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五十章 老陆的生意经
    “文博,想啥呢,赶紧吃啊。”

    饭桌上,老陆一直热情的招呼着孔文博吃饭。

    孔文博从发呆中回过神来。

    看着眼前这个热情洋溢的老朋友,他内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原以为老朋友几年没有联系,日子过得可能不是太好。

    他已经做好准备,心里想着,一会儿一定要不着痕迹的把单给买了。

    因为家庭条件不太好,老陆在大伙儿心里,一直比较沉闷,甚至自卑。

    别说主动招呼人了,有时候路上看到他打声招呼,他都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可是现在,除了还是那张脸外,他看起来跟过去哪儿还有半点相似?

    就连那张原本普通,甚至略丑的脸庞,在那只几十万水鬼的衬托下,看着似乎也还不错……

    孔文博端着小碗,鼻尖萦绕着火锅的香气,却半天都下不了筷。

    “来,喝酒啊,傻愣着干嘛。”老陆又开了一瓶啤酒,将杯子倒满,开始跟孔文博干杯。

    孔文博连忙从桌子上端起酒杯,跟老陆碰了一下。

    碰杯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放低酒杯,低了老陆半个杯口。

    等喝完之后,孔文博忽然回过味儿来。

    不对啊,这感觉,怎么跟和公司领导出去吃饭的感觉一个样儿?

    吃饭的时候,老陆一直在聊以前的趣事。

    尤其是聊到自己身上的一些丑事时,他还在那里“哈哈”大笑。

    孔文博在一旁听着有点脸红。

    他从小家境要比老陆好上不少,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也算得上是工薪阶级。

    老陆就不一样,父母都是摆水果摊的,家里脏乱差不说,还经常交不起学费。

    两人相处的时候,更像是一种上下级关系。

    老陆是下级,他是上级。

    因此,在平日的生活学习当中,孔文博也没少作弄过老陆。

    比如在他的抽屉里放蜘蛛,往他午餐里扔灰尘这种事,他都没少干过。

    以前他还没觉得有什么,现在被老陆提起来,他脸上烧得发烫,简直跟被公开处刑似的。

    为了转移话题,孔文博终于开口道:“对了老陆,你晚上住哪儿啊,住酒店?”

    “哦,住我家啊,我在蓉城买了房子。”老陆随意的说道。

    “在蓉城买了房,你不回沿海了?”孔文博有些意外的说道。

    “回啊,我在深圳和上海也有房子,以前忙,没时间回来,以后会经常抽空回来一趟。”

    老陆一边说着,一边夹了口黄喉,嘴里称赞道,“还是老家的火锅好吃,在外地很难吃到这个味儿了。”

    在深圳和上海都有房。

    孔文博倒吸一口凉气。

    哪怕是他没怎么出去过,也知道这两个地方的房价。

    别说在这两个地方买房了,就算他累死累活干一辈子,都在那里买不起一个厕所。

    问题来了。

    他是知道老陆的家庭背景,他到底干了什么,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在三个城市都买了房?

    这个问题像是只小猫一样,在他心里挠啊挠的。

    最后他还是借着酒劲,状似无意的问了出来:“老陆,你在那边到底都干了点啥啊,居然这么赚钱。”

    老陆闻言,夹菜的手顿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包玉玺,打开烟盒点了一支。

    孔文博看了一眼,那个玉玺的包装,他正好见到过。

    一包一百来块钱,比那些什么软中硬中还要贵上不少。

    “怎么,你也想干?”老陆吐了口烟气,在烟雾迷茫之中,眯起眼睛说道。

    孔文博诚实的点了点头。

    “但你要知道,像这么赚钱的生意,多少会有点风险。”老陆笑了笑,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一听这话,孔文博有些犹豫。

    他虽然想要赚钱,但他并不是傻子。

    出来工作这么些年,他也明白一个道理。

    别看逼乎上动不动就年薪几十万上百万。真正工作收入能过两万的,已经是凤毛麟角。

    两万能干什么?

    孔文博现在住的那个小区,16年房价还是七千,到了现在,均价已经三万了。

    以他的学历和专业,哪怕做到一个小公司的高管,一年收入三十万也就顶天了。

    抛开五险一金,社交以及生活开销,勉强能留个二十万左右吧。

    那蓉城的房价呢?

    一个面积九十平左右,能看得过去的房子,少说也得两百来万。

    光看数字的话,好像努力个两三年,一套房子的首付好像就有了。

    关键是,整个蓉城,年薪能过三十万的岗位能有几个?

    他要是有能力拿到这样的offer,还会因为相亲的事情一直愁眉不展?

    一想到相亲对象的那些冷言碎语,一想到那些女人高傲的脸庞……

    孔文博一咬牙,狠狠点头。

    “想干!”

    老陆笑了。

    他朝孔文博招招手,示意孔文博离他近一点。

    孔文博刚靠过去,老陆压低了身子,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其实啊,我在……”

    孔文博听了之后,一脸吃惊:“不会吧,这种事情,真有人会上钩吗?”

    “没人?”老陆冷笑,随手将烟灰弹在地上,“我跟你讲,吃这个亏的人,多了去了。”

    “那些所谓的网络主播,只要在网上唱几首歌,发两声嗲,就有一大堆人跟她们打赏。”

    “有些人直播一个睡觉,就有几万,十几万人跟着一起观看。”

    “还有那些直播带货的人,难道他们卖的东西,就真的好吗?”

    “找两个漂亮妹子,将东西往手上一放,大家看的到底是东西,还是她们的沟壑?”

    “男人都是下半身生物。”

    “只要把他们荷尔蒙勾引起来了,他们智商自然也会跟着下降。”

    “可是,我还是想……”

    孔文博还是有些纠结,长久以来的教育告诉他,这种事儿不能干。

    尽管很多时候他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尽管他也觉得这时代有很多东西都不正常。

    但他潜意识里还是觉得,赚钱是一件很难的事,要付出很多努力。

    似乎感受到孔文博的挣扎,老陆淡淡的说道。

    “这年头,努力能值几个钱。”

    “我现在干的,不也是针对一种市场需求?”

    “我前几天看到一个新闻,好像是小说要免费,一群作者叫嚣着要抵制。”

    “有什么用?”

    “平台也是顺应市场行情,如果读者本身愿意付费,愿意支持作者,他们还敢干这种事儿吗?”

    “没有企业会跟市场对着干。”

    “不瞒你说,我看书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在看盗版。”

    “我不投票,也不打赏,偶尔看到不爽的情节,我还会上去骂那作者几句。”

    “太监?”

    “太监怎么了,没好书看,我去刷短视频,玩儿游戏,甚至看动漫,追那些脑残剧。”

    “就好像现在跟我们上学那会儿比,已经出不了什么好听的歌曲,但那又怎么样呢?”

    “当然,只要时间够长,市场上没东西,到时候哪怕是坨屎,我们也得吃下去。甚至连我们自己都觉得,我们生下来就是应该吃屎的。”

    “但人都是容易遗忘的,不会有人记得自己曾经也是吃饭的。”

    “在你看来,我好像是在骗钱;换种思路,他们是不是选择让我骗的?”

    “就算我不骗他们,他们也是拿去打赏主播,网络赌博,或者是买了几百块钱的青岛大虾。送给我,至少能给他们带去一段美好的回忆。”

    “文博啊,想开点,这个世界已经变了,现在这个社会,努力才没有回报,想赚钱,你还是得多动脑子。”老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