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十一章 退伍的四叔5
    他将手里剩下的苹果几口啃完,将苹果核一扔,朝醉醺醺的老吴说:“大兄弟,挑好了吗?”

    老吴听我四叔的语气不是很好,捏紧一个桔子,瞪着他说:“没挑好。”

    他说话的时候力气也没控制好,一不小心桔子被捏开,带指甲的手指都戳到桔子里面了,而他看到桔子被捏开,竟然直接丢回了桔子堆里,转身就要走。

    “你站住!”我四叔不是好欺负的人,立刻跟上去拉住老吴,“弄坏我的桔子,不买不说,还想一走了之?”

    老吴也不耐烦了,用力甩开我四叔的手,发现甩不开,眼睛里冒出怒气说:“你放手!不然我不客气了!”

    “你他妈的,还挺横,老子今天教教你怎么做人!”

    我四叔一把搂住老吴,把他按倒在地使劲揍他,一拳一拳,打得他鼻子里飙出血来,但老吴也不是省油的灯,以前练过武,捉住我四叔的拳头,一掌将他推开。

    老吴的酒全醒了,蹦起来,将我四叔按倒在地,刚好在他的水果摊位上,那堆桔子首先被压了个稀巴烂,老吴还抓起苹果梨子,朝他脸上猛砸,一时间我四叔被砸蒙了,水果也被毁了大半。

    附近看热闹的人已经围了过来,见他们打得猛烈,都没有人敢过来拉架,我大胆走过去,没走几步,我妈从后来把我抱起,说太危险,不让我过去。

    不过他们打得太激烈了,我四叔又正好处在下风,我妈很快还是抱着我过去拉架,老吴她也是认识的,从旁边拉着他的手说不要打了,这是她四弟。

    但是鼻血流了一脸的老吴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一掌将我妈推开,她摔倒在地,我也跟着摔在了地上,这个时候我都想上去揍老吴了,但想到我的身体不过是一个小孩,冲上去起不了作用,我又想起诡秘精华值,如果用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能起作用,但可惜上次得到的五点诡秘精华值都被我用了。

    我四叔见我和我妈都摔倒了,气上心头,一下子翻过身来,将老吴按在一地稀巴烂的水果里用力打,他一手掐住老吴的脖子,一手握成拳朝他的脸上招呼,很快老吴的嘴里都冒出血来。

    不过老吴也不是吃干饭的,竟然又被他翻转过来,将我四叔压在身下,而我四叔也比较机灵,立马推开他站了起来,后来我四叔说这个老吴的身手的确不赖,他很多战友的身手都没有他厉害。

    两个人都挂了彩,站着扭打在一起,就差跟女人一样扯头发了,而且都没有要停手的意思,看样子是不把另一个人打到动弹不得不会停手。

    他们边打边退,渐渐到了岸边,街口的位置往后去便是大河,他们两个人都疯魔了,不管不顾,扭打着一起掉下了岸,扑通一声,两个人都掉进了河里。

    围观的人又立刻跑到岸边往下看,我妈抱着我走过去,看到他们在大腿深的河水里还不忘扭打,而且都没站起来,坐在河里就打了起来。

    就在这时,我脑袋里的报警器又响起了,嘟嘟嘟,急促的声音让我明白肯定有什么事要发生,可是看我四叔和老吴,并没有什么异常,而且这水深也不至于能淹死人,就在这时,我四叔突然大叫一声:“啊,好痛,什么东西咬了我!”

    这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四叔和老吴屁股下的河沙里咕隆咕隆冒泡,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河沙里钻出来,他们这才消停,立刻站起来往两边退,最后停在两三米开外的地方,脸上都是有点惊恐的样子。

    我还有我妈,也是看着这样奇怪的一幕,然后所有人都看到气泡里出现四个奇怪的青色生物,一大三小,浑身长着长长的青毛,外形像长青毛的大乌龟,在河底不断逆水游动,但不会往前去。

    乡下的河水非常清澈,我们都看得很清楚,大的青色生物应该是母的,带着三个崽在河里游动,有人惊呼起来,不乏一些年纪很大的老人,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样浑身长青毛的生物。

    但随着气泡消失,一大三小的生物似乎是发现大家都在看它们,渐渐静止不动,到最后彻底静止下来,这时我看到它们竟然变成了四块长着青苔的石头。

    “他奶奶的,虚惊一场,原来是河里的四块石头!”我旁边有人突然骂了一声。

    有人也跟着欢快骂了起来,说这个位置本来就有四块常年浸泡在河里的石头,一块大的,三块小的,慢慢长了青苔。

    其他人也都记起原来是这样,刚才突现异象他们一时没记着这事,现在搞清楚缘由,又都是哈哈一笑了之。

    不过我四叔却傻了,浑身湿透的他站在河里,摸摸屁股,有点痛,他刚才明明就是在河里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他很肯定。

    对面老吴经过刚才的闹剧,已经不想再和我四叔打架了,一阵风吹来,浑身冷飕飕,他赶紧趟着河水上岸,留下我四叔一个人站在河里。

    情况的确有些诡异,大家都认为刚才看花了眼,那只是河里长了青苔的石头,不过通过我四叔的反应,以及我脑袋里报警器的响动,应该是出现了什么东西才对。

    我无意间又留意到诡秘进度条,上面的红色进度不知在什么时候涨了一大截,瞬间增长了五个点的进度,现在的进度是11%。

    我有点欣喜,突然获得这么多的进度,我莫名觉得很有成就感,也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奖励给我诡秘精华值,看来我四叔的确很与众不同。

    “老四,还傻站着干什么,河里冷,快上来回去换身衣服。”我妈见我四叔傻站着不动,喊了他一声,他才醒转过来的样子,有点魂不守舍地上了岸。

    他的那堆水果已经没用了,刚上岸,住在对面的一个大婶提着喂猪用的水桶跑过来,她认识我四叔,试探着问道:“远季,你这堆水果还要吗?”

    话虽没有直接提出索要,但我四叔懂她的意思,点点头说:“都没用了,你装回去喂猪吧。”

    大婶嘿嘿一笑,知道我四叔现在心情不好,没多说什么,蹲下去闷头收拾一地稀巴烂的水果。

    我四叔一个人走回了奶奶家,明明换了衣服,洗了热水澡,还喝了奶奶熬的一碗姜汤,但当天夜里,突然上吐下泻,后来又发起高烧,整个人烫得连被子都盖不住,把我们这些亲戚都惊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