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六十四章 操作猛如虎
    付严杰伸出手指,在照片上痴迷的抚摸。

    他神情陶醉,仿佛在抚摸一件精致的艺术品。

    摸着摸着,他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眼神也变得冷冽。

    “你说你,为什么要有男朋友呢,像现在这样,保持单身不好吗。”他喃喃道。

    付严杰在感情这件事上,有着极度的洁癖。

    他喜欢看到那些单身女性,厌恶那些他看上的女人交上男朋友。

    谈了恋爱的女人在他眼里,就好像精致的艺术品上出现了瑕疵。

    让他感到恶心。

    “既然你要走了,那你临走之前,送你一点小小的礼物……”付严杰淡淡道。

    声音当中,透着一丝彻骨的寒意。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这个时间点,正好是大家下班回来的时候。

    “老板,我来取快递了。”

    门外传来一声清亮的声音。

    付严杰揉了揉脸颊,重新挂上那副大家眼熟的和煦笑容。

    “来啦来啦,别急,先把手机尾号报给我一下。”

    他拉开门,不紧不慢的走出去,一边随手将房门给关上。

    一直持续到八点左右,来小超市拿快递的人群才逐渐减少。

    这中间付严杰发现了几个生面孔,都是以前没有看到过的新住户。

    与此同时,他还听到有几个人聊天,说自己月底左右大概会搬走。

    付严杰都将这些信息记录下来。

    作为一名“高智商犯罪分子”,每个被他安装监控的住户,在要搬走前,他都会去把监控收走。

    避免在他们搬家,或者新住户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他那些玩具。

    当然,与此同时,他也会把这些拆下来的玩具,放到新猎物的家里。

    多么完美的循环。

    将信息都整理好后,付严杰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

    往常这个时间,应菲都已经洗漱好,上床休息了。

    这是付严杰非常喜欢她的一点。

    不像其他漂亮女生,这个点不是在外面鬼混,就是在家里玩游戏,刷手机。

    都不知道要早点睡觉。

    装了这么多监控,付严杰比一般人更知道。

    那些外表光鲜亮丽的女人,私底下一个人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模样。

    正是因为看的多了,付严杰才越发觉得自己喜欢上了应菲。

    像这么干净的小姑娘,现在已经很难遇到了。

    付严杰点上一支烟,将超市的前后门关上,然后开始打理屋子。

    作为一个二十多年的烟民,这些年来,付严杰抽烟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年轻小姑娘,大都不喜欢烟味,就算她们自己躲在房间里偷偷抽烟,但在外人面前,还是十分抵制香烟。

    一根烟抽完,屋子也打扫的差不多了。

    付严杰去卫生间,将热水器打开,然后开始在架子上选了起来。

    这个卫生间很大。

    跟同户型的房子相比,付严杰把这个卫生间,和一旁的小书房打通。

    新修的卫生间里,除了放了一张大大的浴缸之外,还有一个大铁架。

    铁架上摆满了各种洗漱用品。

    从香皂到沐浴乳,从洗发露到护发素,各种品牌应有尽有。

    “13-1502,13-1502……是这个。”

    付严杰眯着眼睛,在铁架上找了半天,终于找到嘴里叨念的那个标签。

    他把标签下的那组洗护用品拿了出来。

    资生堂的洗面奶,沙宣的洗发露和护发素,还有一瓶夏季专用的留神沐浴乳。

    付严杰将这套洗护用品放在一旁,然后开始脱衣服。

    他将衣服脱下,然后伸手,插进了他那颇具规模的啤酒肚中。

    撕啦!

    付严杰用力,将一大块肉色的模具撕了下来。

    瞬间,付严杰的肚子小了整整一圈!

    他将撕下的模具扔在椅子上,然后申脚踏进浴缸之中。

    借着热水,付严杰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了一声干净的衣服。

    等他洗完澡,吹完头发之后。

    付严杰对着镜子里焕然一新的自己,露出一个笑容。

    该干活了。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多,快十二点。

    冲屋外一看,小区里已经安静下来,很多房间都已经灭掉了灯光。

    付严杰换了一身衣服,戴上口寨,还拿了一定鸭舌帽塞进口袋里。

    做完这一切后,付严杰才小心翼翼,通过地下室,出了房间。

    付严杰没有直接去楼上。

    而是先去外面逛了一圈,将外套脱掉,换了一身衣服后,这才又从小区外面进来。

    一路上,他避开监控,通过地下车库,来到自家楼层底下。

    然后,摁了十九楼的数字。

    在电梯里,付严杰始终压着帽子,避免被监控拍到脸庞、

    叮咚。

    电梯到了。

    付严杰从电梯里出来,转身就到了消防通道,从消防通道下了四层,走到了十五楼。

    他掏出钥匙,打开了1503的房门。

    房间是空的。

    这里的住户是对小年轻,刚大学毕业,来蓉城上班。

    没想到刚遇到年前突然那么件事儿,一下子休息了三四个月。

    人虽然没什么事儿,但公司却没扛得住,倒闭了。

    得,小年轻也不租了,跟房东交流了一下,没能拿回房租,只能收拾收拾东西回家。

    之后业主也想把这个房子租出去,不过因为现在正是特殊时期,很多公司都倒闭,很多年轻人也留在了老家。

    于是这里就空了出来。

    因为业主请付严杰帮忙把这个房子租出去,所以付严杰知道这么个事儿。

    屋子里黑漆漆的,空气中漂浮着一层肉眼可见的尘烟。

    外面的灯光映照进来,照在屋里的家具上,在墙上补下一道道斑痕。

    付严杰随手将门关上,然后径直从阳台方向走去,从这个位置,刚好能够看到应菲家的阳台。

    应菲的屋子已经熄灯了。

    付严杰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侧耳倾听。

    没有听到声音。

    他不放心,从地上捡起一块从墙上脱落的小小石块,朝应菲阳台上扔了过去。

    哐当。

    石块砸到护栏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屋子里还是没有动静。

    以付严杰对应菲监测的了解,她已经彻底熟睡过去。

    得出这个结论后,付严杰才开始干活。

    他从包里掏出一根绳子,一边系在护栏上,一边系在腰上。

    然后,他爬到护栏上,申脚跨了过去。

    两个阳台之间,只有一米多,两米不到的距离。

    付严杰以前没少做过这种事儿,一下子就跨了过去。

    当他落地后,先将绳子扯开,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喷雾剂。

    紧接着,付严杰小心翼翼的推开窗户,准备拿着喷雾剂,对着卧室喷上几下。

    这喷雾剂里装着的是强效药,普通人闻到,至少要昏迷好几个小时。

    刚刚推开门,突然,一张脸显露在付严杰眼前。

    “你,要,做什么?”冰冷的声音,从黑暗之中,幽幽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