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六章 生石灰买卖3
    我爸上来后,双腿已经被烫红了,但根本不愿意顾及自己,弯腰将丢掉的铁耙捞上来,又去尝试挖开生石灰救人。

    他是个热心肠,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糊涂不切实际,但很乐于助人,乐于到甚至会白给别人东西,在这个物质匮乏的时代,这种行为真的很另类,很难说好或者不好。

    这时小虎他妈在屋里做家务,同样瘦瘦高高的她听到外面的响动,跑出来看,发现是自家男人开的东风卡车翻进了河里,几个女邻居也跑过去紧张地说明发生了什么,她当时脸色就剧变,跟着转身跑进屋子里,拿着一把铁锹冲到漫水桥上。

    她急红了眼,握着铁锹不顾一切往正在大量分解的生石灰上面跳,我爸和我大伯见势立刻拉住她,用了很大力气,她像发了疯一样,胡乱嚎叫挣扎,险些就自己冲到生石灰上面。

    现在肯定是不能下水了,虽然桥下面有通道过水,已经有很多生石灰被冲走,但这毕竟有几吨重,一时半会儿无法彻底冲开,小虎他爸被埋在里面,这个时间内是支撑不下去的。

    小虎他妈后来哭晕过去,我妈担心小孩子见多了这些不好,抱着我往家里走,我从她肩膀上探头往河里看,这才记起为什么连小虎他爸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原来他在我记事前人就没了,长大后听说他就是埋在生石灰里被活活烫死的。

    此时我无限感慨与惋惜,刚才还好好的一个人,转眼就没了,人生就是这么无常,这么残酷。

    而我发现脑袋里那个进度条又有新的变化,红色痕迹进一步增多,上面的数字由3%一下子变成了5%,不再是一点一点的增加,为什么会这样,我猜想是因为小虎他爸人没了,而我妈最终活了下来。

    有了这两个例子对比,我猜测这个进度条上的报警器,大概会对类似生死这样的气机起反应,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当然我也才是初期接触到这个进度条,并不能百分百肯定。

    更让我惊讶的是,进度条下面出现了一行行文字,我细细看来:

    初始进度5%积累完成

    诡秘进度条正式激活

    请努力积累更多进度

    奖励5点诡秘精华值

    是否使用

    是/否

    我看到这里,说不震惊是假的,敢情这东西现在才正式激活,我开始还以为它就叫进度条,激活之后的正名原来叫诡秘进度条,这个并不难理解,肯定是与众多诡秘现象有关。

    至于后面奖励的5点诡秘精华值,我肯定要试着使用一下,不然永远也搞不清楚这个东西有什么用,我毫不犹豫点击了下面的“是”选项,然后就出现了两个新的选项,用于自身or用于外界。

    目前这种情况,我都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具体作用,只能试着选择用于自身,结果又弹出来一段文字:诡秘精华值,将会根据你自身需求,默认应用在你最需要之处,或者你也可以自行选择应用在何处。

    默认应用/选择应用

    我没有犹豫,果断点了默认应用选项,然后我就感觉那5点诡秘精华值作用在了我的身体里,小小的身体立刻充满力量,精神振奋了不少。

    本来我小时候没吃过多少有营养的东西,身体有些虚弱,导致睡觉,特别是睡午觉,醒来都会觉得头晕,所以我小时候很少睡午觉,现在我感觉身体状况已经完全好转,现在睡午觉,肯定不会再觉得头晕,只会觉得很享受。

    我开始重视这个诡秘进度条,一开始我都没太在意,因为觉得我还只是个婴儿,脑袋里有这么个神奇的东西也作用不大,现在看来,我错了。

    我妈抱着我回家,我哥还有小虎小莉他们不知道跑哪去玩了,当然也幸好他们不在,让他们看见这样一幕并不好,特别是小虎和小莉。

    后来的事情,都由附近的邻居帮忙处理,小虎他爸本家的几个兄弟姐妹也赶来处置,听说等那几吨生石灰不再分解发热,也基本上都被河水冲走了,剩下的一点,抢着捞起来也顶不了多少钱。

    夜里,我爸妈在家里商量该怎么办,因为被冲走的几吨生石灰里有三百块钱是我爸的,现在钱没变回来,小虎他爸人也没了,要知道那可是我爸借来的三百块钱,对我家来说是一个很大负担。

    我爸白天又听人说,原来小虎他爸买东风卡车的钱也是借来的,每月都要还上一大笔,所以他这次进货才会有几百块钱的缺口,现在这种情况,小虎他妈一个人是无力偿还了,我们家作为街坊邻居,这时候也不好逼迫小虎他妈,三百块钱的事最后不了了之。

    我妈为此都急哭了,上次借的五十块钱被我爸拿去打牌输了,这次借的三百块,又因为小虎他爸出意外,继续打了水漂,对我们家现在这个状况无疑是雪上加霜。

    但是生活总要继续,我爸最后厚着脸皮又找我大伯借了五十块钱,都是亲兄弟,我大伯家也不好不拉一把,这次他终于老实了,拿着钱去蔡甸河进了好几十斤水果回来,有苹果、桔子、梨子,像香蕉、哈密瓜、葡萄这类水果,在当时的乡下几乎看不到,这些属于奢侈品水果。

    我妈不愧是地主家的女儿,很有做生意的天赋,那些水果在她手里,不出三天就在摊位上卖完了,最后数了下,赚了有十几块钱。

    在我妈的催促下,我爸又拿着五十块成本钱去蔡甸河批发水果,这次三四天也卖完了,就这样日复一日,我家的生活慢慢好转起来,欠下的那些钱一点一点的,慢慢都在还。

    我记得当时我妈带着我在漫水桥对面的街上摆摊,我爸带着我哥下地干活,可能是连续“投资”失败,我爸老实了一些,这段时间都没有给我妈添乱,当然我爸并非一无是处,同样是地主家的后代,后来在我妈的辅佐下,他还是做成了不少他喜欢的大生意,我家里几乎成了这一带的首富,先是买了长虹彩电,新大洲摩托,后来又盖了三层高的楼房,用的是当时刚兴起的免烧砖,我妈也不再摆摊,自己开了一个商店,凭她的诚信亲和能力,几乎垄断了附近的生意,当然这也都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