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七十九章 凶手
    吴胖子身子一抖,手上缠着的绳子差点没拉住。

    何川悬在半空中的身子猛地摇晃了一下,连忙撑住境内的墙壁。

    好在绳子缠在吴胖子手上,吴胖子连忙用力,拉住绳子。

    他将绳子又在手上颤了几圈,这才问道:“怎么了,谁跑过来自首了?”

    “凶手,凶手跑过来自首了。”年轻的警察还在喘气,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道。

    来自首了?

    吴胖子懵了,回过神来后,连忙冲着井下喊道:“川儿,不用下去了,凶手过来自首了!”

    “你先去,我已经下来了,过一会儿再上去。”何川声音从井底下传来。

    “……你来,帮忙拉一下绳子,我先过去看一眼。”

    吴胖子不敢耽搁,招来一名警察接过手中绳索,然后那名警察往村里走。

    路上,吴胖子边走边问:“什么情况,凶手怎么突然自首了?”

    “村里人透露的。”跑过来的那小警察终于把气喘匀了,回复道,“之前女孩失踪的时候,全村人都在帮忙找人,但有一家家门紧闭,一点动静都没有。”

    “中间有人询问他们看到女孩没,他们说没有,然后有村民看到那户人家的儿子去市场上买菜,村民感觉他们家行为有点诡异,就向我们举报他家有问题。”

    “我们本来准备去他家调查一下,结果还没来得及去,他家老子就带着儿子主动上门了。”

    “调查过了吗。”

    “还没来得及,我们得到消息之后,就立马过来找你了。”

    “好。”吴胖子点了点头。

    吴胖子紧赶慢赶,花了十来分钟,终于赶到村里。

    村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家。

    大家围成一圈,将一个房子包围起来,其中甚至还能看到受害者家属的身影。

    吴胖子看到这个场景,皱了下眉头,他挥手招来一名警察:“怎么聚集这么多人?”

    “村里消息传的比较快,大家知道消息,全都赶过来了。”那警察有些无奈的说道。

    “疏散一下,别闹出什么事儿来。”吴胖子吩咐道。

    那名警察连忙下去,联系村里的领导,开始疏散人群。

    吴胖子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一名外貌苍老的妇女,眼圈通红,站在那里抹着眼泪。

    这是被害者的母亲,姓陈,五十一岁。

    身形干瘦,皮肤黝黑,大腿看起来还没吴胖子胳膊粗。

    在她旁边,还围着好几个小孩儿,一共有三个,都是她的子女。

    说起来,这女人也是个可怜人。

    陈姐是隔壁村的人,二十年前和丈夫结婚后,搬到这边的村子开始生活。

    两夫妻都没什么技术,日子过得比较艰难,只能靠几亩薄地,艰难的养过一家几口。

    零九年的时候,丈夫去镇上木板厂打工,途中遇到厂里负责人的儿子落水,于是下水救人。

    没想到两个人都没救起来,人就这么去了。

    当时陈姐正好怀上第四胎,遭遇这场悲剧,只能顶着一个大肚子,带着三个小孩苦苦支撑。

    好在这些年来政府的扶持比较给力,家里几个孩子也渐渐长大,陈姐身上的担子也轻松了点。

    除了平日务农之外,她还种了一些果树,靠着这些收入,日子渐渐开始好了起来。

    事发前,她们就是刚摘完果子,然后去集市上卖。

    几个孩子本来准备一起去,但被害那个叫燕燕的小女孩跑得比较快,先一步带着蛇皮袋出发。

    一直到晚上,她姐姐才告诉母亲,妹妹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于是一家人连忙出动,寻找女孩的身影。

    她们去女孩卖果子的地方,老板说女孩果子卖了三十二块钱,他把钱给女孩后,女孩就已经离开。

    从卖果子的地方,到家,一共就五百米左右的距离。

    她们沿着这条路走了好几遍,甚至还到附近的山上寻找,都没能找到女孩的身影。

    在让村民帮忙,却依旧收缩无果之后,这家人才无奈的向警察局报了案。

    吴胖子叹了口气,上前安慰一番:“陈姐,别难过,我们先了解一下情况。”

    陈姐看着吴胖子,含着泪,点了点头。

    吴胖子进了屋子,看见一老一少,两个大男人坐在里面。

    “说说,都什么情况。”吴胖子官威一开,大马金刀的在一根长椅上坐下,目光审视两人。

    年纪更大的那个男人,努动了下嘴唇嘴唇,欲言又止。

    好半天,他才长叹一口气,对吴胖子道:“警官,我招了,这件事儿是我儿子做的。”

    “嗯?”

    吴胖子将目光看向那名中年男子。

    男子年纪看起来比陈姐大一点,皮肤却要比陈姐好上不少,身上穿的看起来也算是比较体面。

    跟围在外面的村民一比,看起来有些不太一样。

    “你是……收果子的那个店老板?”

    吴胖子总觉得这张脸看起来有些眼熟,努力回想了一下,想起了对方的身份。

    之前在发现尸体之后,吴胖子就带着警察,将女孩失踪的路线全部重走了一次。

    其中就有女孩卖果子的地方。

    他跟那里的老板聊过两句,了解了下女孩消失前后的情况,对这老板还存留一些印象。

    “你之前不是说看到过死者,还把她果子卖了三十二块钱吗?”吴胖子问道。

    “对,这个没错,我之前是给那娃儿把果子钱算了,也是看着她离开我们店……”男子说着,面露痛苦之色,“我没想到,她最后是被我这孽畜给害死的。”

    “孽畜,你怎么做得出这种事,你对得起外面的村民吗!”

    男子说着,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站起来对身旁的男子就是一脚,直接把他给踹到在地。

    被踹的那个男人没有说话,摔在地上也闷不吭声。

    他在地上躺了会儿,等自己老爹情绪发泄的差不多后,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吴胖子没拦,周围警察也没动。

    他们守着门口,面色冷漠的看着这一老一少。

    男人见自己的举动没引起关注,面色一尴,又重新坐了回去。

    吴胖子欣赏完这场闹剧,这才面色冷淡的说道:“说说吧,都是怎么一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