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十三章 不应该存在的学生1
    眼下我不知道这个仓库怎么用,也尝试去取出里面的四块石头,但根本没有反应,无奈之下我只能暂时放下此事。

    这一放,好几年时间里我依旧无法使用仓库里的东西,至于围绕我四叔发生的事,结束后本应该会获得一点进度,但当时并没有增长哪怕一点,我怀疑是因为出现仓库,获取了四块石头的缘故,如果没有这些新的东西出现,可能进度还是会有新的增长。

    我心里也在暗暗期待,这个诡秘进度条肯定不简单,随着以后进度的增多,肯定还会有新的变化吧,反正现在我还小,不着急,我可以慢慢等。

    谁知我等了好几年,诡秘进度条因为我遭遇的一些其它事情一直在慢慢增长,但除此之外,并没有新的变化出现,直到我七岁那年,这个诡秘进度条才第一次出现真正意义上的重大变化。

    现在的进度已经增长到了25%,不过我已经习惯了,这几年目睹了很多诡异的事情,甚至我都有些麻木了,而且可能因为生活圈子的固定,现在进度条能探测到的诡秘气机逐渐减少。

    至于我四叔,他第二次摆摊,很快又因为和人打架,水果摊又被砸了,我奶奶见他不是做生意的料,赶快收紧他那几百块钱退伍费,给他谈了门亲事,这时大家都穷,结婚反而花不了多少钱,几百块钱足够办场漂漂亮亮的婚礼,不像后来结婚,彩礼都是几万几十万的要。

    这天早上吃完饭,我爸妈把七岁的我叫到跟前,我妈已经不再去街上摆摊,而是自己在家里开了一个杂货店,经营乡下人需要的杂七杂八的东西。

    “小凡,你七岁了,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打算明天送你去上学。”

    七岁的我站在门口,心里对这个建议没有多大抗拒,毕竟我是一个带着成人记忆回来的人,还记得当初我也是七岁上学,被送去上学的路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十分不愿意,哭天喊地不愿意去,乡下地域广阔,我一边哭一边疯跑,我妈在后面都追不上我,直到我意识到我妈身体不好,才主动停了下来。

    这一次不同了,我反而很乐意去上学,现在七岁的我整天待在家里玩,我有点玩物丧志的感觉。

    第二天,我妈送我去村里的学校,这时的学校都是土砖瓦房盖的,条件十分简陋,先不说四面露风,教室里连张像样课桌都没有,我记得课桌就是一张表面粗糙的长桌子,椅子就是条长板凳,两三个小孩共用一张课桌,如果遇上阴雨天,教室里就会变得极其阴暗,后面的孩子连黑板都看不清楚。

    我妈带着我去学校登记交费,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同龄小孩,觉得十分有趣新鲜,我首先读的是学前班,读完这个班才能上一年级,农村没有幼儿园,许多孩子普遍都是七岁左右开始读书。

    我和其他孩子坐在教室里,看着被以前的学生用铅笔刀刻得乱七八糟的桌面发呆,但心里感觉还是很亲切,很快上课铃声响了,铛铛铛,不是后来那种电动铃声,而是一块挂在走廊屋梁上的生锈中空圆铁环,用铁棒在上面敲击就会发出铛铛响的声音。

    这时候陆续有在外面玩耍的学生进教室,一个个穿的衣服都很陈旧,有的还有补丁甚至破洞,但人小,对这些倒没有什么在乎。

    我一个个看过去,有些同学我还有点印象,只是已经不记得名字了,而突然之间,我脑袋里的报警器又响了,嘟嘟嘟,诡秘进度条再一次涨进了一点,变成了26%。

    这种现象我这几年看得多了,说实话心里已经没有多大反应,可不同的是,这一次诡秘进度条所在的屏幕上面,出现了一行字:累计进度超过25%,诡秘任务开启,请按照文字指示执行。

    我惊呆了,这是时隔六七年,终于出现的又一次重大变化。

    我看到“诡秘任务”四个字,便明白了个大概,继续往下,果然又出现诡秘任务的文字描述:班级里出现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学生,找到ta,帮助ta。

    表述很简单,甚至都没有说明如果完成诡秘任务,会有怎样的奖励,按照这个描述透露出来的感觉,很可能完成任务也不会有奖励吧,我在心里这样想。

    当然至少获得了新的进度,这样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有诡秘精华值奖励,这东西很离谱,有很多超自然作用,我这几年又获得过总共十点诡秘精华值,有了第一次使用的教训,这十点我一直精打细算地使用,也几乎都是用在改善自己身体素质上,毕竟我小时候没吃过什么有营养的东西,身体底子越成长越出现新的问题,这时候幸好诡秘精华值给了我很多滋补,眼下我只剩三点诡秘精华值了。

    我的注意力再回到诡秘任务上,教室里出现本不应该存在的学生,难道是什么非人存在?我不由得想起后世那些恐怖小说里描述的故事,教室里有个多余的同学不是活人,然后发生了很多离奇凶杀案,只有找出那个多余的同学,一切才会结束。

    我眉头紧锁,这对我这样的成人心智来说也过于沉重了,而且任务给出的线索也太简单了,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没有透露,这让我怎么去找?

    这时候我们的数学课老师进来了,是一个快要退休的老头子,姓余,一脸不高兴,似乎对安排他这样有经验的老师带学前班的孩子不是很满意。

    这时候我们学的东西就是一加一等于二这类简单的加减,我自然很容易就掌握,但记得上一世,我还是连简单加减都掌握不了的学渣,原因出在哪里,还是身体底子不好,记不住老师讲的东西,是真的记不住,除非老师连着几天在我面前讲我才有可能记住。

    课上到一半,有坐在后面的同学看不清黑板,眼下的光线明明不算太暗,但就是有人看不见黑板上的字。

    “报告老师,我看不清黑板!”

    “老师,我也是,我也看不清!”

    “还有我,我也看不清!”

    余老师那里顾及得了他们,站在讲桌前大声说话,声音苍老:“眼神不好的同学,放学回家让爹妈买瓶鱼肝油喝,喝下去没几天就能看清。”他显然对这种情况很有经验。

    他这样说在我看来也是对的,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农村小孩都营养不良,鱼肝油里富含维生素a和维生素d,对眼睛确实很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