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六十二章 合租
    地上有两双拖鞋。

    一双棉拖,一双凉拖。

    遗憾的是,两双拖鞋都是女式拖鞋,而且都是那种粉粉的,很卡哇伊的形象。

    “啊,没有诶。”应菲挠了挠脸,用手机打字道,“我这里基本上没谁会过来,所以没有准备这些东西,你直接进来吧,不用换鞋了。”

    何川沉默片刻,最后没有拖鞋,而是直接进屋。

    那双鞋一看就是应菲自己穿的,一个大老爷们儿,穿女生的鞋算怎么回事儿。

    更何况也不合脚。

    应菲招呼何川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去阳台旁边的小厨房,拿了个茶杯开始清洗。

    何川坐在屋子里,打量着整个房间。

    大概是格局原因,应菲这个屋子看起来比何川家宽敞一点。

    不过她这里没有独立卧室,沙发旁放着一张床,应该就是她睡觉的地方了。

    大概是刚刚收拾过的原因,房间里看起来很干净。

    床上铺着白色的四件套,角落里放了两只泰迪熊。

    没看到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东西。

    墙角放了一个白色的钢制书架,上面放着两排书,还有几盆多肉。

    看那造型,应该是上次应菲在楼下买的多肉,还特意给他拍了张照。

    整个屋子看起来特别小清新,就好像应菲本人一样。

    很快,应菲就拿着一个茶杯,从小厨房里出来。

    她将杯子放在桌子上,又去架子上找了几袋零食。

    跟招待客人一样。

    做完这些后,应菲在沙发旁坐下,两手放在腿间,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

    第二次见面就将男生带回家中,这是应菲自己也没料到的。

    她现在脸色很红,脑子里晕乎乎的,不知道该交流些什么。

    何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是红茶。

    红茶养胃,之前在微信上聊天时,何川无意间提了一嘴。

    没想到应菲还真的去买了些红茶,放在家里。

    看这红茶的品质,应该也不算茶,口感要比何川旁边买的花茶要好上不少。

    可惜。

    要是这是一罐冰冻的百事就更好了。

    刚刚在外面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何川身上已经出了不少汗水。

    “对了,你认识朴生吗?”何川抿了一口茶水,将茶杯放在桌上,问了一嘴。

    应菲歪了歪头,一脸不解。

    “刚才接到一个案子,有个男的用手机跟踪偷拍妇女,被人给告到了警局。我看了下他的住址,刚好跟你是同一个小区,所以过来跟你提醒一下。要是路上遇到这个男人,最好离的越远越好。”何川面不改色的嘱咐道。

    “啊,还有这种人啊?”应菲表现的很惊讶,一边打字,一边诧异的张开小嘴。

    “嗯,这种案子很难判,一般抓进去也就抓几天的事情,最好的方法还是离他远一点。”

    何川一脸认真的点点头。

    应菲抿了抿嘴,在手机上打字道:“但我记得,你不是退休了吗,退休后还要处理案子……”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何川。

    何川:“……”

    他撇过头,语气平静的说道:“吴胖子跟我说的,他知道你住这里,特意跟我提醒了一下。”

    应菲很想问,吴胖子为什么会知道她住这里。

    但她没问。

    她只是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对了,你平时都是一个人在家吗?”

    何川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边观察屋子里的环境,一边对应菲问道。

    语气跟平时询问证人时差不多。

    大概是以为气氛恢复正常,应菲害羞的心思也渐渐淡了下去。

    她歪了歪头,仔细思考了一下,用手机打字道:“平时我都会出去上班,晚上时才会回来。”

    “我记得你之前说,你感觉有人在跟踪你?”何川走到卫生间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

    卫生间很小,里面只放了个马桶,还有个洗手台。

    洗衣机是放在阳台上,上面有根晾衣杆,洗完之后就可以直接晾衣服。

    “对。”应菲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几个月前吧?”

    “是回小区后有这种感觉,还是一直都有?”

    “这个……不太记得了,大概是在小区里面?”

    应菲想了下,摇了摇头。

    像她这样的女生,在路上经常有人会关注。

    有时候她也分不清,到底是有人跟踪她,还是仅仅只是多看了她几眼。

    “这样啊……”

    何川摸了摸下巴,

    最近这一阵子他特意没刮下巴上的胡子,目前已经蓄了将近两厘米的胡须。

    这样看起来会比较成熟一些。

    “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吗?”应菲打字道。

    她又不是什么很笨的女生,看何川这个模样,再联想他以前的职业。

    小女生瞬间猜到了些什么。

    “没什么。”何川收回摸胡子的手,一脸认真的看着应菲道,“有没有考虑,找个人一起合租?”

    “啊?”

    应菲愣了一下,很快脸上飞起两朵红晕。

    “这,这,这……这是不是太快了点。”她飞速在手机上打字道。

    因为情绪太激动,她连打了好几个字,都打错了,不得不删了错字重新输入。

    还没等她把手机递给何川,就听何川接着道:“找一个女人一起合租,这样两个人一起也安全点。我之前处理过一个案子,犯罪分子专门找一些特殊群体下手,这样比较容易得手。你情况比较特殊,要是遇上危险的话,连呼救都来不及。”

    何川认真说道。

    每年局里都会接到好些关于残障人士的刑事案件。

    大概是这类群体比较特殊,在遭遇危险的时候无法呼救。

    事后他们因为沟通问题,很难跟别人表达案件经过,导致破案难度直线上升。

    因为各种原因,这一类的案件很少会公布出来。

    毕竟,你永远不知道。

    这世上有多少心理阴暗的人,会针对这群人的身理缺陷,做一些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应菲这才反应过来,何川说的“合租”,跟她想象中的那个“合租”,不太一样。

    她脸红红的,半天没有回应。

    何川不知道应菲在脸红什么,他朝着应菲方向看了一眼,忽然“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