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四十九章 同样的境遇
    半年前,孔文博还是一个普通社畜。

    在一家普通公司,拿着一个月四五千的工资,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

    一开始,孔文博也没想过要做这样的事。

    他虽然学历不算很高,但好歹也是从大学里出来的,知道这玩意儿是犯法的。

    再说,能够留在蓉城生活的人,大多也没什么上进心。

    每个月四五千的工资虽然不算多,但孔文博一个人也算够花。

    甚至每个月他还能挤出点钱来,投资下股市,P2P,亦或是比特币什么的。

    总体来说,日子过得也算是潇洒。

    可这样的日子,在碰上“结婚”这件事后,瞬间就变得不那么美好了。

    对于每一个出来工作的年轻人来说,结婚,都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

    尤其是随着现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很多人开始逃避恋爱。

    毕竟,谈恋爱是要花钱的。

    现在什么网上铺天盖地都在宣扬什么精致主义的生活。

    前有某乎,后有某音。

    一个劲儿的给大家传递,要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尤其是前端时间某站出的那个《后浪》,简直差点没把他给恶心坏了。

    他是不想过那样的生活吗?

    他只是单纯的口袋里没钱!

    孔文博以前也尝试过去谈一个女朋友。

    妹子是同事媳妇儿给介绍的,长得不漂亮,个子也比较娇小。

    就这样,人家还谈过四五段恋爱。

    对比一下自己,都是二十几岁的人了,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

    两人一坐下来,女生就开始谈起自己的日常生活。

    买衣服,五百块钱打底。

    护肤品,一个月至少两千块钱起步。

    明明她只有两千多块钱的工资,住的,却是一个月四千多的高档公寓。

    每个季度还要出国旅游一次,有时候是RB,有时候是韩国,有时候是东南亚。

    国内?

    不去。

    民众意识太差,到处都是垃圾,恶心死了。

    妹子这么说的时候,孔文博回想了一下自己。

    长这么大,别说出国了,连出省都没有过几次。

    这么一通聊下来,成功的打消了孔文博谈恋爱的心思。

    有这么多钱花在女朋友身上,拿去砸给纸片人老婆,它不香吗?

    毕竟,女朋友以后不一定会成为妻子。

    就算成为妻子,她生出来的孩子也不一定是自己的。

    但纸片人,却一直会跟着他过下去。

    抱着这样的心思,孔文博又无忧无虑的过了几年。

    但该来的总是会来。

    一过二十六之后,孔文博家里的父母就开始着急起来。

    感觉天下父母大体上都差不多。

    好像到了一定的年龄,没做他们觉得“应该”要做的事,他们就开始急躁。

    在家里强制要求下,孔文博不得不去相了几次亲。

    没办法,现在年轻人,生活轨迹都还挺窄的。

    别看网上这些人有女朋友,那些人有女朋友,真要放在现实,大多数人结婚,靠的还是相亲。

    说白了,除了那些会玩儿的,一般人光是活着就已经够累了,哪儿还有心思出去认识什么陌生女性。

    条件好的早就名花有主,条件不好的,一般人也看不上。

    到最后,这些被社会“遗留”下来的剩男剩女,最终也只能通过“相亲”这种古老的形式,进行内部消化。

    孔文博到对相亲没什么抵触。

    可能小时候会比较向往自由恋爱,可长大了就会发现,长得好看的才配自由恋爱。

    长得丑连交配资格都没有。

    而且相亲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你看“人均上市”的北京人,不也在朝阳公园进行“上市企业重组”吗。就连那个海外求学的史某人,北京人,留学生,这么好的条件,不也通过相亲,才跟他的妻子走到一起……虽然她妻子反手就跟人高管走到一起,把他定义成了一项“保底”选择。

    可他孔文博,连做“保底”选择的资格都没有。

    人家至少家里还有几千上亿的房产等着回去继承了,他有什么。

    一间一个月要一千两百块的合租小单间?

    果然,相亲最后的结果,并不是很理想。

    条件好的,瞧不上他;瞧得上他的,希望他能回到小县城里一起生活。

    说实话,对后面一个选项,孔文博有一点犹豫。

    家里的条件不算好,给他在蓉城买房子,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在老家买房的话,咬咬牙,将老房子卖掉,还是有一点希望。

    就是家里只有一套房,而且那套房已经挺老旧了,卖了之后,也只能给一套新房的首付。

    最重要的是,失去了老房子,父母肯定要搬过去跟他们一起住。

    孔文博自己倒还好,虽然他也不喜欢跟父母一起住,但也没丧心病狂要把父母给赶出去。

    但绝大部分的年轻女性,可就忍受不了跟老人一起居住。

    所以摆在眼前的另一个选择就是,哪怕回到老家,他也要买一套新房,并且和父母分开居住。

    这让孔文博开始愁起来。

    虽然以他的条件,自己生活,甚至再养一个人也没什么问题,但想要买一套房子,哪怕只是老家的房子……难度还是太大了啊。

    因为这个事儿,他愁的两个月没好好吃饭,整个人肉眼可见的瘦了下去。

    正巧,小时候玩儿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刚好从沿海回来,找他一起吃饭。

    接到这个消息,孔文博还有点发愣。

    这个朋友从小一起玩到大,两人关系算是比较好。

    不过他家里条件不好,高中毕业后,没有选择继续读书,而是直接南下去工厂打工去了。

    这些年来,两个人也没什么联系,孔文博已经渐渐忘了他。

    这年代就是这样。

    再好的朋友,只要一两年不联系,分分钟就忘记对方的模样。

    不过再次看到对方的消息后,从前一起快乐的时光,又重新涌上心头。

    孔文博心里有些感慨,然后跟对方约好时间地点,准时赴约。

    考虑到对方的经济可能比较困难,孔文博选择的是一家火锅店。

    蓉城的火锅比较便宜,哪怕是比较出名的小龙坎,一顿下来也才两三百块钱。

    不至于让对方太掉面子。

    他找了一家评价不错的火锅店,拿了号后,在外面的椅子上坐着等号。

    一个人玩儿了两局游戏后,孔文博算了算时间,对方差不多也该到了。

    刚升起这个念头,就看见一辆路虎,在他坐着的椅子后面停了下来。

    孔文博看了一眼,就将目光收了回来,将椅子稍微往里面挪了一点。

    虽然孔文博经常会在网上吐槽那些所谓的“豪车”、

    什么“配置不行”,“人傻钱多”,“张扬,没有内含”。

    但现实里他也知道,这种车但凡他蹭了一下,几个月的工资怕是直接没了。

    刚准备发个消息,问问那个老朋友到了哪里。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嘿,文博,你这么早就过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