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四十七章 需求
    “所以说,发生了什么事儿。”

    “如果说,给你的留言,都带上了你的名字,学校,还有家庭住址,你也会很感兴趣。”

    “明白了,信息泄露。”何川坐在椅子上,手中转着一支中性笔。

    类似的案子他见过很多,不过受害人大多都是男性。

    最常见的方式,就是注册一个美女头像的号,然后通过聊天功能,向男性用户打招呼。

    以前线上支付还不发达,这种方式大多用于酒托。

    后来大概是骗子们觉得傻子太多,绕弯子有点累,索性开始增大规模。

    他们在网上注册一堆账号,伪装成女性头像,然后开始批量添加男性用户。

    甚至还专门出了跟这些人聊天用的机器人软件,聊过几次之后,就开始编造各种借口,比如今天没吃午饭,肚子有点饿,或者跟姐妹在外逛街,突然想喝奶茶,开始跟对方要红包。

    情商高的,会直接给账号转钱,情商低的,在对方明示几次之后,也大多数会转钱。

    何川之前破过一起案子,一个二十多岁的瘦弱男人,两包烟,一台电脑,一堆手机。

    在一个狭小的出租房内,靠着这种近乎智障的方式,一个月能骗大概五六十万块钱。

    因为大多数人被骗金额不多,一般都是几块,几十块;少数上头的,会给个几千,甚至上万。

    最多的一个,整整给他这个“家中父母离异,独自在外打拼求学”的坚强“女友”,转了六十多万。

    警方在联系对方的时候,对方还一脸不敢相信。

    甚至警方想要他配合调查取证,等案件结束后把钱财退还给他时,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个案子涉及的人数众多,年龄层次很广,有上到六十岁的老大爷,下到十几岁的小年轻。

    受害者也拥有各式各样的职业,比如小学都没毕业的农民工,亦或是高校出来,在大企业做管理的研究生硕士生。

    他们的年龄大小,和受教育程度,在被骗这件事上,没有必然关系。

    现在这年头,网络用户越来越多。以前的线下诈骗,也逐渐开始转移到以线上为主。

    尽管警方一直在宣扬,要小心诈骗,平台公司也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对那些违规账号进行打击和封禁,但周围受骗的群众还是与日俱增。

    而且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些人在受骗之后大多数不敢报警,甚至在警方联系后,大多选择了回避。

    给警方侦破案件带来很大麻烦。

    “所以,你这次接的这个活儿,是要找回什么呢。”何川问道。

    很多有实力的受害者在遭受诈骗后,不会选择报警,反而会找上翟瑶这种人。

    这种人一般具备一定的身份地位,手上也不缺什么钱。

    而她们不找警方的原因也很简单。

    钱对她们来说,很重要,但不缺。

    可有些东西泄露出去了,那直接给她们带来的,就是社会性死亡。

    翟瑶对着他笑笑,没有说话。

    “懂了。”何川叹了口气,将手中转着的中性笔停了下来。

    一般的小女孩,能被骗的东西不多。

    如果只是钱财的话,直接报警就可以了,犯不着找到翟瑶这种人。

    可能她被骗的那些钱,还抵不上给翟瑶包的幸苦费。

    上次有人在群里发了个链接,是一个重点中学的明星学生,上过报纸的那种,跟男友在小旅馆里开房的小视频。

    有人把这个视频转发到了她们学校,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听说学校领导知道这个事儿的时候,整个人都差点炸了。

    “这种案子,我很难帮上忙。如果他在川省还好说,但要是在外地……”何川摇了摇头。

    “如果只是这样,那我自己做就是了,也不会来找你。”翟瑶在椅子上坐久了,换了个姿势,将那一米多的大长腿,搭在另一条腿上。

    “我发现,最早传出那个视频的地方,是在那个网站,而且发布视频的账号,跟那个账号很像。”

    “很像?”

    “就像是本尊,本尊01,本尊02这样的关系。”

    “会不会是在模仿蹭热度。”何川皱了下眉头。

    自从当年那个案件后,何川依旧会时不时的关注那个账号。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账号毫无动静,好像背后那个人已经彻底消失了一样。

    “不是没有那个可能,但我感觉,那些账号,可能是在做系列。就好像一个美食家在写一本菜谱,分为食材篇,香料篇,工具篇,刀法篇……”翟瑶道。

    何川陷入沉默,他并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

    可是偌大一个暗网,想要抽丝剥茧的将那个人找出来,难度太大了。

    这里面涉及的,不仅仅只是案件本身带来的难度。

    还有一群特殊的利益群体,通过各种方式带来的阻挠。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案子太危险,我不建议你继续跟下去。”何川双手合十,一脸认真的看着翟瑶。

    “我没那么傻。”翟瑶撩了下头发,眼神慵懒,“怎么,要不要考虑一下?”

    何川:“……”

    “川儿,其实我很好奇,你有想过,你自己到底要什么吗。”翟瑶突然叹了口气。

    何川抬起头,目光平静的看着她。

    “一般的人,想法很简单,买房,赚钱,搞女人……虽然很低俗,但至少他们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但是你,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吗。”翟瑶双手环抱在胸前,用一种近乎俯视的目光,看着何川。

    这种俯视带有强烈的压迫性,让何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我对你一直感到很好奇。

    许多人都标准自己是低欲望生活,无欲无求,但大多数人,都不过是给自己的无能找上一个借口罢了。

    就好像很多人看不起有钱人,说到底,只是他自己挣不了那么多钱;很多人嘴上说,这个美女不行,脸上动过刀,那么美女不好,长这样容易出轨……说到底,那也只是因为他所生活的圈子,接触不到这么多美女。

    我在公司的时候,经常被人在背后里议论。说我靠脸,靠身材上位。

    但我都不在意。

    因为跟一群干了好几年,都还只是基础岗的人计较,是一件很没有意义的事情。

    但是川儿,我很在意。

    像你这样的人,想要的,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