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五十七章 无能狂怒
    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

    有的人说别人坏话,会背着人说。

    有的人说别人坏话,会当着人面说。

    男生说话的声音很大,他就是为了让人听见的。几个围着笼子的小女生,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走吧,我们先回去吧。”

    一个同行的女生,拉了下她闺蜜的手,小声在她耳边嘀咕道。

    女生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从笼子前站起来。

    她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几眼笼子里的小奶狗,然后就被自己的闺蜜给拖走了。

    其他人也被这句话给坏了心情,本来笼子前聚集的一大堆人,顷刻间就消散了不少。

    老人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老树皮一般的脸上,神情有些复杂。

    他努努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而是挥舞着手里的鸡毛掸子,在笼子上扫了起来。

    “哎。”

    何川听到他传来的一声叹息。

    应菲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原本因为看到萌宠而变得明亮的眼睛,现在也变得黯然起来。

    她拉了拉何川的衣袖,从地上站了起来。

    “没事,不用管。”何川依旧蹲在地上,面色平静的说了一句,“不要被一些哗众取宠的人,扰乱了自己的心情。”

    应菲眨了眨眼,有些没听明白。

    一旁的年轻人,看到笼子前围观的众人,在他这句话下纷纷离去,正在那里洋洋自得。

    听到这句话,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直接跳了起来。

    “说谁呢,说谁呢,找打是不?”

    他挥舞着拳头,就要冲上来给何川一拳,被他身旁的朋友给拦了下来。

    “奴这个词,很有意思,最早的时候,它是对一类人的形容词,比如奴隶。而在古代,很多人都自称为奴,这里的奴,并不是贬低的意思,只是一种称呼罢了,就好像‘贱内’,‘鄙人’,‘寒舍’一样。一直到清朝,统治者才对这个词赋予了贬义的含义。”

    “古人以前骂人,一般都直接问候对方的亲属,对对方进行人生攻击,但很少会对对方进行人格上的侮辱。因为大家认为,在人格上这一方面,所有人都是平等的。直到清朝,为了磨灭汉人的血性,打碎汉人的脊梁,统治者用了很多侮辱性的方式,比如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又比如‘奴才’这一类的词语。”

    “奴才,是满清贵族对于汉人的一种蔑称。当时汉人中的一些汉奸,为了迎合满清贵族,嘴里也自称奴才。后来很多不明就里的汉人,也跟着在骂人的词语中,带上奴才两个字眼。”

    “其实当他们说出这种话的时候,他们已经认可了满人的观点,,那就是人与人之间,在人格上是不平等的。”

    “他们认可了有些人人格高上,有些人人格低贱。”

    “这样的人是可悲的,他们的思想已经被驯化,人格上已经被自己侮辱。”

    “如果有人用这样的词语来骂你,你千万不要反驳他,要笑嘻嘻的回他一句,你长得好像一条狗哦。”

    何川依旧蹲在地上,对男生的张牙舞爪视若无睹,反倒是仔细的跟应菲解释起来。

    这些东西,都是何川最近在看宋朝历史的时候,了解到的。

    说起来很有意思。

    以前在何川心里,古人就跟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充满了上下尊卑,充满了血腥的剥削,充满了人与人之间的极度不平等。

    然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在排除战乱时期的稳定朝代当中,古人比现代人更加讲究所谓的“人权”。

    早在先秦时期,就有法家提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样的理念。

    “我草你大爷,你TM骂谁是狗呢!”那男生一听就炸了。

    可是他张牙舞爪了半天,都没能挣开同伴的阻拦,只能无能狂怒。

    何川拍拍手,从地上站起来。

    “那,你看。”他指了指那个满脸狰狞,恨不得从何川身上咬下一块肉的男生。

    “人的双标,就是这么厉害。”

    “很多时候,他们只允许自己骂人,但却并允许别人对他进行批评指点。”

    “明明别人养不养狗,买不买狗,管他屁事儿。”

    “非得冲上来,指着别人脸上说两句,显示自己思想多么独立似的。”

    “这种人最喜欢把道德标准架在别人头上,但自己却从来不履行这一套标准。”

    “你看,他脚上踩的这双AJ,至少得要一千多块钱吧。”

    “这件T恤,CK的,至少也得七百多吧。”

    “还有这个手机,IOS的,少说五六千吧。”

    “但你信不信,他在网上绝对对着那些网红明星喷过,说买什么包包,什么豪车。”

    “有这些钱,捐给山区里的留守儿童不好吗。”

    “看到别人养猫养狗,他一定会说。”

    “这年头,那么多孩子吃不上饭,还养这些玩意儿。”

    “那。”

    “你既然这么有同情心。”

    “那你为那些大山里的孩子,捐了多少钱呢?”

    说到最后,何川看向男生,目光平静。

    男生的同伴,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开了双手。

    男生站在那里,看着何川平静的脸庞,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你既然那么喜欢大山里的孩子,那你为什么没去支教,反而在这里逛商场呢?”

    何川朝着男生,逼近一步。

    男生慌了,他看到何川往他靠近,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何川再进,他再退。

    一连退了好几步,一直抵到背后商铺的墙柱上。

    “你……你……”男生看着何川,有些语无伦次。

    他今早上出门的时候,才在网上装了一把,将一个饲养宠物的UP主,怼的一无是处。

    那个UP主家里有几只猫,每周都会上传一些搞笑视频。

    明明拍的都只是一些日常,可点赞和评论,双双都过了十万加。

    这让男生有些不爽了。

    凭什么?

    大家都是做视频的,凭什么那些观众都看这些没营养的东西,自己的视频点击却寥寥无几?

    抱着这种愤怒的心态,他换了个小号,直接在评论区里一阵狂骂。

    骂的。

    正好是何川刚才说的那些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