眼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