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母胎开始 > 第一章???积善之家1
    早年我奶奶家和外婆家都是大地主出身,富贵了几代人,据说家里的姑娘出门都是坐轿子,轻易不会在外面抛头露面,每每遇上乡邻间发生大灾小难,家里也都会尽力捐助,帮助乡邻度过难关。

    后来世态剧变,地主阶级因为阻碍社会进步被打倒,但由于我奶奶家和外婆家平时行善积德,为人很好,只是没收了财产,并没有为难他们,后来听长辈说,没收财产前他们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出一麻袋铜钱,都当作废铜烂铁给卖了,还有大块的金子与银子,藏在水塘边,等风声过了再去寻找,不知什么原因全都不见了。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没有永远昌盛的家族,而财聚财散更是世间常态,没有什么好惋惜,再者这也是“据说”的事,具体真相如何,已经无从考证。

    到了我爸妈这一辈,家里已经一穷二白,糟糕的是我奶奶还先后生下我爸他们兄弟姐妹八个,为什么会生这么多,说不清,可能与当时的社会风气有关,大家都普遍生得多。

    我爸和我妈属于表兄妹,不对,是表姐弟,我妈比我爸大三岁,是典型的姐弟恋。

    在他们那个年代,表亲之间结婚是被允许的,正所谓女大三,抱金砖,我爸妈结婚后整个家几乎是由我妈一个人支撑起来,在我哥出生后的第三年,我出生了,但一切不再那么顺利。

    本来怀着我的时候,我妈已经病重,村里的老医生说按照她当时的身体状况,不能生下我,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但我妈还是坚持要生下我,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年,我妈冒着生命危险把我带到这个世上。

    “生了,生了,差点急死我。”

    “谁说不是呢,这也太不容易了,生个孩子,几乎把命搭进去。”

    “哎,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快看看时间,把这孩子的生辰八字记下。”

    “……己已年,庚午月,己酉日,属蛇呢。”

    ……

    ……

    点着白炽灯的红砖瓦房内,产婆和奶奶正在一边说话一边忙碌着,我被包裹好,放置在我妈身边,她脸色发白,头发散乱,只虚弱看着我,气息已经断断续续。

    这是我妈生下我后的状态,是后来的我听说的,不过在眼下,作为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我发现很不对劲的地方,我竟然有清楚意识,确切来说,是一个成年人的意识。

    根据我脑中现在的记忆,我确认身边看着我的女人是我妈妈,旁边和产婆交谈,一番你来我往,硬塞给产婆一个红包的老妇人是我奶奶,而我本应该已经是个成年人,现在却重新回到妈妈肚子里再次出生。

    我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我这算是常见的穿越重生吗?

    好像不是。

    但让我回到妈妈肚子里,再次出生,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切不还是照旧。

    我又发现了不对劲,脑海里出现一个散发淡淡荧光的屏幕,正中间有一个红色按钮,别的就什么都没有。

    我在心里暗自惊讶,尝试去触碰屏幕,有意识移动过去,触摸在红色按钮上,就跟我自己用手触摸在上面一样,但是红色按钮很硬,根本按不动。

    连续鼓捣了好几次红色按钮,依旧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的心里有些怄气,这个红色按钮是怎么回事,既然出现肯定有什么作用吧,不应该只是一个摆设,不过眼下它好像真的只是一个摆设。

    我爸和我大伯以及大伯母一直守在门外,听到婴儿哭声,早就想进屋查看,正好我奶奶打开门走了出来,叫我爸进去看看自己苦命的媳妇还有刚出生的我。

    他们三人走到我奶奶对面,突然大伯母夸张地惊叫一声,看见一团黑影从我奶奶后背急速冲出来。

    我奶奶被她吓一跳,质问她大叫什么,大伯母告诉她,刚才有一个穿着黑衣,苍老无比的妇人从她身后的房间快速跑出来,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奶奶回头看,她身后的房间就是刚才走出来的房间,里面只有产婆和我妈以及我,哪里有什么穿黑衣服的老妇人。

    但是我爸和我大伯却说他们也看见了,老妇人穿着漆黑无比的衣服,怀里抱着什么东西,跑出来的速度极快,根本不能让他们看清楚。

    有了他们三人的说辞,奶奶也被说糊涂了,但她依旧不相信有什么黑衣老妇人从屋内跑出来,只觉得是他们看眼花了。

    我出生在天还没完全亮的早上,加上屋内的灯光也不是很亮,他们三人的确有看花眼的可能,而这些事情也都是长大后的我听长辈说的,现在亲眼所见,的确与他们所说的差不多。

    这是改革开放初期的年代,很多农村还没通电,我家里做点小生意,勉强用上电灯,说实话并不太明亮,而且多数情况下是舍不得用的,只会和大家一样在夜晚用煤油灯或者蜡烛照明,一些穷苦家庭,甚至趁着天没黑,早早吃完饭,等到天黑后再摸去床上睡觉,连煤油灯和蜡烛都省了。

    我记得那时候还有很多家庭连饭都吃不饱,并不是改革开放了,家庭联产承包了,大家就立刻都有饱饭吃,这中间依旧有一个合理的发展过程。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直到九几年,我爸还有其他附近的邻居都有很严重的胃病,怎么来的,饱一顿饥一顿,饮食极度不规律,折腾出来的,而且那时大家都穷,没钱治胃病,有人便发明了一种很省钱的偏方,等到后面我再告诉大家。

    天亮之后,陆续有亲朋好友来贺喜,我妈可能是由于挺过生孩子的难关,白天的时候有了力气,开始给我喂奶,吃饱后我妈把我放到床边,一些亲戚朋友看着我,忍不住惊讶:“这小孩很另类,不哭不闹,眼神也一点不像个娃娃,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赶紧尽量掩饰自己成年人的身份,索性闭上眼睛,假装睡觉,这样他们就看不到破绽了。

    于是我的注意力又回到脑袋里那个红色按钮上,依旧是很硬,怎么都按不动。

    这样安然度过一天,到了夜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妈的病突然加重,呼吸困难,几度陷入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