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七章 退伍的四叔1
    我爸他们兄弟五个,他排行老三,下面还有两个弟弟,最小的弟弟还在读小学,跟我奶奶一起生活,排行老四的弟弟在外面当兵,当时村里响应国家号召,去当兵的年轻人不少,加之很多年轻人本来就向往打打杀杀的军人生活,许多家庭又都很困苦,外出当兵,包吃包住,还锻炼人,所以我四叔在我奶奶安排下也去当了兵。

    我们整个涂家坳村,十一个组,也就一千多人,粗略估计,当过兵的怎么也有好几十人,我四叔叫夏远季,在内蒙古当了三年兵,不久前来信,说是快要退伍,现在算着时间,已经退伍出来了。

    不过他还没有到家,人还在内蒙古,与其他退伍兵不同的是,别人回家都是坐车,他却选择步行,为什么要这样,全凭他个人爱好。

    这一路上发生了不少事,他回来后给我们讲了一些,我们听完后都觉得太危险了。

    内蒙这个地方,面积狭长,森林、矿产以及草原资源丰富,大家印象里这里是蒙族人所在的地方,但其实汉族才是这里最多的人口,实际上在我们国家,无论哪个地方都是汉族人最多,我四叔背着行李,沿着草原走过去,他有一个愿望,就是步行回家,走过祖国的大好河山。

    能当兵的人身体底子还不错,他已经走了一天,路过一片山林地带,终于看到山脚下有一个卖面食的饭馆,只是一间破旧的房子,门口搭了一个帐篷,条件很简陋。

    四叔进去坐下,点了碗面,他身上还有几百块钱退伍费,不怕付不了账,很快面端上来,只有几片羊肉,吃起来味道也不好,不过我四叔不是一个计较小结的人,闷头吃着。

    说实说,任何人走了一天路,身体早就耗空,再难吃的面也吃得下去,出来在帐篷里招呼他们的是一个穿红色背心的大胖子,身强体壮,头发很短,手臂上还有纹身,看起来像是一条龙和老虎缠斗,他就在门口站着,眼下帐篷里只有四叔和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在吃面。

    这位三十多岁的人估计也是饿了,明明比我四叔晚来一步,我四叔刚吃完一半他就风卷残云把面条吃得一点不剩,端起碗把剩下浑浊的面汤也喝完了。

    “老板,结账。”中年人朝门口的大胖子招呼一声,很标准的普通话,说着还从口袋里掏钱,基本上都是一块两块的,只有一张五块,剩下的是一毛两毛的。

    门口大胖子听见要结账,反而转身进了屋内,很快拿着一根大棒子出来,我四叔一看,吞下嘴里的面,知道不妙,遇上了黑店。

    果然,大胖子拿着棒子张口就说:“五十块钱一碗。”

    中年人傻了,指着门口的牌子:“大兄弟,你开什么玩笑,门口不是写着素面五毛钱一碗吗?说实话,就你家这个面,五毛钱一碗我都嫌贵。

    大胖子用棒子猛敲桌面,连空碗都震了起来:“你丫的是傻逼吧,我说五十就是五十,今天要是不给钱别想走。”

    中年人终于反应过来,站起身来指着他胆怯说:“原来是黑店,朗朗乾坤,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大胖子一把揪着他的衣领,一口吐沫吐到了他脸上:“呸,什么黑店,我们家的面就要五十,门口的牌子早不用了,你进店翻翻我们的新菜单,就是五十块钱一碗。”

    说话之时,又有一个高瘦的小伙子走出来,一身稚气,估计也就十五六岁,手里同样拿着大棒子,胳膊下夹着一本新做的菜单。

    结果就是中年人看到菜单上真写着五十块钱一碗,他气得不得了,说他们这是欺诈,要去告他们。

    大胖子有恃无恐,甚至还笑了,因为会来这里吃面的人肯定都是外乡人,知道这是黑店的人早就绕路走了。

    在两个人用大棒子恐吓下,中年人还是付了钱,他口袋里也就十几块钱,最后脱了鞋,又从袜子里翻出几十块钱,都被他们拿走了。

    我四叔全程看着,为什么没有见势不妙逃跑,他说原因很简单,他想要吃完再走。

    等到我四叔结账的时候,那两个人也是张口要五十,我四叔在部队里练过打架的本事,加上天生力气大,在后来又出来一个人的情况下,果断跟他们打了起来,一拳一脚再一拳,准确打中一个人的肚子,一个人的裤裆,最后出来的那个人被打中了脸,翻倒在地,脸继续砸在地上,吐出来两颗牙。

    然后,我四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

    那三个人平时宰客宰惯了,哪里受得了这种气,进屋翻出长刀子追赶,在前面跑的四叔回头一看,妈的,多了两个人,估计刚才在屋里还没来得及出来。

    他本来跑的方向是草原,现在果断改变策略,按照部队里学到的战术,这种情况下必须火速找掩护,在大草原上跑等于活靶子,然后他顺势就向旁边大山里跑。

    一进山什么也顾不上了,闷头吓跑狂奔,后面五个人的喊打喊杀声听着很近,我四叔也不是傻子,如果真跟他们面对面打持久战,最后自己肯定占不了便宜,如果不小心再挨上一刀就亏大了,于是他跑得更加拼命。

    到最后,四叔完全迷失了方向,附近全是腰身粗的参天大树,那五个人的声响倒是没了,但多了许多动物的叫声,分辨不清是什么,估计豺狼虎豹什么的都有。

    内蒙古的森林,特别是原始森林,繁茂辽阔,真要是在里面迷了路,走上三天三夜也不见得能出来,一路上有多少危险可想而知,不等你走出去可能已经喂了野兽。

    他有点害怕了,如果是跟着部队,遇上豺狼虎豹也不怕,但现在他一个人,手里又没有枪,哪怕是有颗手榴弹,他底气也会足很多。

    四叔说他当时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只是觉得没有做任何有意义的事情,不为人知的死在几头畜生嘴里实在窝囊,然而已经做好与野兽厮杀壮烈上路准备的他,突然想起背上的包里有指南针,是一个战友分别时送给他的。

    他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放下背包,在里面翻找指南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