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七十七章 恶性案件
    嗯?

    何川放下手机,正准备起身出去看看,突然手机振动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是吴胖子的电话。

    何川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出门,摁下手机上的接听键。

    “喂,川儿,你在店里没。”吴胖子凝重的声音,隔着手机传了出来,“出大事儿了。”

    ……

    半小时后,何川坐上吴胖子前来接他的车。

    一路上,吴胖子认真的开着车,双眼注视着前方,一句话也没有说。

    气氛十分凝重。

    车子驶向郊外,出了蓉城之后,又开了一个半小时左右,然后才从高速上下来。

    平稳的水泥路,变得越来越窄,很快,他们开进一座山里。

    山路崎岖,很多地方都没有路,地上都是石头渣子,车子时不时的颠一下,坐的人头晕想吐。

    噔。

    吴胖子在一条小路上停了下来,把车停好后,带着何川从车上下来。

    不远处,一群警察正在封锁现场。

    有乡民围在周围,在探头探脑,有几个甚至想要跑进去瞅一眼,被警察给拦了下来。

    “头儿。”现在做现场勘察的小刘回头,看见吴胖子,连忙迎了上来。

    “怎么样,有什么线索没。”吴胖子快步走进去,边走边问。

    “没,目前还没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小刘摇了摇头,神情有些凝重。

    吴胖子掀起警戒带,进到现场。

    何川往四周扫了一眼,这里到处都是草木丛林,看起来应该是在乡下。

    周围人的穿着也印证了这一点。

    大家基本上都穿着简便的工装,没看到有谁穿着华丽的衣服。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吴胖子跟他打电话,也只说发生一起恶性案件,需要他帮忙。

    “小刘,给川儿介绍下案子。”

    远处,吴胖子的声音传来过来。

    “好。”小刘应了一声,揉了下略显僵硬的脸颊,开始跟何川介绍起来,“是这样的川哥,前几天有人报案,说自己家孩子走丢了,希望警方帮忙找一下。”

    “接到报案之后,我们非常重视,在了解情况之后,派遣民警帮忙寻找,还调取附近的监控。”

    “不过一直没有发现失踪者的痕迹。”

    “我们判定,孩子可能出了事儿,于是组织人员进行搜索。就在昨天,负责搜索的民警在这附近闻到异味,在寻找异味进行寻找之后,我们找到一口枯井。嗯,就是那口枯井……”小刘朝着吴胖子的方向,努了努嘴。

    何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果然在吴胖子身后,看到一口老井。

    失踪案,一个非常常见的案子。

    其实大部分失踪案,最后都只不过是闹剧一场。

    不是小孩子在贪玩,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就是对方手机遗失或者停机,联系不上人。

    甚至有小情侣闹矛盾,估计联系不上,就有人报警,慌慌张张的让警察帮忙确定行踪。

    最后结果就是耽误了警方的时间,也耽误了处理其他案件的时间。

    所以早几年接到这种案子,警方一般都会建议,让报案者回去再等四十八小时。

    如果到了时间还不能联系上人,那个时候再来警察局再报一次案。

    不过为了响应上面的号召,警方内部也做了很多改革。

    就比如失踪案这一类的案子,就在改革的案件类型之列。

    这种案子,如果不是闹剧的话,那基本都会牵扯出一系列的恶性案件。

    就好像周莉那起案件。

    如果不是因为阴差阳错,被路人发现她的尸体的话,那多半也会被她的亲属以失踪案报上来。

    等到警方进行调差,搜查之后,基本上也只能找到一堆白骨。

    线索差不多也都断了。

    这还是好的,有些失踪者甚至根本找不到尸骸,又或者,她正在经历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听小刘的意思,这次的失踪者,已经死亡。

    不过看大家神情凝重的模样,情况应该没那么简单……

    “死者还是个孩子?”何川想了想,提出个疑问。

    小刘点头。

    “女性?”何川又问。

    小刘继续点头。

    “我明白了。”何川吸了口气。

    小孩,女性,恶性案件……所有线索加在一起,何川已经知道吴胖子找他来时怎么回事儿了。

    他朝吴胖子方向走去。

    吴胖子正站在井口,皱着眉头,看着井下的场景。

    尸体已经被运出来了,但依旧有警察用绳子系着腰,趴下井底,搜索东西。

    “发现了什么?”何川走到吴胖子身边,往井中看了一眼。

    里面黑漆漆的,只能听见有人搅动水流的声音,还有手电筒照射出来的光芒。

    “没,这里应该不是案发现场。”吴胖子神情有些疲惫。

    尽管一开始大家都判定,下面应该找不到什么东西。

    凶手应该是行凶之后,再把尸体运过来,投入井底。

    留下线索的可能性并不大。

    但办案就是这样,哪怕你明知道没什么意义,还是要走一遍流程。

    万一就中了狗屎运,找到什么线索了呢。

    何川只是看了一眼,就把头收了回来。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都能闻到一股异味,这股熟悉的味道,又勾起了一些不好的往事。

    感觉胃里的酸水又要冒出来了。

    “尸体呢?”何川往四周扫了一眼,没有在周围发现受害者的尸体。

    “已经带回去检查了。”吴胖子无奈的说道,他有些烦躁的薅了薅头发。

    本来就没几根的头发,又被他薅下不少,感觉发际线又往后移了一厘米。

    “流程走过没?”何川继续问。

    所谓的流程,包含对于亲属朋友的询问,了解受害者的背景,人际关系,有无目标对象等。

    还有附近村民的走访,提取监控,判断受害者遇害的时间,已经生前的活动路线等等等等。

    “查了,暂时没线索。”

    “死者家里贫困,父亲在外打工,母亲在家带孩子。”

    “她们家一共有三个孩子,死者年龄最大,正是上小学的年纪。”

    “不过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以及最近遇到的一些特殊情况,死者辍学在家,帮着做些农活。”

    “事发前,死者带着母亲采摘下来的果子,去附近的集市上贩卖,来回就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没想到一直到天黑都没见到踪影。母亲本来以为她在路上贪玩,没想到……”吴胖子说着,深深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