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七十五章 一起洗澡
    “嗝,我没醉。”

    “嗝,来,继续喝啊。”

    翟瑶趴在何川身上,像一滩软肉。

    大体上还算是规矩,没有耍酒疯,只是时不时的会突然醒过来,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然后重新趴倒在何川背上。

    何川感觉衣服上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在流汗,还是因为某人在流水……

    他见过很多人喝醉之后会流口水。

    这是种生理现象,跟她是男是女,是美是丑,没什么必然关系。

    啪嗒。

    好容易,何川将翟瑶给背到了门口。

    应菲打开门,何川将她背了进去,然后扔在沙发上。

    翟瑶一无所觉,被扔到沙发上后,翻了个身子,捞到一个抱枕之后,将腿跨了上去。

    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那个半人高的泰迪熊玩偶,脸在上面蹭了蹭,继续呼呼大睡。

    何川抹了把汗。

    他的身体比较偏凉,常年处在一种冷冰冰的状态。

    哪怕是大夏天,他的身体也凉凉的,摸起来很舒服。

    但背了这个大个人上来,他也出了不少汗水。

    只能说明两件事。

    一:房子没有电梯,确实是很不方便,尤其是在运送大型物品时。

    二……翟瑶真是太重了,该减肥了。

    辛苦了。

    应菲去厨房,从冰箱中拿了一瓶饮料,递给何川,然后用手机打字道。

    何川看了眼她递过来的饮料,是一罐冰冻的百事。

    他确实有点渴,主要是有点喘。

    索性将翟瑶往里面挤了一下。在沙发上坐下,打开百事喝了一口。

    冰凉的百事下肚,何川身子打了个哆嗦,两只手臂上浮起一层鸡皮疙瘩。

    “和她相处还好吧。”何川喝了一口,就将百事放在茶几上,对应菲问道。

    他说的那人,自然就是躺在沙发上的翟瑶。

    应菲像是想到什么,脸上一红,不过很快,她就点了点头。

    翟瑶人确实还不错,尤其是对朋友。

    当然,首先这个人一定得不是男人,其次,她得把你当做是自己朋友。

    至于缺点,大概就是因为她这个人有些太热情了吧。

    应菲并不是一个喜欢社交的人,对于别人的热情,她有些应付不过来。

    “你没事的时候,可以和她交流一下,她人不错,懂的也多。”何川道。

    通过这段时间接触,他判断,应菲在蓉城应该没什么朋友。

    在常年一个人呆着的情况下,她形成了属于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

    尤其是在手机出现后,很多以前对她来说,并不是很方便的事情,现在也变得方便起来。

    嗯。

    应菲点点头。

    通过这一天的接触下来,应菲也不是很反感翟瑶。

    她之所以讨厌接触陌生人,主要还是因为陌生人的反应,会给双方都带来一些困扰。

    有些人是因为过于口无遮拦,有些人则是因为说什么都小心翼翼。

    搞的她也难受,别人也难受。

    不过翟瑶就不一样,她变现的大大咧咧,好像完全不知道应菲的缺陷一样。

    但同时,她说话又不会越线,行止有度,举重若轻。

    很容易让人对她产生好感。

    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普通人也学不来这种方式。

    “行了,我也该走了。”何川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非常晚了。

    “不再休息会儿吗。”应菲打字道。

    “不用,你好好休息,宠物店你也知道在哪里,回头可以去我那里玩。”

    何川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

    应菲将他送到门口,开门,目送着他下楼。

    等到何川身影消失之后,应菲才回到房间,看着崭新的小屋,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喜欢他?”

    沙发上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将应菲吓了一跳。

    她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就见翟瑶闭着眼,整个身子趴在沙发上。

    似乎觉得这个姿势不太舒服,胸前的雄伟,都被挤压成了半球的形状。

    她在沙发上挪了一下,换成一个侧躺的姿势,将抱枕搂在怀里。

    应菲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在这个年代,“喜欢”和“爱”这样的词语,都显得太轻浮。

    只有偶像剧里才偶尔会听到。

    不过,她不应该醉了吗,怎么听声音还挺清醒的样子。

    “你醒啦?”应菲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索性打了这三个字,转移一下话题。

    “哦,刚回来的时候就醒了。”翟瑶睁开眼,懒洋洋的说道,“我是解酒体质。”

    这个词语很简单,应菲一下子就理解了是什么意思。

    “他人还是挺不错的,就是感觉……他有很多心事。”

    翟瑶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搭在额头上,看着天花板,陷入回忆。

    是这样吗?

    应菲回忆了一下,皱起了眉头。

    她只是感觉何川平平淡淡的,好像对什么事都很不上心的样子。

    可要说他很粗心大意吧,他又不是那样的人。

    不管是两个人一起约会,还是他抓住那个死变态,都给应菲一种……很可靠的感觉?

    “他呀,你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也没看见哪个女人走进他的内心。我本来怀疑,他可能是个受,又或者有感情洁癖,这辈子都不会找女人。”翟瑶淡淡的说道。

    听翟瑶这么说,应菲想起一部动漫。

    里面也有个男主,好像对周围的一切都满不关心。

    他永远是在看着远方,用手机编制着短信,不知道要发给谁。

    给人一种他就在身边,但又距离自己很远的模样。

    何川,好像就是这么一个人。

    “如果你们两个要交往的话,我建议再接触接触,这样的男人啊,很适合当朋友。要是当老公的话,那可就太累了,一想到在一起呆几十年,最后还是像陌生人一样,想想就让人觉得可怕……”翟瑶呢喃道。

    是吗……

    应菲想了想,想不出那种场面。

    在此之前,她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今后会和谁走到一起。

    甚至她就没有想过要结婚。

    一想到要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从陌生到相知,从相知到相爱……

    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别说这个了,对了,你看我两都出汗了对吧,正好,我们一起去洗澡吧?”

    在应菲开始发散思维的时候,翟瑶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抓住应菲肩膀,脸上露出一丝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