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八十五章 蹭饭
    何川打开门,就看见应菲提着个包站在外面,巧笑嫣然。

    “你居然能找对地方,没让我下去接你。”何川将门拉开,准备让应菲进来。

    “哈喽!”

    突然,一道身影从应菲身后跳了出来,挡在应菲身前,朝何川招了招手。

    何川脸皮抽了一下,变得面无表情。

    “你怎么也跟着来了。”他淡淡的问道。

    “最近楼上在装修,吵死了,不想回去,就在小菲那边住几天。怎么,不欢迎?”翟瑶一手勾住应菲的脖子,将整个身子靠了上去,几乎压在应菲的肩膀上,脑袋藏在应菲身后,朝何川做了个龇牙的表情。

    “没,我怎么敢。”何川往后走两步,让出空间,方便两个人进来。

    “谅你也不敢。”翟瑶拉着应菲的手,走进屋里,低头准备换鞋,“咦,你家的拖鞋呢。”

    “进来吧,不用换。”何川将客厅里的地毯卷了点起来,露出一条小道,方便他们走路。

    平时他回家,都直接脱了鞋,踩在地毯上。

    只有要去浴室,或者厨房的时候,才会换上室内拖鞋。

    “这样啊。”翟瑶也不在意,踩着一双高跟凉拖就走了进来。

    应菲跟在她身后进屋,朝着何川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她昨天在我家,跟着我睡,刚才你发消息的时候被她看到,所以……”她在手机上打字,打了一长串,然后递给何川看。

    傻姑娘。

    我已经知道她跟你睡了。

    何川看了眼手机记事本,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哇,好香,川儿,这是你自己做的菜?”翟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达到厨房去了。

    看到厨房餐桌上摆着的满满一桌子菜,翟瑶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嗯。”何川一边应着,一边开始收拾起茶几。

    厨房那张餐桌,刚好卡进拐角处,上面放了个烤箱,只在另一边放了两把椅子,刚好能坐两个人。

    多了个翟瑶,再去那边吃,就有些施展不开了。

    何川将茶几收拾出来,将东西放好,然后去厨房准备将菜端到客厅。

    刚掀开帘子,就看到翟瑶捞起一块板鸭,放在嘴里。

    何川进去的时候,她板鸭刚咬一半,见到何川后,她顿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把剩下半块板鸭吃完。

    好不容易将板鸭咽下去,翟瑶郑重其事道:“我就帮你尝下鸭子的味道,绝对不是因为饿了想要偷吃。”

    “好吃吗?”何川问。

    “还行。”翟瑶抬头望着天花板,眼珠子四处乱溜。

    何川没有搭理她,他将桌上的菜端起来,拿到客厅放到小茶几上。

    应菲也将包放在沙发上,跟在何川身后开始帮忙。

    翟瑶看着两人在房间里忙碌,摩拳擦掌,也想要展现一下自己。

    结果刚端起一盘炒空心菜,盘子一歪,里面的油脂从盘子边缘滴落在她大腿上,还有地上。

    “哎呀!”翟瑶吓的倒退几步,结果更多汤汁倒了下来,还有几根空心菜叶落在她的大腿上。

    绿油油的,很是瞩目。

    何川抽了张纸巾递给翟瑶,翟瑶将盘子放在桌上,结果纸巾开始擦拭起大腿。

    “诶,我说川儿,你下回买盘子,买个有边框的嘛,像这样不小心把油弄出来多难清理……”

    何川看了她一眼。

    像你这么蠢的,估计没几个。

    翟瑶弯着腰,被热裤包裹的臀部圆润挺翘,中间还露出深壑的事业线。

    不过在场两人谁都没在意。

    白瞎了这道靓丽的风景线。

    等翟瑶擦拭完汤汁,将纸巾扔进垃圾桶,就见何川打开电饭煲,往里面加了点黑胡椒粉,然后起锅,盛汤。

    “哇,好香,川儿,这是你自己做的?”翟瑶眼巴巴的凑了上去。

    何川将汤盛出来后,找来三个小碗,一次把汤盛好,然后分给其他两人。

    做完这些后,何川直接在毯子上盘坐下来,端起鸡汤,将上面的油花吹开,轻轻的喝了一口。

    “真香”

    一旁传来翟瑶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她嘀咕道:“就是上面的浮沫有点多啊。”

    “直接下锅炒过,所以浮沫比较多。你要是不喜欢浮沫的话,你下锅前先放进水里焯一道,然后用冷水把浮沫冲洗干净,再放进锅里煮,就是做出来的鸡肉没现在这么紧实。”何川淡淡道。

    他在做之前上网找了好几个教程,过程大都差不多,只是先后顺序和所加调料不同罢了。

    何川按照自己以前的经验,最后选择这么一种做法。

    至少鸡肉不会出现奇怪的味道。

    等应菲喝的差不多后,何川从汤碗里捞出一只鸡腿,放在应菲碗里。

    应菲愣了一下,回过神来之后,有些害羞的端起碗,结果何川夹过来的鸡腿。

    “哎呀呀,受不了了,虐狗了。我太可怜了,吃顿饭,连鸡腿都吃不到也就算了,居然还要被喂狗粮。”翟瑶咬着筷子,一脸幽怨的看着两人,完美的开启了她的表演。

    “你本来就是多余的,这鸡是我爸杀的,专门让我炖给她吃。”何川一边说着,一边又往自己碗里盛了碗汤。

    自从去年冬天炖过几次莲藕排骨汤之后,大概有小半年时间,何川就再也没煮过汤了。

    虽然他是第一次炖鸡,但炖出来的效果让他还算是比较满意。

    “原来是这样啊。”翟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应菲在两人一言一语的交锋下,红着一张脸,小口小口的咬着鸡腿。

    喝完汤后,开始吃菜。

    何川拿起一只小龙虾,开始剥了起来。

    在此之前,何川很少会吃小龙虾,就算吃小龙虾,也只吃虾球,头的地方不会吃。

    因为小时候家里的大人说,龙虾的头部有寄生虫,吃的时候都会把那一部分给剥掉。

    一整只小龙虾,最后就只能吃那么小小的一截。

    肉少,剥起来还很麻烦。

    所以从小到大,何川都没吃过几次小龙虾,因为讨厌麻烦。

    哪怕后来知道虾头的虾黄也能吃后,他也懒得尝试,就这么过了二十多年。

    应菲跟他情况差不多。

    两个人都是一个县城出来的,饮食习惯也都相差不大。

    不过这个习惯在最近被打破了。

    在翟瑶的怂恿下,两人尝试了下虾黄后,感觉还能接受。

    所以这次何川让老板去虾线的时候,特意让她把龙虾头给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