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五章 生石灰买卖2
    我妈气得发抖,我在她怀里感受得很清楚,对面我爸又笑呵呵说:“这次我们一桌四个人,只有建武一个人赢了,我找他借了三百块钱,明天找小虎他爸商量商量,跟他一起做生石灰生意,肯定能赚钱。”

    我妈还不信,三百块钱不是一个小数目,可我爸从口袋里真掏出了三百块钱,两张青色百元大钞,剩下的都是十块五块以及一块二块的零钱,我妈把钱拿到桌上数了数,还真有三百。

    本来她心脏不好,刚才气得差点站不住,现在我爸真借来了三百,也只能这样了,反正他输掉的钱是找不回来了。

    夜里,我妈爸都睡了,我哥和他们睡在一张床上,我单独在下面的婴儿床上睡,但是突然之间,我脑袋里嘟嘟响,那个报警器又响了。

    现在估计已经快到子夜,乡下人起得早睡得也早,现在我爸妈都睡熟了,报警器的响声肯定与他们无关,也肯定与我三岁的哥哥无关,我和他们相处有一段时间,要响早响了。

    于是我知道肯定是附近有人触动了我的报警器,努力想爬起来看看,结果我竟然真就自己站了起来,我很惊讶,难道是因为我有成人意识,所以身体与正常的婴儿不一样,这么小就能站起来?

    我马上又想到不对,我当年好像真就是半岁就开始自己走路,虽然偏早了,但半岁走路的婴儿的确有。

    四周黑乎乎一片,我小心翼翼从婴儿床上爬下来,房间门也是开着的,我走出去,来到大门口,从门缝里,我向外看,原来对面小虎家门口还亮着路灯,小虎他爸独自坐在外面,正一边抽烟一边喝啤酒。

    他应该是刚刚送货回来,看起来有些疲惫,关于小虎他爸这个人,长得瘦瘦高高,很有冲劲的性格,我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但肯定是姓夏,这附近的人,真要往上追溯,大多都是一家人。

    现在我很困惑,难道是他触动了我脑袋里的报警器,我不敢肯定,然而我再看那个进度条,上面的红色进度又多了一点,数字也变成了3%。

    我正觉得不可思议,原来这个进度条不光是我妈可以触动,外人也行,突然有一双宽大的手掌从后面抱住了我,我爸的声音传来:“我们家小凡不得了,已经能自己走路了。”

    我被他抱起来,后面我妈也是起来了,举着煤油灯,灯火闪烁间,她脸上也是露出惊讶:“半岁走路,我儿子果然不简单。”

    外面小虎他爸似乎是因为听到我爸妈说话,起身返回了屋内,很快他家门口的路灯也灭了。

    第二天,我刚睡醒,躺在婴儿床上,我爸已经在外面和小虎他爸搭话,我赶紧爬起来,一个人靠在门口看,只见我爸掏出那三百块钱,说想和他一起做生石灰生意,让他带带。

    小虎他爸有些犹豫,他发财的路,肯定不愿意让别人加入抢生意,这也是人之常情,可很快他又同意了:“这样吧,远叔你把三百块钱交给我,正好我今天进货的钱还差几百块,等我把这次的生石灰卖了,立刻还你本金,外加一成的利润,你有了这笔钱,到时候再去找点别的生意做。”

    我爸很为难,但想着能赚一笔是一笔,就同意了,三百块钱给了他。

    就这样,小虎他爸开着自己的东风卡车又出发,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妥,小虎他爸触动了报警器,肯定预示着什么,但具体预示着什么,我看不出来。

    我爸喜气洋洋回来了,刚到门口,我妈从厨房走出来,问他事情怎么样,他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我妈觉得这样也不错,说等赚了这笔钱,把借的三百还了,剩下的拿去进货,还是摆摊卖水果。

    我爸还想用这笔钱找点大买卖做,知道我妈不同意,嘴上没有说,但他脸上就是那个意思,我都看出来了。

    小虎他爸一去一回,第二天才回来,早上我们家还在吃饭,小虎他爸终于回来了,他的车子响声很大,到了我家门口的陡坡上我就听见了,家里人都走出来看,尤其我爸,已经在盘算着该拿回来的钱做点什么大生意。

    但是很不妙,车子从陡坡上下来时,突然不受控制地往下冲,一看就是刹车失灵,我爸妈的脸色直接就惊呆了,这车子要是失控,从陡坡上冲下来,撞到人还得了。

    陡坡下来是一座不太宽的钢筋水泥砌成的桥,俗称漫水桥,东风卡车冲下来,幸运的是没有撞到人,但已经是控制不住了,小虎他爸可能是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果断弃车,打开车门跳进了旁边的河里。

    扑通一声,我看到他落进大腿深的水里,替他的机智高兴,然而天算不如人算,东风卡车的轮子也跟着驶到了桥外面,巨大的车身跟着侧翻过去,车斗上满满的生石灰全都倾泻进了河水里。

    我看到小虎他爸抬头愣在原地,心里的绝望可想而知,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就被倾泻下来的生石灰埋在了河水里,东风卡车由于惯性,继续往前驶了一段距离,翻倒在了前面的河水里。

    生石灰这东西遇水就分解发热,而且最高温度足有100度,这种高温别说煮鸡蛋,煮肉也是可以的,小虎他爸已经没了影子,埋住他的生石灰立刻散发出白气,河水跟着冒泡,很快那片河水都是沸腾了。

    每天小虎他爸的东风卡车回来的时候,周围的邻居都习惯出来看看,现在我爸第一个反应过来,从大门后抄起一把铁耙冲向漫水桥救人,我大伯早上也在家,和另外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拿着铁耙或者铁锹也一起冲过来救人。

    我妈抱着我,走出来看,但说实话并不敢太靠近,现在这情况太吓人了,小虎他爸可能还在生石灰里挣扎。

    我爸他们到了漫水桥边,纷纷用手里的工具去挖开上面的生石灰,但距离有点远,根本使不上劲,我爸还跳进了河里,当时就烫得嗷嗷叫,只能往回扑,手里的铁耙都丢了,幸好我大伯眼疾手快,快速将我爸拉了起来,否则我爸非得倒进河里,全身怎么也要留下个重度烫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