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八十三章 坏笑
    吴胖子看着何川手中的棒子,陷入了沉默。

    他突然想起来,何川以前有个外号,叫“人形探案机”。

    意思是无论他走到哪里,都可以牵扯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案子。

    “哪儿找到的?”吴胖子也不纠结,直接进入正题。

    “下面,被土埋着,埋的不深,里面的土被泡久了,有点开了。”何川回道。

    顺便把手中的骨棒,直接扔给吴胖子。

    吴胖子手忙脚乱的接过,目光在骨棒上扫过,然后一脸嫌弃的扔到一边。

    这么恶心的东西,还是回头交给法医来处理吧。

    吴胖子走到井边,朝着下面望了一眼。

    井水非常浑浊,淤泥都已经浮了起来,看起来非常恶心。

    “看这骨头棒子的模样,至少在下面埋了好几年了吧,这都能被你翻出来。”

    吴胖子有些头疼。

    像这种陈年旧案,破起来非常麻烦。

    光是要确认死者的身份,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尸体埋了这么久,能留下来的证据估计也没多少。

    只能回头先让法医尸检,判断一下死者的年龄身高,还有一些特征信息。

    等尸检报告出来后,再去翻一下局里的档案,看看往年报过来的失踪案件,有没有人能够对的上号。

    又是一项大工程。

    “我就随便翻了翻,哪儿知道直接摸到这跟棒子,稍微一用力就拔出来了。”何川一边说,一边将手用矿泉水瓶冲洗了一下。

    他已经用了两瓶矿泉水,手上还残留着一丝异味,估计回头要用酒精和洗手液反复搓层皮下来。

    “那你还发现其他什么线索没。”吴胖子看何川手套也摘了,干脆直接问了出来。

    反正是现成的线索,不要白不要。

    “没有,时间太久了,什么都没发现。”何川摇头,“对了,听说那个凶手自首了?”

    何川问道。

    吴胖子点头,将事情经过跟他讲述一边。

    “难怪,我在里面什么都没感应道。”何川从口袋里掏出新的手套,重新戴在手上。

    他刚刚下到井里,想要寻找一些线索,因此特意把手套都一起脱了。

    结果什么也没感应到。

    当时何川第一个反应就是,这里不是第一案发地点。

    被害人肯定是在死后才被凶手抛尸到这里,不然多少会留下一些情绪碎片。

    “已经让小刘带他去指认案发地点了……对了,这个案子怎么办?”吴胖子顿了一下,不想继续上一个案件的话题。

    何川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道:“能怎么办,当然是交给你了,难不成你还想让我继续跟下去?”

    “那倒不用。”吴胖子挠了挠脸,他就是随便找一个话题,缓解一下气氛。

    再说,这样的案子,何川的能力也没什么作用。

    “对了,付严杰那个事儿处理的怎么样了。”何川想起之前的事情,直接提了出来。

    上次将付严杰交给吴胖子他们之后,何川也就没有继续再跟这个事儿了。

    今天正好碰到,于是随口提一嘴。

    说起这个,吴胖子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我们按照你说的,找到一个小屋子,里面有那个小区很多女性用户的私人信息,还有各种私密物品……对了,我们还在那里找到几台电脑,里面有他对别人进行监控的视频录像,光是这一点,就足够那个小子喝一壶了。”

    “不过最关键的是,我们在那些录像中,发现你说的那个死者的信息。跟你说的一样,那死者的死确实跟那小子有关系,不过具体线索我们还在调查。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小子肯定是要被关在里面,出不来了。”吴胖子道。

    “那就好。”何川点点头。

    从手上了解的情况来看,这小子绝不是什么善茬。

    虽然应菲已经搬家了,但他手上已经掌握了很多应菲的个人信息。

    谁知道他要是从里面出来的话,会对应菲展开什么样的报复手段。

    何川不喜欢冒险。

    他喜欢直接把危险戳死在萌芽内。

    “对了,你现在准备回去吗?”吴胖子问。

    “嗯,你安排一下,让人开车送我回去好了。”何川说道。

    吴胖子肯定是走不了了。

    虽然破了前面一个案子,但现在又出了一个新案,有的让他头疼一阵子了。

    好在两起案件的性质完全不同,吴胖子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好好整理整理思绪,顺便搜集一下线索。

    等验尸报告出来后再说吧。

    在吴胖子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何川坐在一辆小轿车内,走了。

    因为不用赶时间,这次回去,车子开得就慢了一些,等何川到家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

    何川先去店里,将辣娇接走。

    他本来准备抱一下辣娇,但辣娇在他身上闻了一下,然后一脸嫌弃的跑开。

    死活不愿靠近他三米的范围内。

    于是何川回家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先脱衣服,将脱下来的衣服都扔进塑料袋,系了个结,放在门口。

    然后他进浴室,用酒精全身上下杀了遍毒,然后又是抹香皂,又是抹沐浴乳,浑身上下都洗了个遍。

    等他从浴室中出来时,皮肤都被毛巾给搓了个通红。

    辣娇等何川从浴室中出来后,小心翼翼的靠上来,在他身上闻了一下。

    等确定他身上没有那种奇怪的味道后,辣娇才在何川双腿间转了个圈,趴下来,舒服的打了个哈欠。

    何川躺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刷了下消息。

    手机里的消息不多,除了少数几个客人咨询宠物用品的情况,剩下的就是应菲给他发了条,翟瑶给他发了条……

    等等,翟瑶?

    何川皱起了眉头,他虽然和翟瑶加了好友,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但这么久过去,他两发过的信息简直屈指可数。

    而且因为中途换过手机的缘故,以前手机上存留的信息都已经消失不见。

    此刻她突然发一条消息过来,显得特别突兀。

    何川想了想,最后还是点开翟瑶发来的这条信息。

    刚点开一看,就看两个女子身着睡袍躺在床上。

    不同的是,其中一个侧着身子,睡的很熟;另一个则是从背后抱住对方,俏脸对着镜头,露出一丝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