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二章???积善之家2
    我爸和我三岁的哥哥都在睡觉,幸好嫁到附近茅屋湾的大姑特意留下来照顾我妈,奶奶已经回了自己家里。

    她急忙去叫醒我爸,两人一商量,没别的办法,只能连夜去请村里的老医生,当初建议我妈不要生下我的就是他,现在看来,他的建议很正确。

    我们这个村子叫涂家坳村,老医生住在涂家坳村部,像我家住的这个地方叫叶家垸,和我大姑家所在的茅屋湾一样,都是涂家坳村的一部分,彼此也都挨得很近,以前吃大锅饭的时候,给村里的各个分部取了编号,分别叫一组,二组,三组等等,现在这种称呼已经随着新时代来临逐渐被人遗忘。

    黑灯瞎火里,我爸打着手电筒就赶往村部,那个年代,家里有把手电筒,真跟赵本山小品里演的一样,属于家用电器了。

    我爸那时候也还年轻,二十四岁,胆子大,走夜路并不怕。他二十岁结婚,可能让后来的年轻人羡慕惊讶,但在当时其实属于晚婚晚育,那时候许多人家的孩子十七八岁就结婚,更早一点的十三四岁就结婚。

    当然这也意味着大家都没什么文化。

    我爸深夜进村部,遇上村里的几条大狗,围着他一阵狂叫,有一只还险些咬到他,好在还是顺利到了老医生家门口。

    老医生姓涂,头发全白了,满脸褶子,一听是我妈的病又严重,说着救人要紧,挎上医药箱就随我爸离开,到了我家里,他用听诊器听了听心跳,把了把脉,直摇头叹气说:“没救了,她能坚持到生下孩子已经很了不起。”

    我躺在旁边,听见这话,眼泪忍不住往外冒,只是婴儿体积小,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我妈身上,就没有发现我流泪,我也不想让人发现我的异常,缩头躲进单薄的被子里偷偷哭。

    我爸也慌了神,扑通跪下来求涂老医生一定要救我妈的命,可是老医生也无能为力了,在当时那种医疗条件下,很多后世能治的病,在当时都是绝症。

    涂老医生也没有白来,开了些滋补养神的药,别的办法他也没有了。

    这样又过了一天,外婆那边才得到我出生和我妈又病重的消息,也是这一次亲人的探望,给我妈带来了绝处逢生的机会。

    由于那时候通信不发达,交通也不便利,以我大外公、二外公和小舅为代表的三位亲人这一天才赶过来,骑着三辆老式永久牌自行车,停在我家门口。

    他们先去看了我妈,她已经极度虚弱,眯着眼看到三位亲人,开不了口,然后他们才看我,面对新出生的孩子,任何人都会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喜悦。

    不多时我奶奶也来了,亲家那边来人,她是该出面,而且我奶奶叫廖素珍,和我外公小舅他们是一个地方的人,都姓廖。

    经过我奶奶的建议,让我二外公给我取个名字,他读了点书,算是我们亲戚里比较有学问的。

    二外公比起我外公来显得儒雅多了,询问完我的生辰八字,结合我妈现在的状况,说:“这孩子生来母亲就病危,克母,将来可能会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我建议取个不太起眼的名字,单名一个‘凡’吧。”

    我躺在旁边,听到他给我取的名字,心里有些迷糊,不对呀,我的名字不是这样的,难道这与我小时候的经历有所出入吗?

    这时候我奶奶思索了一下,念叨着:“单名一个凡,全名夏凡,这个名字乍看是不起眼,但谐音就不得了了,夏凡,下凡,你这整得我孙子是神仙下凡一样,天底下就没有多少这样高调耀眼的名字。”

    我外公也是这样认为:“二弟,你怕是糊涂了,我们家里要是有神仙下凡,那还得了。”

    二外公尴尬笑了,用一根手指挠挠额头,想了想又说:“是我考虑欠妥,要不在中间加一个‘小’字,叫夏小凡怎么样?”

    夏小凡这个名字出口,我奶奶和外公立刻都是中意起来,连我爸和小舅也是觉得这个名字不错,躺在旁边的我也是不再迷惑,原来这与我以前的经历一样,只是中间有点波折,夏凡变成了夏小凡,这的确是后来伴随我一生的名字。

    给我取完名字,我爸凑到我妈跟前,说:“我们家老二的名字有了,叫夏小凡,你满意吗?”

    我妈听见了,只是不能开口,眼神里有光芒涌动。

    看到我妈现在这个样子,屋子里的人又都是唉声叹气起来,认为过不了多久就要给我妈准备后事。

    我小舅作为晚辈,一直没怎么说话,此时有些没把握地说:“三姐病成这个样子,来之前我碰到她出嫁前一起学裁缝的小余,她说她家那里有一个从部队退伍的医生,姓谭,治好过不少疑难杂症,我们可以请他来给三姐看看,不能就这样放弃了。”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看我妈的面色,都能看出只剩下一口气,可谁也不好拒绝小舅的建议,最后我奶奶拿主意,同意了小舅的建议。

    为了争取时间,小舅他们当天就骑着自行车回去了,第二天小舅又来了,坐在拖拉机上,但没有看到那位谭医生。

    原来那位谭医生请不动,不愿意跑远路来这里,没办法,小舅只能雇了一辆拖拉机,打算把我妈拉过去见他。

    我爸用稻草铺在拖拉机车斗上,在上面又铺上一层被子,当我妈被抬上拖拉机,我奶奶抱着我在旁边看着,那一刻,我脑中那个红色按钮突然嘟嘟响,甚至闪烁起红光。

    这是红色按钮第一次起反应,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难道和我妈有关系?

    我这样想着,看向已经躺在拖拉机车斗上的妈妈,红色按钮却已经不再起反应,不过我再看红色按钮下面,出现一个长条形方框,最左边位置有一丁点红色痕迹,上面还有一个数字“1%”。

    看到这个数字,我瞬间明白这个方框是什么,这明显是一个进度条,刚才我妈被抬上拖拉机,意外触动了红色按钮,开启了一个进度条,并且已经成功积累了1%的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