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八章 退伍的四叔2
    很快在一堆东西里找到指南针,里面很多战友送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打开,他这时才想起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防身的东西。

    当然想在这里面找到手枪手榴弹是不可能了,万幸的是他还是找到一把可以折叠的小军刀,用来削水果还行,但此时也只能勉强用它来防身。

    他进山之前还是知道东西南北的,那个面馆所在的位置在山林西面,所以他还是选择往西走,好歹在这个方向遇见人的概率比较大,在内蒙也有无人区,万一闯到无人区里,那真会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现在没别的办法,只能按照既定方针走,拿着指南针的他,小心翼翼穿过茂密的森林,附近枯枝烂叶的气味很浓密,但闻着并不恶心,反而有一股自然的清香,而走着走着,他忽然眼前一晃,看到了一个什么身影,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穿古代衣衫的女子,只有背影,长发飘飘,快步往前跑,透过背影给人感觉就很美。

    他当时只顾着求生,以为是遇上附近的人,想找她打听一下方位,完全没有想过对方是不是人,这样一路追着跑,他还大声喂喂喂喊个不停,可是对方完全没有回应,一直往前跑,和他始终保持相同的距离。

    这样跑出去一百多米,四叔终于察觉到不对劲,赶紧停下,看看四周,依旧树木茂密,而那个穿古代衣衫的女子已经不见了。

    他忍不住惊出一身汗,下意识不愿意想是自己遇见脏东西了,但他又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如果是人,自己这样追赶,这样呼喊,不可能一点回应都没有,除非她是聋子。

    没错,他心里安慰自己那就是个聋子,听不见自己的喊声,可后来许多年过去,他仔细回想,又说可能是自己在特定环境下产生的幻觉,又或者根本就是自然现象,总之把我们这些听众也搞糊涂了。

    也许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他这样一路往西走,路上除了遇见一些野兔山羊之类的动物以及那个诡异的背影,并没有遇见任何豺狼虎豹,而且只走了大半天,天黑前他走到一处山崖上,往远处一看,嘿,出现了一座市镇,模模糊糊能看到一些火柴一样的行人。

    他高兴坏了,有种绝处逢生的感觉,一溜烟绕过山崖,出了山林,等到了市镇里,他找路人打听了一下,原来是一个叫扎兰屯的地方,离东边的黑龙江不太远。

    扎兰屯,他在部队里的时候听说过,不过并没有战友来自这里,这里是一个县级市,在行政编制上隶属于呼伦贝尔市,境内有条雅鲁河,盛产小麦、大豆、玉米等粮食作物,以及牧养牛、羊、马等。

    这里已经与那个饭馆不在一个地方,不用担心那五个人追过来,他就在这里找了旅馆,又去澡堂搓了个澡,暖暖和和,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他首先去买了份地图。

    这次他有了经验教训,不再只凭大致的方向乱走,在旅馆里照着地图仔细研究了一下,本来如果坐车,有近路可以立刻动身返回湖北麻城老家,可他想着既然这里挨着黑龙江,就去黑龙江走一趟吧,反正已经来了,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去过东北。

    都说东北那地方民风彪悍,物产丰富,河里的鱼跟不要钱一样多,随便用水瓢一掏,满瓢活蹦乱跳的鱼,可他到了黑龙江境内,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看来有些知识分子误人不浅,在文章里夸张得像放卫星一样,纸上得来终觉浅,还得亲自去实践。

    这一次与我四叔同行的还有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戴着眼镜,表情忧郁,是那种诗人笔下才有的忧郁感,一看就是个读书人。他是四叔在扎兰屯马路上遇见的,叫许晶什,听着像个女孩的名字,也背着个大包,自称是徒步旅行爱好者,跟我四叔一样。

    我四叔并没有读过多少书,跟他接触下来,才知道自己这叫徒步旅行,他原本就是想走路回家,顺便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没曾想自己也无意间旅行了一次,在他印象里,以前这是资本主义的做派才对。

    现在这年头,改革开放,不再吃大锅饭,大家全凭个人本事,一个劲想办法挣钱养活自己,像许晶什这样,什么都不想,跑出来徒步旅行,要么就属于家里有矿那一类,没有什么生存压力,要么就是生存压力太大,出来透透气缓解一下。

    所以我四叔就感叹事情都有两面性,没有压力的需要徒步旅行,有压力的也需要徒步旅行。

    “小许啊,你看看你们这些知识分子,文章里写出来的东西尽是浮夸风,这河里哪有鱼,根本不可能随便用水瓢一掏就有。”四叔和许晶什站在一条大河边,望河兴叹。

    许晶什推推眼镜,一本正经说:“这里是没有那种情况,不过在中俄边界的黑龙江,一张大网下去,还是能捞到不少鱼的。”

    四叔一听,立刻心动,他就想亲眼看看那样的盛况,所以才选择来黑龙江:“既然这样,那我们走吧,来黑龙江不看看捕鱼,我心里不舒坦。”

    许晶什正有此意,还说他来黑龙江,就是想亲自去黑龙江走一趟。

    这样一拍两合,一个退伍兵和一个忧郁的知识分子一起上路了,依旧是徒步,要说东北这边是国家的老工业基地,道路设施还是比国家其它地方好许多,他们沿着公路走,遇见热心的黑龙江人,还能讨到一口吃食,遇见好心的司机,也能搭一段顺风车,在这时候,祖国大地上还存在车匪路霸,他们没遇上真的是祖坟冒青烟,运气好,当然遇上也不怕,凭我四叔的身手,真要遇上了也能和车匪路霸掰掰手腕。

    第二天,在一个好心黑龙江人家里借宿一宿的两人又动身了,临行前我四叔坚持要给这户人家一块钱当报酬,这家人也坚持不要,最后许晶什说算了,我四叔才不再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