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七十八章 自首
    路途近。

    说明案发地点就在附近。

    而且像是这种小村庄,作案的无非就只有两种人。

    本地人和外地人。

    “去问问,最近村里有没有外地人经过,能排除外地人作案的话,那目标就简单多了。”

    何川道。

    “我明白。”吴胖子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

    这个案件就本身而言,其实不算有多复杂。

    只要给予他们足够的时间,以现在的科学技术,总能将那个凶手给揪出来。

    难就难在,他们没有时间。

    案件的性质太恶劣了,不管是案件本身,还是受害人的身份背景。

    都容易引起舆论的哗然。

    以往处理类似的案子,上面就只有一个要求。

    快。

    尽最快的可能,迅速破案。

    “让我帮什么。”何川等吴胖子缓口气,才问了这一句。

    都当过警察,何川对吴胖子的境遇非常了解,而且他对侦破这种案件,也没什么抵触。

    这和一般的凶杀案有本质区别。

    有些凶手犯罪,只是一时冲动,甚至情有可原;有些凶手犯罪……只能叫做猪狗不如。

    “不,你跟在我身边就好,有你在旁边,我心里比较踏实一点。”吴胖子吐了一口气道。

    何川:“……”

    他想起他们老家有一种习惯。

    香客去寺庙烧香礼佛之后,会从寺庙里请一些东西。

    有些是佛像,有些是珠串,或者牌子。

    然后他们将其带回家,供奉在香案上,每日朝拜……

    感觉自己好像成了类似的一种吉祥物。

    既然吴胖子都这么说了,何川也就不再继续。

    说实话,他并没有兴趣,去同感一个女性受害者。

    尤其是在对方遭受了侵犯的情况下。

    两人就在井边这么站着,很快,绳子被人拉动了一下,大家连忙将井下那个伙计拉了上来。

    那兄弟被拉起来后,深吸了几口气,朝着大家摇了摇头。

    所有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没东西。

    虽然大家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但还是忍不住有些失望。

    小刘他们也在勘察,勘察地上的脚印,顺便看看凶手有没有遗留下什么东西。

    也没有结果。

    这就很奇怪了。

    通常情况下,大多数凶手作案,都处于一种情绪极端的状态。

    在杀人之后,他们只想尽快处理掉比较明显的线索,好比说尸体。

    他们会选择分尸,或者是抛尸,煮尸体。

    扔掉比较显眼的作案工具,再清理一下现场的痕迹。

    比如将受害者的衣服,血迹之类的,都擦掉,清理掉。

    但绝对不会去思考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

    何川就遇到过一个案子,凶手在杀害被害人之后,将被害人肢解,然后扔进锅里煮汤。

    煮好的肉汤倒进厕所,再加融掉肉后留下的骨头,拿去喂狗。

    结果因为倒入厕所的汤太多,将厕所堵住,最后在清理厕所的时候,被楼下的住户发现异常。

    还有一次,有两个凶手在杀害死者之后,用汽油进行焚尸。

    结果因为尸体太大,汽油焚烧了好久,被附近居民发现异常,然后让物业把他们抓了起来……

    听起来好像感觉这些凶手都很蠢,但事实上,类似的案件比比皆是。

    现实往往比小说更加魔幻。

    小说至少还要讲究一个逻辑,但现实却不会。

    没发现脚印,这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说实话,这荒山野岭的,要去清楚地上的脚印,是一件非常复杂且麻烦的事儿。

    很多凶手一般也会忽略掉这样一个小细节。

    毕竟农村跟城市不一样,城市很多地方的人流量都比较小,尤其是在住宅中。

    多一个脚印,少一个脚印,区别非常明显。

    但农村不是这样。

    田地里到处都有人在走,大家都要做农活,都要下地,偶尔可能还要偷个青,摘个菜之类的。

    有脚印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没脚印才显得非常不正常。

    “这口井,已经有段时间没用过吧?”

    何川看了眼这口井,皱了下眉头,对吴胖子说道。

    “嗯,很久以前的井了,自从村里装了自来水管之后,就没什么人使用了。”吴胖子道。

    这些情况他在来之前就已经了解过了。

    凶手就是因为这口井是口废井,所以才会将尸体扔进里面。

    甚至还为了防止被人发现,往里面扔了很多石头啊,泥土之类的杂物。

    试图掩盖井里面的尸体。

    不过他大概是没想到,最近几天蓉城下了几场雨。

    雨水落进井里,配上这燥热的天气,加速了尸体的腐化,使得井里产生一股恶臭,引起附近警察的注意。

    要是换做凉快一点的天气,可能还真被他给蒙混过关过去了。

    “小刘,你带人去问一下,看最近有没有人在这附近出没。”吴胖子立马安排道。

    “好的老大。”小刘立正,领了任务之后,叫了两个警察,一起去走访乡民去了。

    农村虽然安装的监控很少,但同样它的人流量也不高。

    有没有外人,又或者有哪个乡民有异常情况,很容易会被其他人给发现。

    尤其是这口井已经被村民给废弃,平时少有人来,要是有人在这里出现,一定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吴胖子在安排任务,何川则是一直盯着这口井。

    他靠近井边,迎着那股恶臭,往井下看了一眼。

    里面黑漆漆的,只有一层薄薄的水光,反射着井上的光线。

    他打量了两眼,然后朝吴胖子招了招手。

    “怎么了?”吴胖子靠了过来,有些奇怪的看了何川一样。

    “我想要下去。”何川道。

    “下去?没必要吧,下面没什么东西。”吴胖子有些诧异。

    刚才搜索井底的警员已经上来了,他在下面仔仔细细的摸索了一遍,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知道,我感觉……有东西。”何川说道。

    这种感觉解释不清,只是隐隐约约有那么一丝感应。

    就好像……有什么在吸引着他。

    “……行,小徐,来给川儿戴绳索。”

    吴胖子看了何川一会儿,半晌之后点点头,挥手叫来另一个警察。

    刚给何川系上绳索,忽然有个警察急急忙忙从远处跑来:“头儿,有人来自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