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六十章 不能说的真话
    气氛有点怪异。

    两个大男人坐在店里,相互看着。

    半天没有说话。

    “不过这次就算了,不要有下次了。”他将手机抵还给男子。

    男子接过手机,第一时间翻看了一下相册。

    里面少了很多照片。

    都是一些比较私密的照片,诸如门牌号之类的,剩下的,就是一些美照。

    男子拍的最好看的几张照片,都被删掉了。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何川,表情略微有些古怪。

    何川握着奶茶杯子,一口一口吸着抹茶奶盖。

    奶盖喝多了有些腻味,他准备下一次点杯绿茶试试。

    “这件事交给我了,你不用管,对了,你叫什么?”

    何川喝完奶茶,将杯子放在桌上,起身的时候问了一句。

    “朴生。”男子回答道。

    “是个好名字。”何川点点头,说完这句话后,离开奶茶店。

    朴生又在店里坐了一会儿。

    等把手里的花茶喝完后,朴生也准备离开。

    “老板,结账。”他走到前台,掏出手机,准备买单。

    “你好,一共二十七元。”老板在机器上敲了几下,抬头对朴生说道,“请问你是微信还是支付宝。”

    朴生拿着手机的手,颤了一下。

    操。

    那家伙居然没有买自己那份单!

    ……

    何川出了奶茶店,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我已经到家了。”

    应菲发来一条消息。

    何川揉了揉头发,眼神有点疲倦。

    有时候他也想过,要像正常人一样,过普通一点的生活。

    可是不管是他的职业,还是他的能力,都注定了他不可能实现这一个想法。

    他伸了伸手,拦下一辆路过的出租车。

    何川上车之后报了个地址,然后将手肘抵住车窗,望着外面的风景,开始发呆。

    十几分钟后,车子在一个小区门前停下。

    何川用手机付了账,下车,等他将门关上后,司机师傅开着车,一溜儿离开了。

    这里的房子很多都是新建的,相比起LC区,近郊处的地价更便宜,修建起来也更容易。

    当然,这里的房价也很低。

    相比起城南,同样的房子,这里的租金只有城南的一半,甚至只有三分之一。

    应菲就住在这个小区。

    小区有门禁,但是不需要刷卡,大门敞打开,何川跟随着住户后面就走了进去。

    刚走没几步,里面就开始分岔了。

    何川停下,看着面前分出的三个岔道,陷入了沉思。

    他只知道应菲住在这里,但却不知道应菲具体住在哪个单元。

    有一些尴尬。

    于是何川开始往回走,出了小区。

    在小区门口,何川找到一家超市,在里面买了一箱牛奶,还有一些水果零食。

    付了账后,让老板用塑料袋装好。

    何川拿着这些东西,到了小区楼下,拿出手机给应菲发消息。

    “我到你家小区门口了,给你买了些东西。”

    很快,应菲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真的?”

    何川没说话,直接用手机拍了张小区的照片,然后发给应菲。

    没过多久,应菲的身影就出现在小区外。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大概是一路小跑过来的,应菲有些气喘吁吁,脸颊两旁浮起一层红晕。

    “刚刚接到一个消息,去办了点事儿,现在事情处理完了,刚好路过这里,就来看一看你。”

    何川面色平静的说着假话。

    说假话这种事,何川并不陌生。

    小的时候,何川什么也不懂,遇到什么事情都喜欢说真话。

    有一次在跟着父亲外出,遇到一个一对夫妻,那夫妻是父亲同事,双方开始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女的看到何川,蹲下身子,捏了捏他的脸:“这是你家孩子?长得真可爱。”

    等女子起身之后,何川突然来了句:“叔叔,你姓张吗?”

    男子愣了一下,回过神来之后,失笑道:“叔叔不姓张,叔叔姓陈。”

    “哦。”小何川应了一句。

    男子看何川那么可爱,蹲下身子笑着问了一句:“小家伙,为什么觉得叔叔姓张啊。”

    一旁的父亲慌了神。

    “小孩子不懂事,随口乱说的。”他想拉何川,被那男子给制止了。

    “小孩子嘛,挺有意思的,我就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我姓陈。”男子笑着说道。

    “我看阿姨和一个叔叔呆在屋子里,还叫他老张,以为叔叔行张呢。”小何川实诚的说道。

    刚才那个阿姨捏他脸的时候,他确实感知到这么一幕。

    而且时间不久。

    那个姓张的叔叔和阿姨呆在屋子里,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让阿姨脸上红扑红扑的。

    结果半途听到敲门声,姓张的叔叔很慌张,在阿姨的指引下,从厨房的窗口翻了出去。

    那时候,很多地方的房子,跟现在修的房子不一样。

    何川就跟着父亲,住在他们单位修建的老式楼房里。

    楼房有一条长长的走道,门和窗户,都朝着走道的方向。

    何川也不知道他说错了什么,只知道这句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父亲拉住何川,连连说“小孩子不懂事,随便乱说的”。

    姓陈的叔叔没说话,只是沉着一张脸,带着那个阿姨快速离开。

    一路上,阿姨都在拼命的解释什么。

    父亲也带着何川很快离开,回家之后,就拿出皮带,将何川给抽了一顿。

    何川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他明明说的是真话啊。

    类似的事情还发生过几次,从那以后,何川就明白一个道理。

    这个世界的人,往往都不喜欢听真话。

    于是从那以后,何川要不就不说话,要说,说的也是些无关痛痒的假话。

    至于那个叔叔和阿姨,据说两人回去大吵了一架。

    很快,陈叔叔带着他那对双胞胎女儿,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

    鉴定结果表明,两个女儿之中,只有一个女儿,跟他有血缘关系。

    再之后,就听说他们两个离婚了,孩子一人带一个,就此分道扬镳。

    父亲在家里聊起这个事儿的时候,语气有些唏嘘。

    “那你为什么要买这么多东西?”应菲看着何川手里的东西,好奇的打字道。

    “哦,本来想买冰棍,看到这些东西,就随手买了,你放家里吃吧。”何川将东西抵给应菲。

    应菲接过东西之后,小脸红红的。

    她咬着嘴唇,犹豫半晌之后,在手机上打字道:“要不,你去我那里坐一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