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六十五章 小心,你房间里……
    付严杰被抓住了。

    他在被何川发现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反抗。

    可是业余的毕竟是业余的,何川上前伸手就抓住他的手腕,将他胳膊别在身后,压在地上。

    制服付严杰之后,何川给吴胖子打了个电话,然后吴胖子从床上爬起来,通知局里的人出警。

    “事情经过大概就是这样。”何川在房间里,跟另一个警察大致叙述了案件的经过。

    吴胖子在旁边听着,时不时的打一个哈欠。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本来在家里睡的好好的,硬生生被何川从床上叫了起来。

    等何川说的差不多,吴胖子走到他面前。

    “来一根?”他从口袋里掏出包香烟,朝何川晃了晃。

    何川目光朝旁边瞥了一下,吴胖子顺着他视线看了过去,不着痕迹的把烟收了起来。

    “咳咳,那个,川儿,这个案子,恐怕有些难度啊。”吴胖子目光闪烁的找着话题。

    他眼神时不时的往应菲身上看一眼,又往何川身上看一眼。

    一脸玩味。

    如果他记得没错,距离何川跟应菲第一次约会,过去也没多久吧。

    “加上这个呢。”何川伸手,在床底下翻了一阵,翻出一个针孔摄像头出来。

    “这……”吴胖子接过何川递过来的摄像头,沉吟片刻,摇摇头,“还是不够。”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

    就目前这个情况来说,能把付严杰扔进去关一阵子,但能关多久,那就不好说了。

    毕竟他这个行为只能叫做恶心,又不是抢劫杀人这类重罪,找个律师很容易开脱。

    “你让人下楼找找,他屋子里应该还留了一下证据。”何川说道,“对了,我之前跟小区里的住户聊了一下,这里几个月前,有个女生从楼上跳下去,死了,这个案子你可以跟踪一下。”

    吴胖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你意思是……这两个案子之间有关系?”

    那个案子吴胖子也听说过。

    有个女的半夜从楼上跳下去,摔死了,第二天尸体才被早起的人发现。

    警方得出的结论是自杀,推测是女子应该是感情出现问题,一时想不开,这才从楼上跳下去。

    理由是案发前一天,女子跟自己远在外地的男朋友大吵一架。

    警方检查过死者的手机,微信上还保存了她和男友之间的聊天记录,用词非常激烈。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女生之前发生过车祸,下半身瘫痪。”何川言简意赅说道。

    他之前确实是离开了应菲的家里。

    不过却并不是直接回家,而是在小区里转了一圈,了解了解情况。

    他跟物业聊过,不过物业当然都是挑好的说。

    直到他找了个住在这里好几年的业主,跟业主攀谈的时候,那业主才跟他透露这么个事儿。

    当时这个事情,在他们业主群里闹的还挺大的。

    现场如何惨烈就不一一叙说了,反正从高楼掉下来摔死的,就没一个死的好看的。

    大家主要还是担心小区里的房子会租不出去,今儿影响到房价的下跌。

    毕竟这边房子,房价本来就很低,再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房价恐怕又要下降好几个百分点。

    人啊,最关注的永远是自己的利益。

    “这样啊。”吴胖子摸了摸下巴,挥手招来一名警察,“你带几个人,去那小子家里看看。”

    被招来的那个小年轻,正好是跟何川听熟的小刘。

    “明白了老大。”小刘点点头,带了一个人,就下楼了。

    很快,吴胖子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老大,有情况。”小刘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我们在这里发现一个暗室,暗室里有好多监控……卧槽,这么多内衣内裤,这小子是偷了多少人的东西啊。”

    “MD,你来看看,这白色的东西是啥。”

    “我去,真恶心,你居然让我看这玩意儿?”

    攀谈的声音隔着手机,在房间里响起。

    吴胖子看了眼应菲,毕竟还有个女生,当着人家的面聊这种事情,总归有些不太习惯。

    吴胖子有些尴尬的将手机关掉。

    “行,我明白了,这个事儿就交给我,不过保险起见,菲儿你还是换一个房子比较好。”吴胖子收起手机,又摆出一副官腔的模样,对着应菲一本正经的说道。

    在外人面前,吴胖子一向很注重自己的形象。

    毕竟一个稳重老练的警察,总比一个嬉皮笑脸的警察,更能带来安全感。

    应菲还在发呆。

    今晚上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冲击还是有点太大了。

    她有些迷迷糊糊,感觉跟看了一场韩国的犯罪电影似的。

    应菲回过神来,冲着吴胖子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吴胖子又叮嘱两句之后,这才带着人离开。

    他要去楼下跟其他警察一起勘测现场,看能不能找到更多东西,能够直接把这小子给弄进去。

    这么恶心的一个人,留在外面也是个祸害。

    至于进了监狱之后会怎么样……

    就这么说吧,哪怕是犯罪分子,那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像付严杰这种人,放在监狱里就是食物链的最低端,有的是人会帮忙教育教育他。

    众人走后,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

    何川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深夜了。

    “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吧。”何川对应菲说道。

    说完之后,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或者,你可以请个假。”

    对何川来说,是没有休假这种说法的。

    就跟吴胖子一样,案子来了,哪怕你跟你媳妇儿正在家里躺在床上,接到电话后也必须立马穿上衣服,快速出警。

    特殊职业做的久了,就会忘记普通人的生活。

    直到退休后,跟普通人接触的多了,才渐渐的又多了丝人气儿。

    应菲回过神来,摇摇头。

    她想了想,掏出手机,给何川打了几个字:“你怎么知道这个人有问题的?”

    应菲有些想不明白。

    之前何川跟她说了那些话后,直接离开的时候,她还有些奇怪。

    何川过来,什么也没做,就喝了口茶,聊了两句,然后就这么离开。

    跟她想象的场景,出入有点大。

    结果没想到他刚离开不久,应菲手机就收到一条消息。

    “小心,你房间里有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