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八十一章 地狱空荡荡
    “你说谎!”

    老杨话说一半,有人忍不住跳了出来。

    “我去敲你们家门的时候,里面明明没有人!”那人大声揭穿老杨的谎言。

    吴胖子看了一眼,他认出这个情绪激动的男人,是陈姐的弟弟,也是死者的舅舅。

    之前燕燕失踪的时候,也是他带着村民,在到处搜寻。

    老杨张了张嘴,最后苦笑着道:“其实我们都在家,只不过……”

    他面色有点灰暗,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他脸上还未消散的淤青。

    “我那次来问你,是不是杨光把燕燕藏在家里,你还赌咒发誓说没有。”

    死者的小舅情绪依旧很激动。

    这些年陈母能够扛下来,没被生活的重担压垮,家里人的资助是少不了的。

    十几年下来,大家的联系都非常紧密,死者的小舅跟死者的关系也非常好。

    这么好一个孩子,就这么去了,换谁身上都受不了。

    咚咚咚。

    吴胖子的指关节扣了下桌子。

    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他已经处理过太多次了,他现在只想快点把案子给破了。

    “然后呢。”

    等大家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他身上,吴胖子面色严肃的继续问道。

    “我那个时候确实没想到是这畜生做的,是时候感觉不对劲,于是就问了他一下。”

    老杨说着顿了一下,问:“警官,我们这样主动认错,算是那个叫什么……自首吗?”

    自首?

    吴胖子打量老杨一眼,见他面带不安,于是淡淡道:“先把案件经过跟我们说一下。”

    大家将目光望向一直沉默的杨光。

    杨光刚刚呆在旁边,一直没说话。

    他被老杨踹在地上,身上全是灰尘,披头散发看起来很是狼狈。

    不过他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

    见大家目光望过来,他朝大家龇了龇牙,露出一个轻蔑的冷笑。

    “畜生,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儿说啊!”

    老杨看着杨光一直不开口,急了,上前朝着他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杨光被踹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不过他浑不在意,对着众人嗤笑道:“你们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

    在场众人见他这副模样,顿时火冒三丈。

    死者的舅舅立刻跳出来,就要朝他冲去,被一旁的民警拦了下来。

    “等等,先等他把案件经过说清楚。”那名民警劝阻道。

    “想知道,所以,你准备告诉我了?”吴胖子面色平静。

    从警这么多年,他什么罪犯没有遇到过。

    也就是这些年监管的紧了,要换做前几年……

    “我跟你们说,她的手感,可好了。”

    杨光伸出右手,对着空气捏了捏,脸上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

    这下子,就连一旁的民警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赶紧儿说!”小刘上前,捏着拳头就想挥下去,又被自己强行摁住。

    他将杨光一把拉起来,摁在椅子上,手指上都崩出青筋。

    杨光毫不在意。

    他坐在椅子上,懒洋洋的道:“我啊,是在我们楼上看到她的。”

    “当时我在二楼,看到下面那么小小的一只,就想把她抱在怀里玩弄。”

    “你们想啊,她那么小,那么可爱,手感一定很不错。”

    “不过我家楼下人太多了,很烦,所以我就到竹棚下面等着,我知道,她回家的话,一定会经过这里。”

    竹棚?

    吴胖子看了小刘一眼,小刘连忙到他身边,小声耳语:“那棚子就在燕燕回家的路上,离他们家就五十米左右的距离。”

    吴胖子想起来,他之前过来的时候,确实看到一个竹棚。

    竹棚周围长了很多杂草,都有一人多高,不注意的话很难看清里面的人影。

    “我就等了几分钟吧,反正也没多久,她就拖着一个红色蛇皮袋过来了。”

    “然后我就把她抱住,我说,我抱你回家吧。”

    说着说着,杨光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我这么好心的抱她,结果她不识抬举,竟然还敢挣扎,说什么要回家,要回去去做工。做什么工,她们做哪些玩意儿,能挣几个钱,能比给我玩玩儿还重要?”

    “我本来只是想抱着她玩玩,她这么一吵,我就不爽了。”

    “今儿我还就是要玩一下她!”

    “我把她往旁边那座山上拉,那边山比较高,林子比较密,平时很少有人会过来。”

    “没想到快到山顶的时候,她居然挣脱了,嘿,差一点就被她给跑了。”

    “幸好我反应快,把她给拉了回来,要是让她就这么跑了,那我得多没面子?”

    杨光越说越兴奋,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亢奋状态,眼中仿佛在发光。

    “那她脖子上的伤痕是怎么回事。”吴胖子打断他的话,提出一个疑问。

    在发现尸体后,他们就简单对尸体进行过检测。

    其中尸体的脖子上有被双手掐过的痕迹,不过这并不是致命伤。

    “你说这个啊。”杨光看了吴胖子一脸,一脸倦怠的说道,“没想到你们连这个都发现了。”

    “没错,我是掐过她。”

    “谁让她不识抬举,竟然想跑呢?”

    “我就把她摁在地上,掐着她的脖子,问她还跑不跑,还跑不跑。”

    “嘿,她还挺倔的,我掐了她多久?五分钟,十分钟?她居然还不认输,还想拿脚踢我。”

    “到后面,她晕了,不动了,我就把她扛到山上,然后把她扔到草地上,继续掐她,一直把她掐醒……”

    所有人听到这话,都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无法想象,这么瘦弱的一个小女孩,竟然在生前经历了这样悲惨的遭遇。

    然而,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

    “我把她掐醒了,她应该还没死,我看到她睁开眼睛,只是说不出话来。”

    “她就用眼睛瞪着我,瞪着我。”

    “你知道吗,她的眼神,怎么说呢,很让我厌恶。”

    “我想不通,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竟然用那种眼神瞪着我。”

    “我很讨厌这种眼神。”

    “我摸了下口袋,我记得出门的时候,我带了把折叠刀。”

    “我把折叠刀拿出来,打开,然后对着那双眼睛,捅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