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八十七章 大师
    嗯啊。

    应菲点头。

    两人刚回到客厅,就看到翟瑶趴在沙发上,拿着发丝正在挑逗辣娇。

    辣娇眯着眼睛。

    看翟瑶的眼神,活像是在看一个傻……

    见何川回来,翟瑶开始抱怨:“川儿,你家猫真是太无聊了,我在这儿逗它半天,它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猫不都是这样的吗。”何川淡淡道。

    “谁说的,我家又不是没有养猫,可亲人了!”翟瑶立马开始反驳。

    “哦?什么猫?”何川随口问一句,跟翟瑶聊天的时候,一定要回复她。

    不然她会一直唠唠叨叨,唠唠叨叨,吵到你忍不住回复她为止。

    想到这里,何川身子突然一顿。

    问题来了,应菲是没法开口说话的。

    那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们都……

    “对了,你最近要回去吗。”应菲掏出手机,打了一行字,用语音放出来。

    “回去?”何川挑了下眉毛。

    “嗯,我爸让我回去一趟。”应菲点点头,补充道,“而且夏天到了,我的短袖都在家里,还要回去一趟拿衣服,你回去吗?”

    这样啊……

    何川反应过来,应菲是在问他要不要回老家。

    算起来,今年除了过年回去过一趟,呆了几天之外,已经快有小半年没回去过了。

    他并不是很想回去。

    犹豫一下后,何川点头道:“好,到时候你叫我。”

    嗯!

    应菲狠狠的点了下头。

    “你们两个干脆住一起算了,这分居两地的,多不方便……”翟瑶幽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两人身边,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疯狂撒狗粮。

    其实两人也没做什么。

    一个非常冷淡,成天板着一张脸,话都说不了几句;另一个更不会说话,而且动不动就脸红,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一样。

    偏偏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哪怕不说话,都显得非常和谐。

    偶尔对上那么一两句,感觉隔着空气,都能闻到一股浓郁的甜味。

    这种莫名其妙,又非常和谐的感觉,让翟瑶感觉非常嫉妒。

    她有些心态失衡。

    应菲一听这话,耳朵下意识的又红了起来。

    不过翟瑶说这种话也不是第一次了,尤其是两人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她一直跟她问东问西。

    不仅详细的询问了两人相识相知的过程,还问他两走到哪一步了,什么时候牵的手,有没有本垒打。

    应菲问翟瑶,本垒打是什么意思。

    翟瑶也不解释,就看着她“嘿嘿”怪笑,等她笑够了,才在应菲耳边偷偷说了一句……

    想起翟瑶说的话,应菲耳根子更红了,眼神迷离,脸颊简直要透出水来。

    “吃都堵不住你嘴。”何川随手拿起洗好的一个毛桃,直接塞进翟瑶的嘴里。

    “唔,唔唔……”

    场景重现,翟瑶被毛桃堵住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伸手把毛桃取出来,咬了一口,一边嚼着桃肉,一边狠狠的瞪了何川一眼。

    三人就在客厅里休息起来。

    其中翟瑶唠唠叨叨,何川偶尔回一句,应菲则是在一旁安静的听着。

    眼神时不时往辣娇身上瞟上一眼,透着一股好奇。

    辣娇的身体线条流畅,毛发透亮,眼睛永远半眯着,给人一种谁都不在乎的感觉。

    很酷。

    那些见过辣娇的小女生,都疯狂的想撸一把辣娇,可惜辣娇从来不给她们机会。

    此刻它趴在沙发上,尾巴一摇一摆,轻轻地拍打在何川身上。

    似乎感觉到应菲的目光,辣娇瞟了她一眼,然后扭过头,将脑袋靠在何川大腿上,斜着眼睛又看了应菲一眼。

    好想摸!

    应菲的眼睛又亮了。

    何川低下头,不知道辣娇为什么又黏上自己。

    最近辣娇脾气变得有些古怪,自己从外面回来,它就会躲的远远的,等他洗完澡后才会靠上来。

    不过这样也好,以前的辣娇实在是有些太黏人了,让何川有些不习惯。

    现在这样的程度刚刚好。

    他伸手搭在辣娇身上,拂过它柔顺的毛发,就见辣娇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嗓子里发出雷鸣一样的响声。

    “对了,川儿,我记得你之前运气好像一直很差吧,总是能碰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案子。我最近认识一个大师,听说很灵,你要不要去看一下。”翟瑶聊着聊着,突然一拍脑袋,想起个事儿来。

    何川的运气确实不太好。

    他在局子里的时候,三天两头都会碰上重案,要案。

    有时候就算是遇到一个普通案件,也会牵扯出一系列其它案子。

    就好像他刚刚经历的那件事儿一样。

    偏偏大多数时候,这些案件又是些陈年旧案,破解起来非常复杂。

    哪怕是何川有着共感的能力,这里面也有很多案件,至今未能破解。

    “不去。”何川平静道。

    这种所谓的大师,他已经见过很多了。

    何川老家就有很多道观寺庙,小时候他跟着自己奶奶,经常上山上求神拜佛。

    奶奶是个虔诚的佛教信徒,而何川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加上一些特殊遭遇,让奶奶担心他是不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老人家砸了很多钱在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上面,又是请佛像,又是买念珠,还在寺庙里供灯油,挂牌索。

    甚至还找过很多偏方,给何川洗药浴。

    可惜什么用都没有。

    长大后何川渐渐明白,这些所谓的大师,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骗子。

    至于真正的大师,何川也见过。

    他不知道那是不是大师,甚至连他的样貌都已经忘记。

    只依稀记得他的年龄不小,至少四五十岁往上,穿着一身农村里常穿的蓝布外衣,戴着一顶小毡帽,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模样。

    他看起来很普通,眼睛也很普通,跟普通的老年人一样,带着一种色泽深沉的浑浊感。

    可是,当何川跟他目光对视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仿佛看到另一个世界……

    “川儿,川儿!”

    何川的思绪突然被人打断。

    刚回过神来,就见翟瑶正不满的看着他。

    “干啥呢,怎么说着说着就走神了。我最近准备去问个事情,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翟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