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六十九章 小花
    老人大约六七十岁的模样,穿着打底的花色短衫,外面套了一件棕色小马甲。

    一只成年猫正被她左手托着,右手勾住它后颈。

    那猫浑身毛发都搅在一起,像是从泥水里捞起来一样。

    “这是掉水里了?”何川伸手捞起一根猫毛,闻了闻,还好,不是掉粪坑里了。

    哈!

    这只橘色三花看起来脾气似乎不太好,被何川摸了一下,猛地开始向何川哈气。

    如果不是被老人抓住,它都要冲上来,冲着何川脸上来一爪子了。

    嗯?

    何川看了它一眼,眼神平静。

    那叫做小花的三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打了个哆嗦,气势一下就降了下来,任由何川的手搭在它身上。

    “小花!”老人连忙抓住三花。

    确定三花不会突然冲出去后,她才对何川不好意思说道:“小花很讨厌水的,今天被淋了一身,心情可能有点不太好。”

    那三花“喵呜”一身,开始往老人怀里钻,身上的毛发将老人衣服都给弄湿了。

    何川也不深究,只是问了句:“我看这猫毛色这么深,不像是家养的,这是……流浪猫?”

    他翻了翻这只三花的毛发,发现这只猫特别脏。

    不仅白色部分的毛发呈现灰色,而且毛发与毛发之间,都缠到了一起,用句俗话讲,就是打结了。

    这在家猫身上还是很难见到的。

    就像何川楼下小卖部那个老大爷一样,虽然他也从来不给他家猫洗澡,但也没脏成这副模样,搞的像是从垃圾堆里捡来似的。

    “小花啊,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流浪猫,不过确实没看见过它主人。”老太太回忆了一下,给了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答案。

    “我看它经常在楼下垃圾桶找吃的,平时也给它喂点。它脖子上也没挂牌,这么久也没见过它主人,看上去不像有人养的样子。”老太太道。

    还真是流浪猫啊。

    何川收回手,想了想,道:“一般洗猫五十,这样,我收你三十吧。”

    这个价格很低。

    之前杨仐跟他聊过,成都洗猫,普遍都在五十到八十左右,洗狗也差不多这个价格。

    就算这样,很多宠物店也不愿提供这样的服务,主要就是因为猫特别怕水,很多猫一沾上水就开始发狂。

    经常一个澡洗下来,猫身上还没干净,人身上倒是多了几道爪子。

    好不容易洗完澡吧,要吹风,这又是一道难题。

    不少猫咪对吹风机有种天然恐惧,一开始吹风就开始嚎啊叫的。

    老板倒是无所谓,洗的多了也没什么感觉,但有多主人就受不了了。

    有些人还直接指责他们是在虐猫。

    这么吃力不讨好,许多宠物店干脆就不提供这样的服务了。

    何川本来也不干这样的事儿。

    他开这家宠物店,本来就只是卖卖宠物用品,既不售卖宠物,也不提供洗澡美容这些服务。

    不过看老人年纪大了,让她给一只猫洗澡,确实有些难为她。

    别说洗澡了,她这个年纪,连弯个腰都非常麻烦,要是洗的时候猫再挣扎一下,到时候别澡没洗成,人先给自己弄伤了。

    “这样啊……那洗吧。”老太太听到这个价格,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点点头,同意何川的报价。

    何川从它手中接过三花。

    三花依旧有些瑟瑟发抖,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敢从何川手里挣脱。

    何川将它抱到后面的池子里,将它放在池子中,然后去找给宠物洗澡的药浴,毛巾,以及吹风机。

    在何川离开的时候,三花终于抬起了身子。

    它左瞅瞅,右看看,看那模样,似乎正在寻找逃跑路线。

    喵~

    一声懒洋洋的猫叫,在狭小的房间中响起。

    三花吓的往后缩了一下,半晌后,它朝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看到一只黑色的大猫,正趴在一个纸箱上,懒洋洋的看着它。

    箱子下面,有只幼小的橘猫,正在围着箱子打转。

    三花看了眼辣娇,只见辣娇两只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反射着莫名的光芒。

    它一下子安静下来,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何川很快找好东西,回到屋子。

    之前店主留下的这些工具,很多都还可以用。

    何川也没丢,全都找了个地方放起来,准备回头给辣娇洗个澡。

    不过辣娇身上很干净,毛发雪亮,一点都看不出脏了的样子,久而久之,何川也把这件事儿给忘了。

    说起来,辣娇好像真的很爱干净。

    不仅从来不去邋遢的地方转悠,每天按时舔毛,就连拉屎,它都要专门找个地方拉。

    以前早上一到点,他只需要将门打开,辣娇自己就蹿出去,在楼下院子里找个地方解决生理问题,拉完之后再将臭臭给埋上。

    除非晚上何川在休息,自己又实在憋不住,这才在猫砂里拉上一点。

    所以何川很少给辣娇清理猫砂。

    何川将东西放在台子上,打开水,开始调试水温。

    等温度合适了,何川再将猫放在水龙头下,让热水浸湿它的毛发。

    “啊,小花竟然不怕水?”老太太惊讶道。

    她有些不放心,在店里转了圈后,跟着何川跑到后屋。

    结果正好看到那只三花蹲在水龙头底下,任由温度适中的热水,从它头上淋下。

    “怕还是怕的,只是不敢动吧。”何川一边揉搓着三花的毛发,将那些缠在一起的毛发撕开,用水浸湿,一边随口回到。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只三花在水龙头底下,一直发颤。

    不过这个时候,它却克制了本能对于水的恐惧,乖乖的站在水龙头底下沐浴。

    “之前它被车子溅起来的水给淋到的时候,一蹦三次高,那模样,活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老太太依旧有些惊奇。

    她全程目睹了那只三花被水淋湿的场面。

    这两天蓉城下了一场雨,院子里有很多水坑。

    她在院子里聊天的时候,正好看到这只三花在小区里找吃的。

    面对地上的水坑,这只三花表现的非常警惕,每一步都要思考良久,一定要找到块干净的土地,这才会踩上去。

    没想到旁边突然经过一辆车子,路过水坑的时候,直接溅它一身水。

    这还没玩。

    等它从半空中掉下来时,正好砸进另一个水坑,当时整个小区都响起一声凄厉的猫叫。

    那叫声,老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