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三章 积善之家3
    作为一个带着成人记忆,从未来回来的人,我对进度条太熟悉了,看过的小说里,也有类似的东西出现在人脑袋里,没想到这次好运落在我头上,让我也经历这样的事。

    还有那个红色按钮,应该属于进度条的一部分,现在看来,它并不是按钮,而是一个报警器,刚才我妈被抬上拖拉机,有什么东西触动了报警器,至于是什么触动了报警器,我目前还不得而知。

    我妈就这样被拉走,去了外婆家,然后被拉去一个叫河铺的地方见那位谭医生。

    关于这位医生,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姓谭,而他属于一个工程队,当时国家建造葛洲坝水电站,本来已经竣工,但在河铺那里好像还有一个小工程,他刚好跟着工程队到了那里,说来也是缘分,遇上他正好救了我妈的命,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命运,真正走到绝路而又命不该绝时,老天就会出手帮你一把。

    这些也都是我听来的,更多的细节我就不知道了,至于我妈是怎么被他救治回来,我也不清楚,无法参与这件事,是我一生的遗憾。

    在我妈被救治的那段时间,我成了没妈的孩子,处境有多惨可想而知,由于家里给我妈治病已经用光了积蓄,还借了一部分钱,几个亲戚凑钱才帮我买了一包奶粉,好景不长,奶粉吃光了,我被迫断奶。

    我后来吃的东西,都是家里煮饭时的米汤,在里面加点油喂给我喝,但这点东西不能和奶粉相提并论,我一天大多数时间饿得浑身无力,连哭都哭不出来。

    以前我也只是从亲戚口中听说这些事,由于记不得太小时候的事,倒没有多大感触,可见遗忘也是一剂良药,现在不同了,我亲身经历,才知道那滋味有多难受。

    我躺在家里的床上,我爸白天还要下田干活,别的亲戚也都有自己的事要忙,糟糕的是我妈的治疗并不是一帆风顺,奶奶和几个伯母来探望我,谈到我妈,说是不行了,亲家那边让他们提前准备准备,至于我,一个婴儿,大家都有放弃我的意思,这时候的孩子,不像后来的孩子那样金贵,大人们连自己都顾不上,迫于无奈的时候也只能放弃小孩。

    可能是我和我妈上辈子做过不少好事,上天眷顾,我妈的病最后峰回路转,终于被那位谭医生治好了,而我,喝着米汤,竟然也被我活了下来。

    没多久,我妈回来,我才有了人全天候贴心照顾,身体状况一天天好起来。

    家里的气氛活络多了,许多亲戚都来探望治好病的妈妈,我妈抱起我,脸上露出心痛,我怔怔看着她,感觉妈妈的气息已经无法和以前相比,看来这次大病一场,她还是元气大伤,甚至身体并没有真正好转。

    十二岁那年,在我本命年的时候,我妈最终还是因为同一个病因,离开了这个世界,后面我再细说这件事。

    想到这里,我的心很难受,埋头在妈妈怀里,不让她发现我的异常,而我的意识无意间发现,脑袋里那个进度条又涨进了一点,上面的数字悄无声息变成了“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