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末异闻录III魔法零界点战争 > 十七章:「神秘挡路人」
    《终末异闻录III魔法零界点战争》

    ---「十七」

    男人腰间悬挂着从未见过的东西。

    缠在腰间的皮带乍看之下只是普通的腰带,却收着入鞘的剑。

    星辰曾见过真剑几次,能从剑鞘及剑柄分辨出是玩具还是真品。

    那把剑看来便是如假包换的真剑。

    而且它看来似乎不是日本刀,而是西洋剑。

    剑鞘极为宽,且毫无弧度。

    月的哥哥腰间也缠着同样的皮带,悬挂着不同的细刀剑。

    最让星辰不安的,是四个人都散发着会发光的烟雾。

    虽然跟月散发的烟雾一样,但颜色却不一样。

    少女是从肩膀上的肩包,彪形大汉是从腰间的剑,另一个男人是从受伤的手提箱,各自散发着绿色,白色,红色,蓝色等不同色调的发光烟雾。

    而无相月的哥哥无相夜则是从双手戴着的手套散发出淡蓝色的发光气体。

    身旁的月脸色已经有铁青转为土色。

    刚才抓着星辰衣袖子的手,现在僵硬的放在了胸前,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张开嘴巴仿佛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默默无语。

    星辰感觉到了无相月在害怕着什么。

    而且月的哥哥刚才说要强行把月带走。

    也就是说,他们便是月的敌人,也就是我的敌人。

    星辰满心困惑,身旁的月只是笔直凝视着自己的哥哥。

    她没蠢到自认为四对一可以赢的地步,先让身旁的星辰逃走才是首要任务。

    可是,她并不知道,星辰另有打算。

    正当月决定让星辰独自逃走并付诸行动的前一秒,她突然被人往后拉了一把。

    “等等,你做什么?”

    月大吃一惊,星辰拉着她的手奔现背后的窗户。

    “没必要跟他们动手吧?”

    月立马明白了星辰的意思与打算。

    他不走被堵住的门,而是要经由窗户逃走。

    医务室位于二楼,但一楼只是一个阁楼,从二楼跳下去也只是一个小高度,不会受伤。

    他们可以跳窗逃跑、

    不过,月觉得这个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夜拔出了腰间的军刀,将刀刃指向了两人。

    星辰并没注意到。

    然而,当他伸开手,准备拉开窗户时,如同电流窜过一般,指尖突然感到一股锐利的刺痛。

    他立即放开了手,只见右手食指与中指已经变红了。

    “你看!”

    月突然说道,星辰这才发现,窗周围都被厚厚的冰块敷盖住了,已经没有办法从这里逃脱了、

    也就是说,星辰的计划失败了。

    “怎么回事?”

    他刚才摸到冰块,所以才感觉到了冻伤的痛楚。

    月转身面对那些人。

    “哥哥,你别再做这种傻事情了,你要是真的伤到了他,你就将永远失去力量!”

    四人之中有三个人放声大笑,而唯独没有笑的那个人,那个叫无相夜的人将手中的军刀收入刀鞘中。

    “我并不是攻击你们,只是把你们关起来而已。”

    月等人在争论之时,星辰之时茫然的凝视着窗户。

    剑跟手枪他都能够勉强接受,以及那散发出来的烟雾体。这些他都可以勉强理解。

    但是,眼前这个显然不同。

    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却变成了可能。

    这完全不是可以用科学就可以完全解释得清楚的程度,让星辰陷入更加深沉的迷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