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七十六章 一闪而过
    咔嚓。

    何川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屋子是亮着的,他离开的时候没有关灯。

    去浴室里洗了个澡,十几分钟后,何川裹着一张浴巾从里面出来。

    他坐在沙发上。

    半湿的头发还在滴着水,何川没有理会,只是皱了皱眉头,伸手捏了捏两只胳膊。

    有些脱力。

    太久没剧烈运动过,突然运动了一晚上,身体有些跟不上趟。

    尤其是最后背翟瑶回去那段路,何川感觉自己两只胳膊都快脱力了。

    辣娇已经睡了。

    只在何川进屋的时候,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呼呼大睡。

    等到何川从浴室出来,辣娇伸了个懒腰,迈着猫步,走到何川身边,开始趴下。

    它的尾巴一摇一摇的,打在何川身上,挠的他有些痒。

    以往这个点,何川已经准备休息了,虽然睡不着,但还是得睡。

    身体需要。

    只不过相对来说,他的睡眠会非常浅,外面有车路过何川都会从睡眠中惊醒过来。

    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慢慢消失不见。

    从警局退休后,何川的生活发生很大改变,比如工作,比如生活习惯。

    他本来就不是那种目的性很强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

    他对周围的一切都不关心。

    哪怕是成为一名警察,也不过是因为阴差阳错而已,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份工作。

    谈恋爱也是这样,跟谁在一起,并不重要,有女朋友没女朋友也无所谓,一个人呆着也挺好。

    就抱着这样一种心态,何川活了整整三十年。

    偶尔他也会像翟瑶说的一样,对未来产生一丝迷茫,但很快就会消失不见。

    人世间有这么多痛苦,有那么多人,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

    轰隆!

    窗外开始打雷了。

    何川从发呆中回过神来,走到窗前。

    屋子黑漆漆的,有热风从纱窗外涌进来。

    天上乌云密布,云层已经压下来,好像随时都会坠落在地。

    快下雨了。

    何川判断。

    他伸手,准备将窗户关上,避免一会儿雨水从外面飘进来。

    关窗的时候,他看到楼下有一道黑乎乎的身影。

    那道人影躲在屋檐底下,和周围的老旧家具融为一体。

    只有偶尔动一下,才让人判断那应该是个人,而不是其它什么东西。

    流浪汉?

    何川看了一会儿,大致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基本上随处都能见到类似的身影。

    现在已经很少了,平日里几乎看不到踪影。

    轰隆。

    又是一阵打雷声,很快,雨开始下了。

    五月底的雨,来的快,下的也大。

    几道旱雷之后,没几分钟,豆点大的雨水“哗啦哗啦”,跟下饺子一样落了下来。

    何川看到那躲在屋檐底下的身影,往里面缩了缩身子,躲避半空中落下来的玉珠。

    冰凉的夜风从窗外吹进,带着一股湿漉漉的气息,吹散了雨前的燥热。

    何川默默的看了一会儿,然后进屋,从箱子里拿出几件旧衣。

    这是他之前收拾屋子的时候,从衣柜底下,找出的几件已经很久不穿的衣服。

    衣服不破,也没变小,就是太久没穿,有一点点的变色。

    尤其是几件白色的衣服,都已经开始泛黄。

    他原本打算什么时候下楼,顺带着拿去放进小区门口的熊猫箱子里。

    结果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就把这个事儿给忘了。

    何川找来一个木箱,将这些衣服放进箱子里,压好,然后换了一身衣服下楼。

    门卫阿姨打着哈欠,从屋子里出来把院子里的铁门打开。

    何川抬着纸箱,说了句“马上就回来”,然后就出去了。

    出了铁门,左拐不到十米的地方,就看到那道身影。

    也不知道那身影听没听到动静,反正他依旧躺在屋檐下,将身子缩成一团。

    何川走到他身边,将箱子放下。

    那身影动了一下,然后睁开了眼睛。

    看模样,那应该是个中年人,胡子拉渣,脸上和身上都有很多污渍。

    何川的视线,在半空中和他交织在一起。

    他发现,这个流浪汉的眼睛,有一瞬间变得特别明亮。

    那汉子看了他一眼,打了个哈欠,重新恢复懒洋洋的姿态。

    他换了个身子,将脸对着铁门,紧了紧身上的破衣,睡了过去。

    何川歪了歪头,仔细看了他一眼。

    “你进不进来啊。”门卫大妈有些不耐烦,她不时伸手揉一下眼皮,一副十分困顿的模样。

    何川这才转身回到院内。

    掏出手机,扫了一下二维码,将两块门钱给付了。

    再次回到家里,辣娇在沙发上趴着。

    听到动静后,它睁了下眼睛,看了眼,然后又重新闭上。

    只是摇了摇尾巴,示意已经知道何川回来了。

    今天何川进进出出好多次,辣娇逐渐习惯,懒得每一次回来都要爬起来一次。

    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出去了。

    对于何川的变化,它非常讨厌。

    扰乱猫的生活习惯。

    何川换了拖鞋,将灯关掉,整个人躺在沙发上。

    望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他脑海中又浮现出刚刚那惊鸿一瞥的双眼。

    干净,纯粹。

    可何川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的错觉,因为就在那一刹那后,流浪汉的眼睛重新变得浑浊。

    他望着天花板,开始发起了呆,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睛逐渐闭上,胸口开始轻微起伏。

    等他睡去后,辣娇睁开了眼睛。

    它从沙发上爬起来,在阳台下盘旋了一下,猛地一跳,跳上了阳台。

    它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风景。

    翠绿的眼眸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闪烁……

    第二天早上,何川准时起床。

    睡了一觉后,他感觉身体清爽了不少。

    只是总觉得昨晚上做了一场梦,但又死活想不起到底梦见了什么。

    洗漱好后,何川带着辣娇出门“上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辣娇跟在他身后,感觉懒洋洋的。

    走两步就开始打哈欠,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开了店,吃了早餐,何川开始看书。

    辣娇则是跳到椅子上面,盘旋下来,开始睡觉。

    往常这个时候,它应该站在门口,跟对面花圈店的那只黑猫隔空对望。

    何川也不知道它怎么回事,他拿出手机,准备跟店主咨询一下情况。

    刚输入几个字,何川似有所感。

    他抬起头,望向门外,只见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在外面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