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四十六章 小媛
    小媛撇撇嘴,将手机扔到一边。

    像这样的留言,她看过的简直不要太多。

    小媛使用的,是一款主打匿名社交的平台。

    选择这个平台的理由也很简单。

    她单纯的想要逃离周围的环境,在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可以随意发泄。

    大概是因为性别选择了女性,自从建了这个号后,经常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人开始找她。

    一开始,小媛还挺有兴趣跟那些人聊一下。

    久而久之小媛就发现,这些人的目的性都特别强,三两句话后就要她爆照片,发住址。

    动不动就问她要不要吃宵夜,或者手头上遇没遇到什么困难。

    小媛不傻。

    这种事遇到的多了,自然知道这群人心里抱的是什么想法。

    通常这种情况下,小媛会随便扯两句闲话,想把话题扯开。

    遇到脸皮薄的,跟她聊两句,见她没那个意思也就告辞打扰,寻找下一个目标。

    少数那种脸皮厚的,非得要死缠烂打,甚至说话越来越露骨,简直不堪入目的。

    小媛直接拉黑举报,送对方一个全家桶套餐。

    到后来,因为学习业务的加重,小媛也越来越少使用手机。

    每个星期上一次平台,发几张网图,再留点自言自语的心情。

    就好像发微信朋友圈一样。

    不过小媛不喜欢用微信,那里老师家长太多。

    她比较喜欢用QQ,里面基本上都是各种扩列发展出来的好友。

    她跟这些人彼此之间都不认识,说些什么话,聊点什么事儿,都不用表现的特别拘谨。

    看到这条留言后,小媛也没多想,直接将它扔到一边。

    她像往常一样,在网上找了几张图,留下一段“伤感”的话语,然后就把软件关掉,继续学习去了。

    又是一次周考结束。

    小媛拿着老师发下来的成绩单,感觉特别疲惫。

    跟上周末相比,小媛这次的成绩,不仅没有上升,反而还下降了几名。

    感觉到最近小媛状态的不对劲,老师安慰了她几句。

    让她放松心情,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可小媛不敢。

    一想到回家要面对母亲的冷脸,小媛就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带着这种忐忑的心情,小媛回到家中。

    一个星期没见,母亲见到她的第一句就是:“成绩单呢。”

    小媛很害怕,但她还是强忍内心的慌张,将成绩单交给母亲。

    母亲一扫成绩单,脸色瞬间黑下来。

    哐当!

    她直接将手里的铲子扔到桌上。

    铲子与桌子相撞发出的声音,吓的小媛猛地缩了一下头。

    母亲面无表情的从身上取下围裙,一把砸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的回到自己卧室。

    砰!

    剧烈的关门声,让小媛心脏都停滞了一下。

    五分钟。

    十分钟……

    小媛整整在客厅里站了半个多小时,卧室的大门都没有再次打开。

    她感觉腿有点麻了。

    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母亲房间,见那里丝毫没有动静,这才拖着沉重的身躯,回到自己卧室。

    将书包放在椅子上,小媛趴到床上,将头埋在枕头里,又开始流起了眼泪。

    她很想哭,但她不敢哭。

    她母亲曾经冷冰冰的说过,她最讨厌爱哭的小孩。

    好一会儿,小柔才抹了一把发涩的眼球。

    她找到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快晚上八点了。

    本来她回来那一会儿,就应该吃饭了,可是到现在,母亲依旧没有动静。

    想到这里,小媛又有些委屈,她已经很努力了。

    为什么就不能理解她呢。

    一直到晚上九点,母亲才敲开她的房门,冷冰冰的叫她吃饭。

    味同咀嚼的吃完饭后,母亲开始收拾厨房,全程没有搭理她。

    小媛回到卧室,从书包里拿出试卷,开始做试卷。

    尽管心里很难受,但小媛不敢耽搁学习时间。

    小时候有一次因为一个意外,她腿断了,医生给她腿上打好了石膏,建议她在家休息一阵子。

    结果没等她来得及高兴,母亲就开车把她送到了学校。

    用母亲的话来说,一堂课不听,她就已经落后别人一堂课;几天课不听,等她回到学校,已经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了。

    从那以后,哪怕是感冒发烧,或者来亲戚。

    小媛都不敢丢掉学习的进度。

    一直做到凌晨两点,小媛终于把手上的试卷做完了。

    小区里的房屋已经黑了大半,只剩下她的房间,依旧孤零零的亮着灯。

    小媛洗漱好后,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结果本来晕沉的大脑,在这一刻却变得更外清醒,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小媛躺了好一会儿,索性从枕头下拿出手机,开始玩起了休闲游戏。

    在点了几个小游戏,玩了一会儿之后,小媛感到有些无聊。

    内心有种极度想要述说的情绪,促使着她点开那个社交软件。

    刚打开软件,一堆留言和消息就跳了出来。

    小媛随意看了一眼那些消息,有些嗤之以鼻。

    虽然那些消息看起来都非常暖心,但小媛知道,这些暖心都只是暂时的。

    一旦她不给他们发语音,发自拍,那些前腿说着最温暖话的人,后腿立马就会消失不见。

    互联网时代的友情,就是这么的廉价与脆弱。

    甚至就连离开的时候,都不会跟你说一句再见。

    在众多私聊与评论里,小媛又看到了那个头像。

    他在自己上一条心情里留下这么一句话。

    “加油,相信你自己,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最棒的。”

    小媛皱了下眉头。

    看这句话的语气……他好像在现实里认识自己?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来,又被小媛给打灭。

    开什么玩笑,她之所以注册这个软件,是因为她观察过,周围人没谁在用这款软件。

    更何况,在注册账号的时候,她特意把自己的通讯录给关了。

    而且她也从未在圈子里发过自己的自拍,所有图片都是从互联网上扒下来的。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遇到熟人。

    想到这里,小媛再次把这条消息给扔到一边,发了句“母亲好像生气了,我该怎么办”。

    配上一个“失落”的表情。

    仔细检查几遍后,小媛将这条心情发了出去……

    “按你这么说,这孩子警惕心挺强的,那怎么还会出事。”

    何川一直静静的听着,听到这里,才打断翟瑶,问出这个问题。

    “正常情况是不会出事,但……”翟瑶深吸一口气,语气变得凝重起来。