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九十二章 愉快的决定
    喵~

    懒洋洋的猫叫,在何川身边响起。

    何川扭过头,看见辣娇侧躺在沙发上。

    眼神慵懒,尾巴一摇一晃,在空气中高高扬起,然后落在何川腿上。

    何川:“……”

    辣娇:“……”

    视线在空气中交织。

    一人一猫,就这么对望着过了五分钟。

    良久,何川迟疑着,伸出手,搭在辣娇尾巴上。

    瞳孔中的黑色猛地膨胀了一下,然后渐渐退去。

    喵……

    辣娇从沙发上爬起来,走到何川身边,在他胳膊上蹭了蹭,然后翻了个身子,露出柔软的肚皮。

    “傻帽。”何川淡淡的说了句,伸手在它肚子上揉了两下。

    大脑有种缺氧的感觉。

    手臂很沉,抬了一半,有点抬不起来。

    何川侧着身子倒在沙发上,半长的刘海垂落下来,遮住他的眼睛。

    不一会儿,他胸口一起一伏,呼吸变得均匀起来。

    辣娇盯着他看了几眼。

    它从沙发一头,叼来小被子,轻轻搭在何川身上。

    然后跳下沙发,一个加速跑到门口,跳起来,将门口旁的开关关上。

    啪嗒。

    整个卧室一下子暗了下来。

    ……

    这一觉,何川睡的非常的沉。

    虽然很沉,却并不是很踏实。

    很多梦,一个接一个,在他脑海中来回反复。

    偏偏他像是被锁在了里面,无论如何也无法从梦境中挣脱。

    忽然,他猛地一蹬腿,就听“砰”的一声,房间里响起一声巨响。

    辣娇在沙发一头趴的好好的。

    被这动静吓的,猛地从沙发上抬头。

    呼哧,呼哧……

    何川闭着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口剧烈起伏着。

    好半天,他咽了口唾沫,睁开眼,看见熟悉的,雪白色的天花板。

    愣了两秒,何川才从沙发上直起身子,一只膝盖抬起来,手肘靠在膝盖上,揉着发疼的太阳穴。

    感觉脑子好像要炸掉了一样。

    揉了半天,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

    朝着脚边的方向一看,视线在半空中和辣娇产生交汇。

    何川:“……”

    辣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何川总觉得辣娇看他的眼神,就仿佛是在骂他是不是个傻子。

    摇摇头。

    将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抛出脑海。

    何川从沙发上起来,看到沙发前的茶几歪了一截。

    跟原来摆放的位置,差了差不多有九十度的弧度。

    上面的东西也变得东倒西歪。

    昨晚放着的百事,此刻正静静的躺在地摊上。

    褐色的液体撒了一地。

    何川:“……”

    算了,先收拾一下吧。

    他跳下沙发,将茶几上的东西整理了一下,搬到一边,然后开始收拾起地摊。

    先将差不多空了的百事罐子捡起来,扔进垃圾桶,然后抽了几张纸巾,尝试将地毯上的可乐清理一下。

    在连续浸湿三张纸巾后,何川索性将地毯抽出来,卷成一圈,放在门口。

    沾了这么多可乐,已经很难清理干净了,回头直接扔到楼下垃圾桶好了。

    整理好客厅之后,何川感觉脖子上有些不舒服。

    感觉黏黏的,下巴和脖子都贴到了一起,特别难受。

    拿了件衣服去了浴室,顺手把刚换下来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

    加上之前换下来的衣服,差不多又可以洗一次了。

    夏天了。

    换衣服的频率,也比冬天高了。

    等弄完这些之后,已经日上三竿。

    何川带着早就等的不耐烦的辣娇出门,把店铺打开,然后去隔壁点了碗牛肉面,吃完之后,这才开始正式营业。

    只可惜。

    并没有什么客人……

    作为一个佛系的店主。

    何川的宠物店跟它的主人一样,也非常的佛系。

    从开业以来,总共也没卖出去多少东西,收到的钱在扣除成本之后,也就够他平日里的伙食费而已。

    如果不是何川把这家店买下来,不用付租金,说不定每个月何川不仅不赚钱,还得倒贴房租和水电。

    今天何川有点懒。

    虽然平日里他也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但今天的他比平常时候看起来更懒。

    身子骨软绵绵的,简直提不起力气。

    胃也有点不舒服,看到什么东西都不想吃。

    这种情况持续了几个小时,何川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上网收了一下自己的症状。

    几分钟后他放下了手机。

    中暑了……

    大概是因为昨天跟在翟瑶身上折腾了一整天,接着晚上又在沙发上睡着,忘了开空调的缘故。

    毕竟自从退休之后。

    他就整天呆在店里。

    偶尔出去两次,不是坐出租,就是翟瑶和吴胖子开车来接他。

    已经很久没有进行过剧烈的运动了。

    好在,店的斜对面就有一家药店,何川过去,买了一盒藿香正气液。

    买药的时候,店家正好在搬运货物。

    半米高的纸箱,被两个身着白大褂,看起来娇滴滴的妹子,一人一边,从面包车上抬进了药店。

    何川看了一眼,纸箱上写着几个字,最后两个字是“口罩”。

    又出事儿了?

    何川挑了挑眉。

    记得过年那会儿,因为上面下通知,导致口罩这种物资突然就火了起来。

    店里一罩难求,不仅医用口罩卖完了,就连超市里的防尘口罩也都销售一空。

    到四月左右的时候,一片N95口罩炒到了六十多块钱,而且有钱都还买不到。

    要关系的。

    不过从五月开始,口罩需求急剧下降。

    不仅价格恢复了平常水平,甚至比以前的价格还要低上不少。

    听说制作医用口罩的熔喷布,从一开始的2.5万元一吨,一度炒到70-90W一吨。

    产生了不少倒爷。

    有些下手快的,就这两个月时间,就赚了小几亿。

    不过现在熔喷布价格也下降了,被上面整治了一顿,很多囤积熔喷布梦想着发大财的现在都遭殃了。

    据说这玩意儿现在都堆在厂房里,白送都没人要。

    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吴胖子还有点可惜。

    怎么没亏死那些龟孙子呢。

    不过看这架势,最近还是小心一点好。

    还是呆在家里,哪儿都不要去好了。

    做出这个决定后,何川感觉身心愉悦,回到店里把藿香正气水喝完之后,他准备提前关店。

    就六点好了。

    结果刚过五点,就看见一道身影,低头搭脑的从外面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