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九十一章 声音……
    “真货?”

    何川下意识的把手上的东西抱紧了一点。

    “算是吧。”翟瑶撩起搭落下来的酒红色刘海,“都是几十年前的东西,也算是有点年头了。”

    何川将手里的东西,翻过来覆过去的看了两眼。

    老物件,用量确实挺足,何川用手掌垫了垫那把生锈的铜剑,别说,还挺沉的。

    三人将东西收拾好,搬上车。

    然后翟瑶开着车,在附近转了一圈,找了一家餐厅吃饭。

    味道算不上出彩,不过能拿来忽悠外地客人,水平也算是在平均线以上。

    吃饱喝足之后,三人在附近转了一圈,消消食,然后翟瑶开车,把何川送回家。

    “你自己上楼,我们就先回去了。”

    当何川从车上下来时,翟瑶从窗口伸出脑袋,朝何川挥挥手。

    然后,何川眼睁睁看着翟瑶开着车,载着面颊微红的应菲,在街道口消失。

    何川低下头。

    正好对上辣娇的目光。

    “你在看什么。”他问。

    辣娇没理他,它猛地往台阶上一跳,拿屁股对着何川。

    何川在原地站了会儿,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跟在辣娇的身后上了楼。

    开门,进屋。

    何川把鞋子放好后,看见地上留下来的鞋印。

    是上午应菲和翟瑶过来时,在家里留下来的痕迹。

    脚印不是很脏,只是有些灰尘,但何川看了两眼之后,还是去了厨房,拿出扫帚和拖把,弯着腰开始扫地。

    将脚印扫干净,灰尘都用撮箕撮起来,倒进垃圾桶里。

    做完这些后,何川将拖把在浴室里打湿,在地上拖了起来。

    等他将屋子收拾完后,已经出了一身汗,身上黏黏的,衣服都贴在皮肤上,很难受的感觉。

    何川从卧室里拿了一套换洗衣物,进浴室打开水龙头。

    这次洗澡何川整整花了二十分钟时间。

    他用毛巾将全身都搓了一遍,把皮肤搓的通红,然后再用药皂洗一遍,又打了一遍沐浴乳。

    从浴室出来后,何川整个皮肤都透着一股红色,像是刚从蒸笼里端出来的小龙虾。

    还散发着一股香味。

    辣娇出过门,也在浴室里洗了一下脚脚。

    它在地上的毛巾上蹭了两下,将脚脚蹭干净,然后跳上沙发,挨着何川身旁趴下。

    咔嚓。

    何川从沙发旁的小冰箱里拿出一罐冰可乐,打开之后喝了一口。

    冰凉的碳酸饮料入肚,浑身毛孔仿佛被打开一下。

    舒服。

    何川闭着眼睛,好一会儿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将二氧化碳气泡吐出。

    做完这一切后,他躺在沙发上,随手从一旁的书架上抽了本书,靠着靠枕就开始看了起来。

    今天很累。

    去了一趟春熙路,感觉跟要了半条命似的。

    又是搬东西,又是整理摊位,还要应付客人的咨询问价。

    何川脑子都快炸了。

    他是去打鱼的,但周围还有很多靠经营卫生的小生意人。

    他们在那里沿街叫卖,废力的吸引过往游人的注意力,推销自己的商品。

    甚至还有人穿着厚厚的玩偶服饰,在街头散发传单,跟路过的游人一起合影留恋。

    当他们取下头套的时候。

    何川看到的,是一张张发丝都被汗水浸湿,紧贴在脸颊,脸上因为气温过热而显得有些通红的稚嫩脸庞。

    蓉城六月的天气。

    何川光是坐在那里,身上就一直在往外冒汗水。

    哪怕喝着奶茶,吃着冰粉,衣服依旧全被汗水浸湿。

    但有那么一群人,却依旧在为生存而奔波。

    有那么一瞬间,何川突然觉得很幸运。

    幸好自己当初选的是警察,幸好自己有那么一点特殊之处。

    否则就何川这种性格,估计挨不到退休,就能把自己活活给饿死。

    努力活着的人,都值得所有人的敬佩。

    何川叹了口气,将手上刚翻了两页的书籍给合上。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两只脚踩在地摊上,胳膊靠在膝盖上。

    或许是被某种气氛给感染,或许是触动了什么东西,何川觉得自己的心情非常沉重。

    脑海中时不时的会有各种画面闪过。

    那些并非自己亲身经历过,却又格外熟悉的画面,一个个的冒了出来。

    有时候他是一个工人,有时候他是一个司机,有时候他是个白领,有时候他又是个……

    各式各样的身份,各种各样的经历,如雨后春笋一般在脑海里纷纷浮现。

    就好像一台十年前的电脑,在运行一款最烧显卡的《荒野大镖客2》一样。

    大脑在轰鸣。

    血液在快速流动。

    耳边“嗡嗡嗡”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停震动一般。

    何川的手指,深深的陷进裤腿里。

    瘦弱的手臂上,一根根青筋浮现出来。

    淡蓝色的血管下,仿佛看到有什么东西在涌动。

    “我好恨,我好恨……”

    “救救我,我不想死,快点来救救我……”

    “放我回去,我妈妈还在等我,快放我回去……”

    “救命啊!你这个禽兽,放开我。快来人啊,救救……唔,唔唔……”

    那些画面,逐渐变化成一道道声音。

    无数声音在哀嚎,在嚎叫,在何川耳边控诉。

    “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为什么不杀了他!”

    “我好恨啊,我还有孩子要养,还有父母要孝敬,我好恨啊!”

    “他们为什么见死不救,他们为什么要冷眼旁观,为什么,为什么!”

    “那些人,就是那些人逼死的我,他们还在网上打字,他们还在网上做键盘侠……”

    那些声音越来越响,渐渐覆盖了何川的理智。

    砰!

    卡其色的短裤,承受不住何川的力道,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他抬起头。

    半长的刘海下,那双永远平静,甚至带着点冷漠的眼睛,开始变得涣散起来。

    “我要你杀了他,杀了他,为我报仇!”

    不行,我是警察!

    “他是杀人凶手,他杀了我,我要他血债血偿!”

    不行,我,是警察……

    “如果你不愿意动手,那么,将身体交给我,我来给自己报仇!”

    不行……我……

    理智的声音,在脑海中逐渐崩坏。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充满怨毒的声音,从众多声音中脱颖而出,覆盖了他的脑海。

    忽然。

    何川浑身一震,整个人猛地往前踉跄了一下。

    他双手撑住桌子,肩膀轻微的抖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抬起头。

    眼皮微微上扬。

    就见他瞳孔中的黑色,仿佛覆盖了整个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