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十二章 退伍的四叔6
    我爸跟着我大伯,连夜赶去奶奶家,回来后说四叔好像已经不行了,有点不清醒的样子,躺在床上胡言乱语,我妈连忙让他不要瞎说,哪有这样说自己兄弟的,传出去不好。

    事实上我爸也确实瞎说,我奶奶连夜请来村里的涂老医生,一番诊断,说是偶染风寒感冒了,让大家不要着急,他开几服药吃下去估计就能好得差不多。

    我们一家人在第二天夜里一起到奶奶家看望四叔,他正喝完熬好的中药,躺在木板床上发呆,好像精神一直被什么东西牵制着,无精打采。

    “老四喝了药,一直没见好,这次涂医生怕是看走眼了。”奶奶又端了一碗药进来,按照涂医生吩咐,四叔每次要喝两种中药。

    我妈说:“等等看,药效起作用总得需要一个过程,等明天看看再说,实在不行就送去市里的医院。”

    我奶奶也只能这样,这时候,四叔一声不吭,掀开被子下了床,奶奶不知道他要干嘛,想拦下,我爸在后面喊了一声:“不用管他,估计是去上厕所。”

    奶奶顿住,嘀咕道:“不对啊,你们来之前他刚去了厕所,才过去这么一点时间怎么又要去?”

    这就是谁也回答不了的,也许四叔本来就有点尿频尿急的习惯。

    我四叔很快回来,我爸妈叮嘱了他几句,然后带着我和我哥一起回家了。

    又过了几天,等我四叔的药全吃完,我大伯母夜里急急忙忙来我家,说奶奶着急,把大伯叫过去了,四叔已经吃完了药,一点好转迹象都没有。

    我们一家人又赶去奶奶家,刚好涂老医生也来了,他对我四叔又进行诊断,然后告诉大家说不用担心,他还只是感冒了而已,让他再开几服药吃下去估计就差不多能好了。

    我奶奶现在根本不相信涂老医生的话,前几天他开的药吃完了,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只是她也不好当面说涂老医生的药不行,勉勉强强答应下来。

    “老三,你去白石山跑一趟,把田大仙请过来。”涂老医生刚走,奶奶就对我爸说话,她提到的田大仙是一个号称能通灵有阴阳眼的老女人,其实据我所知,她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会的都是封建迷信那一套,请她来的人只能获得一点心理安慰罢了。

    果不其然,等我爸将田大仙连夜请来,她围着四叔一阵倒腾,最后说他是在河里中邪了,必须把邪祟从他身体里赶出来病才能好。

    我奶奶忙问那该怎么整,那邪祟是不是很厉害?

    田大仙点头严肃说:“很厉害,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家老四体内的邪祟赶出来。”

    最后她想了个法子,用砖头在门口搭建一个临时灶台,盖上大黑锅,上面架上大蒸笼,中间掏空,不过底下还是留有一块带许多孔的厚木板,然后她让我爸和大伯把昏昏沉沉的四叔用薄棉被裹起来,塞进大蒸笼里。

    大黑锅里已经提前倒满了水,接下来就是在下面生火,随着水逐渐沸腾,我四叔唯一漏出来的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开始喊热。

    大家都围在旁边看,我妈抱着我,我看得很清楚四叔身体里闷出来的汗最后都把被子浸湿了,当然这里面也有水汽上升的作用。

    但是田大仙根本不管四叔的感受,继续让奶奶加大火势,说是这样就能把他身体里的邪祟逼出来,病也就能好了。

    我爸妈都觉得这样不妥,我妈说别没把病治好,先把人给蒸熟了,可田大仙说没事,蒸笼又没有盖上,热气很快就跑了。

    无奈之下,大家只能听从田大仙的安排,等整锅水都被烧干,我四叔已经晕过去了,脸色惨白,大伯和我爸连忙将四叔挪下来,放回到床上,擦干身体,用新的被子给他盖上。

    我看到四叔已经没了人样,感觉如果再多蒸一会儿,他肯定已经没命了。

    但是第二天早上,等四叔醒来,竟然变得生龙活虎,感冒好得差不多,我奶奶高兴坏了,感叹说没白请田大仙来。

    其实作为一个稍微有些理智的人,都会明白四叔根本不是在河里中邪了,他的感冒之所以迟迟好不了,是因为他喝了中药后总是穿着单衣上厕所,年轻人总以为自己身体好,不注意这些细节,这样隔三差五受凉,吃再多药也没用。

    昨晚在田大仙的折腾下,整出了一身汗,这本就是老法子里治疗风寒的一种方法,在我看来,田大仙就知道这样闷出汗能治好感冒,只是找了个中邪的借口,后来田大仙用这种方法骗了不少钱,终于有一天出意外,一个五岁的孩子在她这种方法下被活活蒸死了,她自己也落得个锒铛入狱,所以说千万不要迷信,要相信科学。

    病好之后,我四叔又继续去街上摆摊,早上我妈带着我赶到街上,路过四叔的摊位前,他正在那里摆弄水果,我妈过去指导了他一下,我一个人在旁边走动,想起那四块长了青苔的石头,特地走过去看了眼,结果我呆住了,河里已经没有那四块石头的踪迹。

    “小凡,你跑来这里干什么,再往前去就掉下去了。”我妈走过来抱起我,但也看到了河里的四块石头不见了,“奇怪,那四块石头都泡得长了青苔,怎么不见了?”

    “乡下人什么都当宝贝,估计是上次被什么人看上,夜晚偷偷来河里搬回家了。”四叔已经注意到这一点。

    我妈也觉得应该是这样,不然它们没理由不见了,但也管不了那么多,只是几块石头而已,她还要去做自己的生意。

    我默默无语,对于这种反正情况,其实只有我最有发言权,我不由得将事情和脑袋里那个诡秘进度条联系在一起,有意去看了一眼,这次我差点惊得大叫起来,那四块长青苔的石头,竟然出现在诡秘进度条下面,只不过这一次下面出现一个叫仓库的东西,四块三大一小的石头正漂浮在里面,周围竟然还有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